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二章 话里有话
    “不过”,张钛铭打量了李承绩几眼,面有难色道:“也里郡使者夷乞干,似对总督射杀木鲁郡使者一事,颇有微词。”。

    “哦?!”,李承绩眼神微眯。

    张钛铭接着道:“今晨马鲁郡使团被驱逐出城,夷乞干还命人在城外二十里,暗自相送。”,这是当地的牧民传回的消息,可信性很高。

    “他们,莫非想合谋不成?”,李承绩的语气中,带着毫不掩藏的温怒。

    张钛铭沉思了会儿,有些肃然道:“此事暂无定论。夷乞干初来蒲华之时,还私下拜会过蒲华的老相识。”,罢,微不可查的瞥了一旁的阿尔子米几眼。

    李承绩知道他的意思,马上道:“此事阿尔子密已报与总督府!只是都是些伎俩,不必提防。”。因夷乞干的家族经营着粮食生意,蒲华每年,又收获喜人。所以为了自己的生意,没少和蒲华这边的官吏打交道。

    这阿尔子米,也就没少与其来往。

    此次夷乞干拜访阿尔子米,一来是探探总督府对各郡的真实态度,二来是请求阿尔子米帮衬几许,好让也里维持现状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,都算不得什么要事。因为总督府一开始就表明,呼罗珊的原四郡,都必须受总督府节制。无论事态怎么发展,这都是不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现在夷乞干来问这些,完全无意义。

    张钛铭闻言,却依旧满脸疑虑道:“但也里一事与总督府收服呼罗珊四郡相干,还是不可不防!”。

    阿尔子米听他的语气,就知道意有所指,顿时脸色一沉,含着怒气。

    李承绩看出了二人间的微妙之态,就赶紧岔开话题,问起尼沙布尔郡使者的动向。张钛铭便接话道,尼沙布尔郡使者十分谨慎。以致现在,也看不出姿态。

    这下,李承绩也就没问了。只让人将李大气唤来,询问验兵一事。

    在这当口,验兵已不仅仅是为了考教军队的训练情况。更多的,则是一种对外强硬的姿态。

    所以他安排在这个时候,便是想让各郡郡守明白。呼罗珊总督府的护教军,是一支能打胜仗的虎狼之师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他的期许。

    以当前的成长速度,护教军显然还差了火候。另外新兵入伍,训练起来又需要时日。因此这次验兵的效果如何,还是个定数。

    尽管他也去军营看过!那一个个长得像牛犊子似的的新兵,身强体壮,是个打仗的苗子。但是到底没真正见过血,实力如何,也就不能断定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张钛铭与阿尔子密同行。眼见出了总督府,张钛铭语气微妙道:“老夫见阿尔子密大狄万,近些日子似乎与布尔罕家族的寡妇们,走得很勤啊。”。

    那是萨德尔留下的妻妾!原本布尔罕家族,还有不少男丁。但桑贾尔赶走萨德尔后,对那些布尔罕家族的支系,就没有那么客气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在混乱之时,被义军首领们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如今只有这些妻妾们,还带着萨德尔的印记。但很快!只要再嫁给别人,那么这层印记就很淡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阿尔子密和那些对萨德尔心怀感恩的官吏帮衬下,少数几位妻妾并未改嫁。

    如今李承绩也不对布尔罕家族的人加罪,这些妻妾,就与阿依娜,隐隐成了布尔罕家族的代言人。在这些心系萨德尔的官吏心中,便也有一定的分量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不劳张大狄万牵挂了!”,阿尔子密冷着脸,就要踏上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张钛铭却并未生气,只带着些许轻蔑道:“听那寡妇中,有人怀孕了,也不知是不是萨德尔的遗腹子。”。

    阿尔子密立时动作一停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知晓的?”,话一出口,阿尔子密就知道自己问错话了。

    果然,张钛铭像是得逞的老狐狸,轻笑一声道:“呵呵呵-你就甭管我如何知晓。只是看在同僚的份上,老夫好意提醒你。布尔罕家族已经没落了,蒲华的也变了。郡王之子只要在这里一,蒲华就只会是大辽的蒲华。”。

    完这话,张钛铭就坐上马车远去。只有阿尔子密沉着脸,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这里的插曲,李承绩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当然,内里的隐情到底知不知晓,又是另一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晚些时候,李大气才赶到总督府。晴转多日的蒲华城,也意外的下起雨来。虽然不大,但是全城百姓,却莫名的有些欣喜。因为雨水对大漠边缘的蒲华来,就如同一场甘霖。

    一些干旱已久的牧场,也会重新长出鲜嫩的青草来。牛羊马壮,对任何百姓来,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蒲华这种地方!一年下来,下雨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。

    李承绩待在总督里,也是欣喜异常。顾不得打湿了衣衫,就站在外头淋雨。再看着整个城池在细雨靡靡下,呈现出少有的恬静之态,一股不出的豪气,就从心中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是竹青仗着与李承绩亲近,好歹,总算将李承绩劝进屋子。待到换上干净的衣裳,李大气已在议事厅等候。

    “咿?”,李承绩一看到全身都被打湿的李大气,有些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军营无伞,城内也少有伞具行,属下便索性迎雨而行了。”,李大气着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。蒲华城这边,无论是下雨还是下雪,都是次数不多的。就算有,雨也不大。下雪的话,则寒地冻的,并无人出门。

    所以长此以往,城内少有伞具买卖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呵呵笑着,就很是关切的让人领着李大气下去换身衣服。

    等李大气换身衣服进来,李承绩立时眼前一亮。或是之前李大气常穿军服,让他都已经习惯。以致这陡然换上萨德尔贾罕留下的华贵衣袍,顿时显出一股上位者的姿态来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看,李大气相比以前,还是老了不少。也是这些年一直在军队中打磨,过惯了风餐露宿的日子。皮肤明显干燥、黝黑,额头的皱纹,也浮出了三两道。

    但是整个气质,却隐然大变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