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五章 烟花震天
    莫杜尔静静的看着,心下也在暗自比划着。阅兵之时,这里的宏大场面。眼见都曹还跟在自己身后,就吩咐道:“嗯!去给李大狄万传信。就这里安排妥当!等到午时,便可请总督及诸位使者观礼!”。

    都曹立即应承一声,赶往军营传信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,午时转眼就已到来。太阳很大,长久的站在太阳底下,皮肤都会不自觉的生疼。

    李承绩走出总督后,也被眼下的阳光给晒得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昨日的雨,今日倒是消弭无踪了!”,看了看干燥的地面,舔了舔嘴唇,莫名的有些干涩。

    拉比拉西立即递来水囊,并细心的拧开塞子。李承绩顺手接过,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。

    因身份的特殊,观礼台又与总督府相近。所以李承绩,很快就在众人的恭迎下,上到观礼台。

    为体现身份的差距,也是展现足够的威仪。观礼台上的宾客,是早就坐定的。李承绩一来,又齐齐起身。同时轰轰轰的炮竹声,也噼里啪啦的作响。

    这是汉人的传统!碰上大的庆典或是喜事,都喜欢用炮竹来表达欢喜。但是在河中地区,炮竹的制作作坊,却不常见。又因汉人不多,所以市面上,就更为稀少。

    李承绩有些制作火器,就从阿母城的军中工匠中,选出少数几位稍稍懂得火器制造的工匠。传授他们火器的制作技艺,让他们细细摸索。

    奈何缺少制造经验,目前只停留在黑火药阶段。并且强大的火器,也造不出来。倒是这炮竹,成了无心弄出的意外。

    这次验兵是为了展示威严,李承绩便这炮竹也用上了。

    此时广场周边,已围满了来观礼的百姓。因李承绩特别交代过,不准发生踩踏之事。所以督检司,对此也非产上心。就按照莫杜尔的办法,在兵将走过的街道两旁,让‘红巾军’警戒。

    当人数达到一定程度时,就不准百姓涌入。

    所以看上去,虽然非常拥挤。但实际上,却并没有达到人满为患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们听到炮竹声,个个面显惊色。又见硝烟弥漫,还惶恐失火。倒是少数见过的汉人看着,嬉笑不已。

    那些台上的宾客们,虽不如百姓们这般没见识。但对炮竹这种东西,也是见之甚少。以致刚一听闻,大都露出惊容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李承绩淡定的走到上首坐定,才稍稍按耐住心里的恐惧。

    只是这还没完!

    炮竹声刚歇,空又轰轰轰的,炸出几声惊雷。在座的宾客,立时绷不住了。个个举目看,却是晴空万里。但是一束束炸开的花火,暗自叫他们心惊。

    李承绩笑眯眯的看着众人的反应,心下也颇为得意。这烟花的制作,比那炮竹要来得更加繁琐。但是只要有足够的原料,制造起来却也不难。

    他已经有源源不断的制作技艺再少,缺少的是经验丰富的工匠。现在正慢慢训练着,假以时日,便可制造出用上战场的火器。

    现在嘛,就做些烟花炮竹玩玩,用来吓人。

    大概响了九九八十一响,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才堪堪停歇。但在众人心里,却是依旧惊雷阵阵。他们是没见过这种能冲上空的物件!不仅发出恐怖的的声响,还会轰的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虽然那散开的样子很是迷人,可若是落在人的身上,又是什么光景。

    若不是李承绩还在台上正襟危坐,他们定然要吓得四处躲避了。

    毕竟那光亮的火星子,看着是那么吓人。

    坐在宾客中的也里郡使者夷乞干和尼沙布尔郡使者阿贝德·阿鲁夫,面色都有些难看。他们是没想到,呼罗珊总督府,还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那炮竹他们曾听闻过!巴拉沙衮的汉人,就有这种习俗。但这能冲上炸裂的‘火箭’,却是第一次瞧见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护教军若用这种东西来攻击他们,心下就恐惧尤甚。

    只有班城郡郡守乐呵呵的,似是觉得刚才炸裂的烟火,美丽至极。

    “二郡贵使,这‘烟花’可还耐看?”,卡纳提瞥见夷乞干和阿贝德·阿鲁夫两人阴沉的脸,故意讥讽道。

    之前同处在总督府安排的驿馆时,卡纳提和夷乞干,可是没少嘲笑他胆。现在终于有机会嘲笑他们,自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烟花?你怎知道此物名为烟花?”,夷乞干虽心下不好受,但立时好奇起卡纳提知道烟花的来源。

    “呵呵总督与我亲厚,前些日子叙话时,偶然撞见督作司的司务来报,造出了能冲上的火器烟花···”,到这,卡纳提甚觉荣幸。

    尽管当时他对烟花半信半疑,但是现在亲眼瞧见,却是觉得甚有脸面。尤其是自己,早先一步知晓了此物。

    夷乞干也知道李承绩这些日子和卡纳提关系亲近!听见这解释,也就只觉偶然。当下便闭口不言,免得自讨没趣。阿贝德·阿鲁夫却另有心思,就试探得道:“这烟花之物如此厉害,造出来必定十分难得-”。

    “呵哪里难得···”,卡纳提马上反驳道。随即将自己听到的消息,全都了出来。

    阿贝德·阿鲁夫听着,心下骇然不已。因为照卡纳提这么,总督府对烟花一事,是得心应手了。那么日后造出成千上万来,整个城池怕是都有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夷乞干也是心下大震,暗自思索着,必须将这消息,尽快传回也里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压着声音,场上又比较嘈杂。但是坐在他们后面的一个部族使者打扮的男子,却是耳朵微动,将他们的话动都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承绩也开始话了。首先是搬出大辽这杆大旗来,呼啦啦的一堆为大辽守土的肺腑之言来。因场上多是哈里发统治下的族群,这里又数百年受到回教的洗礼。所以李承绩在用汉话了一遍后,又让人用波斯语翻译了一遍。

    至于契丹语!就连跟随德宗西迁的契丹十八部族,都逐渐忘却了。再讲契丹语,就是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(感谢空梦静、懒惰的读者、whtoo2的月票。也感谢空梦静的打赏,以及缘灭枫寰的推荐票。你们很给力,双休抽出一时间三更,算是答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了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