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三章 四郡使者
    直到李氏商行那边,不断传来遭劫的消息。他才隐隐觉得,阿卜杜勒所言,很有可能是真的。只是一开始,他并不在意。因为李氏商行,都是李承绩一人在操持的。

    作为大辽中书令,他对经商一事,也并不赞成。但是李承绩执意要做,他也不愿拦着。到底这事,仅是无伤大雅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那日接到神秘人用箭送来的密报后,他才终于觉察到,阿卜杜勒要和自己交换的秘密,到底指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便立即利用圣上悔婚的契机,假意称病。背地里着人,调查耶律子正等人的密谋。

    好在那神秘人,一直都给他传送消息。虽然他也对那人的身份存疑,可是从得到的消息来看,那神秘人传给他的,都极为可靠。

    以致后来,他主动找上阿卜杜勒,答应他的条件。

    等到他决定反击时,阿卜杜勒等人,就将耶律子正等人的密谋,全都知会给了自己。由此,他也来个偷梁换柱。将原有的账簿,替换成了刘进知与乃蛮人倒卖军器的账本。

    这是刘进知投靠他时,留下的把柄。

    再想到当初交给他时,刘进知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,他现在都觉得作呕。

    不成想,刘进知会这样胆大包。在把柄抓在他手上的时候,还敢欲行不轨。

    那么,他也不得不狠下心来,让其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当下得到保证,阿卜杜勒也暗自松了口气。他就怕李世昌卸磨杀驴,忘了这一茬。好在这层担忧,完全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便再了会儿闲话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李世昌坐在上首,目光却有些迷里。因为这次反戈一击,起来,算不得圆满。

    到底他要对付的人,其实是耶律子正。那账簿里,就在他的篡改下,有不少与耶律子正有关。并且后来的一系列证据,他也都备着。

    只等彻查,全都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圣上的态度,似乎是有意庇佑。便用快刀斩乱麻之势,迅速将此事了结。

    于是只死了刘进知这稍稍有些用处的棋子,算是白白浪费了这番布局。

    那耶律子正,也只被剥夺封号,保住了官位。

    “德行有亏?!”,李世昌暗自念叨着这句话语,心下隐隐不平。如果他事先并没有察觉,并没有这番布局。那么遭逢大难的,一定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并且可以预料得到,圣上一定不会对他如此法外开恩。【】

    但换成这位皇族亲贵,圣上就如此偏袒。仅用一句谁都无法理清的德行有亏,算作处罚。诸位朝臣,也都不清不楚的,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甚至那本账簿,也被收走了。石抹特烈,还被杨大监耳语一番,不得外传。

    那账簿上的耶律子正之名,也就无从被人知晓。为了以绝后患,圣上责罚了杨大监。理由竟是,账簿其以一个疏忽,烧成化为灰烬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是不信的。但是当下,他又无可奈何。即使他手上,还留着抄录下来的副本。但这东西,却是不能拿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那样的话,这事就显得太过刻意。圣上原本就有失公允的心,也会加以怀疑此事是否早有谋划。

    想到这,李世昌只能叹了口气,暂且放耶律子正一马了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数,朝堂上的震动也平静下来。也是刘进知的死,让审问一事成了空谈。大辽上下,也就只能放下此事。

    耶律子正这位身份显贵的皇室亲贵,则因亲王封号被夺一事,自觉丢了脸面。一连称病数月,府上也闭门谢客,低调无比。

    朝堂上,李世昌这位大辽中书令,地位更加稳固。很多原本对其还有腹诽的朝臣,在经过刘进知一事后,都收起了那份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政务上,圣上则相比以前,更加对其言听计从。使得一时间,朝堂上的风向大变。

    待这里的消息传到蒲华城,李承绩正在呼罗珊总督府。翻阅着一本账簿,脸上显出些许苦笑。

    这是他爹李世昌让人送来的,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,李氏商行和蒙古买卖军器的年岁、种类、多寡等,可谓详尽至极。

    当初这原本是落在刘进知手上的,但后来被阿卜杜勒李代桃僵,换了出来。现在被李世昌送来,意义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李迪!传信李大力。让其停止一切与蒙古买卖军器的营生,并即刻回返蒲华。至于李氏商行的生意,就全交给牙剌瓦赤打理。”。

    与蒙古买卖军器一事,原本就是一锤子买卖。现在经过回回商人的事情,让他终于明白。有时候这种自以为拉近关系的买卖,在关键时候,并无用处。

    不然在回回商人齐齐排挤李氏商行时,那些与李氏商行做买卖的蒙古贵族,都无一人出面声援。甚至在回回商人中伤耶律阿海时,部分蒙古贵族还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何必要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买卖。

    毕竟日后,这些卖给蒙古人的屠刀,不得就屠在护教军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!”,暂代事务司的一切机要的李迪,当即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站起身来,用火将整个账簿。拉比拉西看着,马上递过来一个铁盆。稍许后,只有一堆灰烬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这上面的东西,就只有知地知以及李承绩在内的寥寥几人知晓了。

    同时他心里,也更觉往后行事,必定得多加心。否则就像这次,账簿这么重要的东西,都能被人盗走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些时日,李承绩一边关注着督作司那边的兵器研发进展,一边聆听宣教司那边,在阿母、那黑沙不二郡的宣教事宜。同时也进入蒲华城外的军营,察看新兵训练情况。

    自从占领了阿母城之后,护教军的兵力,就已明显捉襟见肘。所以李承绩,也只好暂缓拿下呼罗珊原四郡的念头。

    但是这并不代表着,他对四郡之地,就不管不问了。

    比如,册封四郡郡守,邀请他们前往蒲华,共赏呼罗珊省的‘发展大计’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候,礼部狄万禀告。总督,班城、马鲁、也里、尼沙布尔四郡,都已派遣使者,抵达蒲华城了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