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四章 顺昌逆亡
    这还是拿下阿母城后,就做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在大辽势弱的时候,这法理其实并无用处。但在当前,大辽还是这里的霸主。这法理,也就代表了大辽的国威。让他们这一城之主去挑衅大辽的威严,那无异于以卵击石!

    如此愚蠢之举,他们自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因此他们的愿想,也仅是让这三国君主承认他们的臣服。从而使得大辽那边,由这三国君主去应对。

    这样的法子,他们从前可是屡试不爽的。到头来,他们是成了各方争抢的香饽饽,毫发无损。争抢的各国,则有输有赢,损伤不少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一句臣服,部分值钱的物件,就能换取各国君主的承认,

    如此简便,何乐而不为呢?!

    不过这时机,选得太不恰当了。

    当下西喀剌汗国因联合花拉子模,意图挑战大辽国威一事,而被驯服得,像个乖孙子似的。连那黑沙不被李承绩并入呼罗珊省,都不敢有任何言语。就更别鞭长莫及的四郡了!

    花拉子模虽势力不弱,但那是数月以前。现在经历蒲华一战,花拉子模声势大跌。又在摩诃末回国后,爆发了剌贾德叛·乱。

    刚征服不久的钦察部落,也随即起兵反叛。花拉子模派往当地的监官,更是惨遭杀害。玉龙杰赤以西的亲王封地,也随即成了剌贾德的起兵之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花拉子模是双王并立,混乱至极。

    掌控花拉子模大半部族的图尔罕可敦,则非常意外的态度暧昧!只在最初,让兄弟二人私下调解。除此以外,就再没多言。所属的部族,也都态度鲜明的保持中立。

    这让剌贾德的气焰,更加嚣张。摩诃末的地位,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    在史书上,这样的事是没有发生的。李承绩知道,是自己到来的缘故。使得摩诃末意外的失踪,引发剌贾德的觊觎之心。从而引发这场蝴蝶效应,导致了这场意料之外,又在情理之中的叛·乱。

    那心下的欢喜,自是无法言的。

    所以摩诃末现在,是一心平息剌贾德叛·乱。对于四郡的请求,也就有心无力了。

    至于古尔国,更是连考虑都不用考虑。因为苏丹的后裔们,正在为苏丹之位,打得头破血流。哪里有心思,去理会偏远的四郡郡守。

    毕竟名义上的效忠,哪里有苏丹之位来得真切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四郡郡守注定是找不到外援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受限于扩张太快,兵力有限的缘故,现在是吃不下他们。但是又不愿放过这个大好时机!

    到底日后不得摩诃末平息花拉子模国内的叛乱,对其加以干涉。便以邀请函的形式,邀请四郡郡守,共赴蒲华商议大事。

    真实的想法,则是起了以势压人、不战而屈之兵的心思。

    像在邀请之前,李承绩就以呼罗珊总督府的名义,对四郡的原有官职,进行更改与摄封。郡守、卡迪、埃米尔等一郡主官,也都与蒲华趋同。

    只是官吏方面,都启用当地原有的达官显贵。

    这里面,就有李承绩的算计。

    若是四郡郡守不接受摄封,那么李承绩就便以当地郡守不遵王令,意图不轨为由。率领大军,名正言顺的征讨。传到大辽,就是心有不轨之人,也没什么由头可了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也能在开战之前,收买部分人心。不得,还可以让那些原本与郡守亲近的达官显贵,转投自己麾下。因为卡迪、埃米尔等职,可是与郡守平起平坐的。

    这权利与地位,很难让人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再加上按照蒲华的官制,会让更多人,跻身统治阶级。那权利的诱·惑,自会让他们心痒难忍。

    到底四郡郡守的位置,也都不是通过什么正当手段夺取的。所以这些人心里,也都根深蒂固的认为,强者为尊。什么忠诚,在绝对的利益面前,都沦为空谈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李承绩可以试探出四郡郡守对呼罗珊总督府的态度。从而以此为基础,制定出相应的策略。

    很快,除了班城郡郡守立即按照他的摄封,更改官制外。其它三郡,都以各种理由推脱或是回绝。

    尤其是距离阿母城最近的马鲁郡守,更是以自己抱病为由,拒不见总督府派遣的使者。摄封一事,也就谈不上接受了。根据事务司的探子来报,这马鲁郡守,身子可硬朗得很。就在使者到来的前几,还娶了一房如花似玉的妾。

    所以李承绩,也将其列上了立威的名单。

    而尼沙布尔和也里郡守,则面上答应。但内里,又以事务繁忙为由,表示暂缓施行。对于卡迪、埃米尔之职,也都虚位以待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是不想失去自己手中的权利。

    这是人之常情!

    若换成李承绩,他也是不愿的。可理解是理解,接不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四郡之地,早已被他归为内定之地。所以四郡郡守,立场上就与他敌对。他们的选择,也就只有顺则昌,逆则亡。

    要怪,只能怪他们的时运不济了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