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五章 金色大厅
    现在四郡使者都已来到蒲华,倒是更方便了解他们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于是经过几日的布置,终于总督府的金色大厅,摆下了宴席。

    与后世闻名于世的维也纳金色大厅不同,这总督府的金色大厅,是李承绩取的。内里的装设,全都延续前萨德尔的风格。以金色为主,银色为辅,处处陈设,都透着无法言的贵气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,李承绩才形象的取其为金色大厅。

    也是之前的萨德尔,性子豪奢。为了彰显自己的地位,便命人建造一座奢华无比的宫殿。可是财力有限!仅凭一城之主,是无法办到的。便将范围缩到一室之地,并将家族世代以来,收集的珍宝,全都用来装饰。

    最后才在海量的珍宝堆砌下,打造出这么个奢华的所在。据前萨德尔宫的宫人所言,前前后后,这金色大厅,最少熔了上万第纳尔做装饰所用的金粉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些金银器具,完全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建成后,萨德尔将其视若珍宝。因此只在特别重大的寿诞或宗教节日,才会启用。

    其它时候,都是严禁旁人入内的。有次一个下人不心撞坏内里的一个花瓶,当即被萨德尔处以石刑。

    那惨·死的模样,现在都让总督府的宫人记忆犹新。对于这金色大厅,也是心无比。平日里,更是绕着走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桑贾尔赶走了萨德尔,占领了萨德尔宫。但是对金色大厅里的物件,并没有擅动。不仅如此,还将城里抢来的金银器具,珍宝古玩,添置在内。

    使得金色大厅不仅没有受到劫掠,还相比以前,更加富丽堂皇。因对其喜爱尤甚,桑贾尔每日都居住在此。晚上,还设宴款待义军头领。

    夜夜笙箫,使得金色大厅,迎来少有的喧嚣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都成为了过去!萨德尔与桑贾尔,也都在烈火的焚烧下,尸骨无存。这座倾注他们无数珍宝的大殿,也都都便宜了李承绩这个新主人。

    不过实话,李承绩是不喜的。因为他觉得这金色大厅,实在太过张扬了。整个物件,全都以金碧辉煌的金色为主。偶有银器,也多是些不起眼的餐具。就连墙壁,都刷得金灿灿的。

    点上烛火,整个大厅都亮得通透。

    所以第一次入内时,李承绩被强光刺得眼睛都有些生疼。以致他很难想象,在这样的地方,桑贾尔是如何安眠的。

    毕竟就像在太阳底下似的!即使眼睛闭着,也被强光刺得难受。

    但是身为总督,必须得彰显身份。李承绩自认,自己还没有那种王霸之气。再加上年龄的局限,也看不出多高的威严。便只能通过外物,加以展现。

    这金色大厅,便是最好的外物。

    其实当初刚设六部各司时,李承绩还想将这里拆毁,用作朝议。因为这地方空间足够大,经常空着,实在浪费。且内里的金粉刮下来,还可以为护教军添置更多的兵器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被各部狄万和各司司务劝,才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这不失为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到底在这时代,上层社会,都极尽豪奢。这既是一种奢华的生活态度,也是一种上层人士的身份象征。所以即便李承绩不愿苟同,某种时候,也必须做一番样子。

    这不是妥协,而是一种寻求认可的方式。就像后世的土豪,爱在自己的脖子上,挂一金链子,显摆身份。

    否则太过寒酸,不仅被外人所看轻。还被自己人误以为,没有家底。

    传开之后,对总督府的统治,也是较为不利的。

    毕竟人的本性,就有爱慕虚荣的一面。只是很多时候,会因环境的改变,或轻或重而已。

    作为上位者,自然不能在这脸面上,比旁人差了。不然那么多双眼睛盯着,传出去就是闹了笑话。

    为何历代以来,帝王都不允许臣子逾制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就依照萨德尔的规矩,在重要的场合,启用此地。但从他入驻总督府以来,前前后后,只有三次。一次是庆贺花拉子模大军败退,一次是庆贺那黑沙不并入呼罗珊省,最近的一次是拿下阿母城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一是李承绩并不喜欢举行宴会。毕竟既花钱又费力,太过铺张浪费。也不是他不想节约,而是金色大厅的规格摆在那里。太过克扣,反而显得太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二来是金色大厅的启用,必须要有足够的契机。像新辟之地,就有资格启用金色大厅。

    不过今,为了宴请四郡使者。李承绩特意命人,重启金色大厅,设下宴席,宴请宾客。

    便见厅内丝竹之声,不绝于耳。满堂宾客,济济一堂。除了四郡使者,还有呼罗珊省的各部狄万,各司司务。再加上一些西喀喇汗国、花拉子模的使者,以及呼罗珊省境内的颇有名望之人,厅内是座无缺席。

    李承绩的几位兄弟,也大都来了。当下分列各座,美酒不断,笑声不绝。李承绩则坐在上首,笑看着厅中的宾客。

    “三哥!四弟敬你一杯!”,萧阿里合坐在下首,出声道。由于西喀喇汗国的桃花石汗缴纳了十倍于以往的赋税,派遣世子去巴拉沙衮做质子。

    并用重金收买大辽朝官,使得朝堂上,有不少人为其话。所以最终,大辽谅解了奥斯曼的逾越之举。

    不过这其中,还是有一个插曲。那就是奥斯曼向大辽圣上请示,表示想迎娶大辽的浑忽公主。

    只是浑忽公主的亲事,并不简单。又因奥斯曼是回教徒,公主是佛教徒,所以大辽的圣上耶律直鲁古,直接回绝了奥斯曼的亲事。

    也是奥斯曼的心思,本就别有目的。

    毕竟谁都知道,大辽圣上,只有一个公主。谁若娶了,也就成了大辽的女婿。日后争取大辽的帝位,也就很有把握。

    对此,大辽上下,都是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家与李家结亲一事,也由此被引出。

    这些和萧阿里合关系不大!但奥斯曼被大辽宽恕,寻斯干的局势,也彻底稳定下来。他才得以被萧彭贞允许,前往蒲华与李承绩相聚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