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九章 上者之心
    心可是他发觉,六部狄万,各司各衙的官吏。在面对自己时,姿态上,都不是那种真心实意的敬畏自己。

    也是他的身份使然!虽然郡王之子让他能无形中,摆平很多麻烦。但是也变相的,让旁人以为,是他借李世昌的势。对于他自身的实力,反而就没那么关注了。

    心理上的轻视,也就难以消除。

    如今大辽还依然保持西域霸主的地位,呼罗珊总督府也正处盛势。一些心怀叵测的宵以及周边蛰伏的势力,则都在畏惧之下,不敢有所异动。

    但是大辽一旦有变,那掩盖在盛势之下的宵,不得就出来蹦跶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知道这样的日子,不久就要来了。所以他这些日子,也在思索着。如何用自己的威严,震慑住那些宵。好在面对外部强敌时,能保持内部的团结与稳定。

    就一边命礼部狄万,参照从紫那里弄来的清朝仪仗,制定出相应的礼仪。一边私心想着,用什么快的法子,尽快树立起自己的权威。

    当初女真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异族统治,就在礼仪上大作文章。不仅将汉人视为奴仆,还在心理上,加以打压。从而在统治上,维护自己的合法性。

    另一边,又用屠·杀的方式。让广大汉人畏惧,而不敢反抗。【】

    李承绩现在,只能在礼仪上大作文章。屠·杀的话,虽然确实能在短时间内,树立自己的威严。可是这个方法,他从心理上,就是排斥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骨子里,就是后世人的灵·魂!即使在这个时代的熏染下,对人命一事,已不再看得那么重要。但让他一声令下,要了成千上万人的性命,他还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另外当前的条件,也是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一来他的身份,就不是代表某一特定的族群。虽确却的,他应该属于汉人。但他血脉里,也有回鹤人的影子。毕竟李萧氏身上,就有一半回鹤人的血。

    而回鹤人,又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。

    这起来,可以追溯到唐朝。突厥人在大唐的威慑下,一路西迁。这西域之地,就多是突厥人的后裔。

    后来阿拉伯帝国东进,这些突厥人的后裔,也都在宗教和语言上,受阿拉伯人的影响。再与那些依旧保持突厥人习惯的相比,就体现出了极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再到回鹤诸多部落西迁,与西域的突厥人,也慢慢合二为一。喀喇汗国,就是回鹤人分出的一支在突厥人的土地上,建立的封·建制汗国。

    因当地突厥人占据多数,所以随着时间流逝,回鹤人也在突厥人的同化下,慢慢合二为一。语言上,也全都变成了突厥语。但现在,又多以波斯语为主。

    现在喀喇汗国,已找不出传统意义上的回鹤人。尤其是西喀喇汗国,经历了塞尔柱人的统治后,更是找不出回鹤人存在的痕迹。

    至于西边的高昌回鹤,也不再是纯粹的回鹤人。经过汉人、突厥人等族群的融入,文化上、政治上、经济上,也都带有中原王朝和西域部族的特点。

    所以从血缘上看,李承绩其实也算不得正统的汉人。

    屠·杀这一招,也就极不适宜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那就是战争了。可是李承绩知道,自己并不是什么将才。即使有紫帮衬,也并不会马上成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良将。

    毕竟战场,在考虑时地利人和之外,还要密切注意敌我双方的实力变化。有些时候,这就是稍纵即逝的战机。

    李承绩自认,自己是没这个能力。并且当前的总督府兵力,也不支持一场烈度极高的大战。因此这领兵作战之法,也就想都别想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还有他非常惜命的缘故。到底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他对这条命,还是看得非常紧的。

    那么,他就只能通过别的方法立威了。

    刚好这马鲁郡的使者送上门来,让他有了杀人立威的心思。

    到底死亡,从来都是让人最恐惧的。古往今来,伴君如伴虎。就是因恐惧死亡,才将君王比作猛虎。

    因此李承绩就趁着酒性,直接将兰巴伊射死。虽然热热闹闹的宴会,也会因这件事而凭添几丝阴影。但是不可否认,众人见他杀伐果断后,自会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承绩想要的,杀人立威。

    就算传出去,会对他的名声有所妨碍。但在这实力为尊的时代!不让人畏惧一二,又如何震慑得住底下的人,威慑住周边的势力。

    西喀喇汗国、花拉子模、以及分崩离析的古尔帝国,都比成立不足一年的呼罗珊省,要强大得多。一旦他们腾出精力,那么呼罗珊省面对的压力就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让奥斯曼、摩诃末以及那些古尔国的王公贵族们知道,他李承绩,也不是那么好惹的。

    一直关注李承绩的张钛铭,也瞧出李承绩的醉意。就以户部狄万的身份,主持完宴会。不胜酒力的李承绩,则在下人的虚扶下,送回寝宫。

    已经夏季中旬的蒲华,晚上的气温下降得厉害。再经冷风一吹,李承绩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!”,李承绩撑着拉比拉西的腰背,动了动身子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总督”,拉比拉西身子一僵,有些迟疑道。李承绩立即从他身上滑下,回应道:“我一个人走走,你们别跟过来了。”。

    着,就拒绝了拉比拉西的搀扶,径直向一边的径行去。“这”,拉比拉西看着李承绩的背影,一时走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但联想到宴会上的杀人之景,本能的迈不开步子。

    李承绩则趁着酒意,一路前行。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只心底想随意走动一番。

    这么走着走着,他就来到一座占地不,格局颇大的建筑物前。定了定神,他才明白这是‘后殿’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给取的名字,内里原本住着萨德尔的妻妾。后来桑贾尔取而代之,妻妾们逃的逃,走的走。剩下的,则大多赏赐给了义军头领们。

    只有极少紫色颇佳的美人,被桑贾尔留给自己享用。

    等到李承绩入主萨德尔宫,后殿只有寥寥几位了。李承绩没有那种喜爱‘人·妻’的癖好,所以给了些银子,就将这些妻妾遣散了。

    (感谢书友们的支持,让本书订阅突破了个位数的尴尬。只是月票还是零票,都到月末了,好尴尬啊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