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六章 男儿之酒
    一一

    李承绩也适时举起酒杯,与其共饮。喝进嘴里,一股火辣辣的感觉,立即从嗓子眼上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,一饮而尽的萧阿里合,砸着嘴,赞叹道。

    这是李氏商行名下,最新推出的‘男儿醉’。不同于西域常见的葡萄酒,‘男儿醉’乃是高粱酒。且烈度,远比一般的葡萄酒要高。

    一般从没喝过男儿醉的人,二两酒下肚,绝对醉成一滩烂泥。在河中地区,这酒是一口难求。大辽境内,则卖到一第纳尔一两。更别蒙古境内,买都没地儿买去。

    倒是波斯地区,因宗教的缘故,使得男儿醉的销量,远没有大辽、蒙古这边火热。

    萧阿里合在寻斯干时,就听闻过男儿醉的大名。只是因非常少见的缘故,一直不能喝得尽心。这次来到蒲华,当即让李承绩给自己好酒管够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喝下二两,就醉趴下了。传出去,还在他们兄弟间,闹了不少笑话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喝酒,他就再也不敢抱怨桌上的杯盏太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听见他的夸赞,面上的笑意浓了几分。心下,也对这男儿醉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,李承绩就有酿酒的想法。【】一来是酒的利润,一直都是非常高昂的。卖得好了,也为自己带来一笔营生。二来是李承绩穿越前,也比较喜欢喝酒。并且习惯性,非烈酒不喝。

    但因职业的缘故,而不得不抑制自己的爱好。

    待来到大辽,他就有了做一个富家翁的想法。便想尽力的,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只是哪里想到,生不逢时。这大厦将倾的大辽,让他彻底打消了富家翁的念头。后来酿酒一事,也因各种繁琐的事务,给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直到掌控了蒲华,成立了李氏商行。他才有机会,将自己知道的酿酒技艺,传授给经验丰富的酿酒师。从而当个甩手掌柜,享受酿造出的成品。

    为了最大限度的,还原记忆中高粱酒的味道。李承绩还在原料上,把控得非常严密。不仅特别命人从回回商人手中,买来高粱种子。并颇费周折的,聘请中原汉地的老农。循着陆路,来到河中。

    一路上的凶险,那自是不必的。但好在有回回商人领着,金钱开道,将风险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付出的代价,也是非常高的。像每一个从中原汉地来的老农,李承绩都要支付十第纳尔给回商。让张钛铭等人觉得,李承绩这是在花钱胡闹。

    到底这时代,人命是最不值钱的。何况是只会在土地刨食的庄稼汉,就更为廉价了。

    但是为了种出上等的高粱,李承绩还是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。因为河中地区虽然也有农业生产,但是高粱的种植,并不广泛。

    也是当前,用麦粉做成的馕、糕点等食物,是河中乃至整个西域,最常见的食物。水稻等热带作物,则因气候的缘故,在西域并不普遍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面还有西域的族群,并不是以大米为主食。需求少了,种植面积,也就少得可怜。李承绩之前吃的大米,就价格奇贵。

    现在生活久了,他也慢慢习惯了麦做成的食物。这为总督府的日常支出,节省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论种植经验,河中地区,那是少之又少。李承绩之前,也不是没有努力过。通过各方手段,命令底下的人收集过大辽境内的高粱种子。结果发现,其品质非常一般。无论是收成还是口感,也都是极不适合酿酒的。

    出于这个考虑,他才大费周折的从中原汉地弄来种子和请来有种植经验的老农。

    好在河中地区的气候,还是适宜高粱种植的。因为高粱的生长习性是在二十到三十度之间。与河中春末夏初、短暂的秋季两个时间段,刚好吻合。且抗旱耐涝,也恰恰符合河中干燥少雨的温带大陆性气候特点。

    再加上河中是绿洲农业,并不靠老爷的风调雨顺。所以整个种植过程,都在人为的关照下,异常顺利。

    不过产量上,就比较‘感人’了。李承绩习惯了后世那种动辄‘亩产千斤’的产量,所以对不足三百斤的收获量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在这生产过程中。还命人制作农家肥,加以侍弄。就是在现代社会那会儿,他都没这么对农事感兴趣过。

    但是最后,却还是收获这么少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现实就是现实,也无法改变。他就让酿酒师们,着手酿造工序。整个过程,分为原料粉碎、配料、蒸煮糊化、冷却、拌醅、入窖发酵、蒸酒等等。

    因缺少机械生产,所有工序,都只能由人工完成。李承绩虽没参与,但有空闲的时候,他还是会去看看的。碰上有酿酒师无法解决的难题,还能凭着紫这个百科全书在,解答一二。

    至于某些无法解答的,也就只能任酿酒师们自己摸索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前前后后失败了数十次。终于将香醇可口的高粱酒,造了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以前,他一定以为酿酒是个非常简单的活儿。现在参与其中后,他才真明白其中的‘技术难题’。难怪后世的国酒茅台,会以那么高的报酬,招聘工人。

    至于失败那么多次的原因,他也总结了出来那就是温度的把控!因为发酵的过程,是醅料水分、酸度、酒量、淀粉残留量变化的过程。不同于后世发达的监控设备,这时代完全靠人的感知。

    因此这其中,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倒是酒曲,很容易制造出来。解决了酿酒过程中,最至关紧要的发酵难题。

    当下感受到身体中的火热后,李承绩也有些感叹这副身体的青涩。若是穿越前,他喝下两斤,都能像个没事人似的。哪像现在,一杯下去,就脸色发红,额头渗汗。

    跟前服侍的竹青,马上倒上一杯清茶,让其醒酒。她是半个月以前到的!在软磨硬泡下,李承绩也顾念着当初卧病在床的情分。便同意她与移剌崇阿他们,一同前来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