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三章 用兵与否
    “总督?”,李大气见李承绩有些出神,轻唤道。虽然李承绩曾对他过,私下的时候,可以喊他少爷。但是随着彼此地位的提高,他还是不敢越距。

    因此即使只有他们两人,他也恪守本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···只是忆起些许往事···”,着,李承绩就定了定神,出声道: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明日虽是验兵,但在各郡、各国使者跟前,体现的是咱们总督府的威严。因而虽非用兵,却甚于用兵!”。

    李大气知道李承绩的意思,当即以肯定的语气道:“总督尽可安心!自统领蒲华、那黑沙不、阿母三郡,兵将已达六万人。虽有三万余是新兵,但都出自边地部族。自骑马射箭,稍稍整训,便是打仗的好手。

    又我护教军有总督当年传下的练兵之策,治军严谨。再经一月有余的整训,声势已不可同日而语···”。

    到这里,李大气也涌出一阵强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李承绩传下的练兵之策,实则是取自后世的站军姿、踢正步等一系列培养纪律性的法子。在这个时代,算得是首例。尽管对士兵的身体素质来,并无明显的提高。

    可是培养纪律性,却是极其方便的。那些原本不服的部族青年,在一日复一日的令行禁止的训练下,自会养成下意识的习惯。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,成了一个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至于边地部族,则是三郡之地的少许部落。

    这是河中地区,乃至整个中亚的常态。各种部族、各种种族杂居。像回鹤、葛逻禄、花拉子模等,是叫得上名字的大部族。还有更多叫不上,势力十分微弱的部族。

    他们的划分,有的并不只是语言、文化,还有地域、派系乃至信仰。就是同属一个回教派系,也都因什叶派和逊尼派的不同,而分裂成两个派系。

    好在河中地区在唐朝年间,就推行回教。历经数百年,这里的宗教信仰并不如巴拉沙衮来得复杂。即使李承绩内心是很不愿接受这个结果,但他还是不得不中肯的。因信仰的统一,使得河中之地的治理,反而变得简单了不少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部族,也都因宗教的缘故,而相对容易获得认同。李承绩建立清教徒,成立护教军,打着穆圣后人的旗号。就是想借宗教的势,方便自己治理。

    尽管,他自始至终,都没经历过正统的入教仪式。但他依旧对外人宣称,自己是回教徒。这件事,就是他老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预料到,等他老爹知道他成为回教徒,必定气得跳脚。因为回教徒在河中地区的侵略性、扩张性,使得大辽朝堂上,都对回教徒异常警惕。

    当初德宗耶律大石提出诸教平等,就是抑制回教坐大。虽然到了当下,耶律直鲁古已经打破了这个规定。朝堂上,也有一股回教派系。

    但是由来已久的警惕,并未在那些契丹、奚族和汉人官员心中淡去。所以张钛铭成为回教徒后,整个汉人文官,都齐齐与其断绝了关系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李承绩成为回教徒一事,会给李世昌带来多么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但李承绩也是无奈之法,只能瞒一时是一时了。

    当前因他的宗教旗号打得响,又让三郡之地都改信了清教徒一系。整个军民,有四十余万上下。在这地多民寡的地界,算是不少。

    那些生活在森林大漠、荒野沙海的部族,也都在这威势下,跟着改信归宗了。

    为了减少不稳定因素,他们的部族儿郎,大多被收进护教军,成为新兵。这个结果,就算那些部族长老们不愿,也是忤逆不得。因为李承绩给他们的命令,是不容商量的。

    也有部族反抗,马上就被剿灭。所有部族人,也都成了俘虏。

    一些的部落,也就更不敢生出反心了。

    “嗯!如此甚好!只是,若用他们破敌,可还使当?”,李承绩知道这些部族青年的厉害,但是若用这些新兵上阵杀敌,就不知道斤两了。

    “破敌?!”,李大气没想到李承绩会问这话,就思量几许,接着道:“敢问总督所破何敌?”。

    “阿母城以南!”,虽未明,但话里的意思已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李大气是知兵之人,因此并未立即接话。

    李承绩看着,继续道:“马鲁郡郡守穆耳杜斯故意谴使无礼,总督府上下,自得有所反应。”,当日宴会上,巴兰伊继而再,再而三的无礼。是没人指使,怕都没人信。

    毕竟那是自取死路,巴兰伊何尝不知。且就算要闹,也不是那个闹法。比如按照河中的习惯,比试武艺,也好过愚不可及的大闹宫宴。

    “可马鲁郡守如此刻意,怕是必有谋划-”,李大气的话还比较委婉。直白的,就是马鲁郡守做得这么刻意,这么傻乎乎的激怒李承绩,肯定是想背地里使计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事情,一般稍稍有脑子的人,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李承绩却不在意的笑笑,出声道:“穆耳杜斯既那么迫切的会会护教军,咱们就大大方方的赶过去。好叫他知道,护教军的威。”。

    “只是全靠新兵,此战还是过于凶险。且穆耳杜斯有谋在前,我军···”,李大气有些焦急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自是省得!但穆耳杜斯能谋,我军就焉能不谋?”,李承绩胸有成竹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-”,李大气看李承绩如此笃定,顿时有些不好言语。随后李承绩也不卖关子,将自己的计划,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起先李大气还神色稍定,但越往后听,神色越是动容。待其离开总督府,脸上已隐隐显出一抹激·动后的红晕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,朝霞早早的就照亮全城。圣光清真寺前的大空地上,总督府已命人早早的搭建好的高台。

    (距离月末还有六七,却一张月票都没有。哪位书友,能不能帮忙突破零的尴尬啊?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