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八章 百姓之感
    一

    如今有幸成为雄鹰军团的一员,他心里是极其自豪的。虽然在一众新兵里,他的年岁算是比较大的。但是这年岁,代表的历练。又加上家境的大起大落,使他的心境,远比平常人要老成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加入雄鹰军团后,他在待人处事上,非常有自己的见解。并且在训练时,也积极进取。使得不少新兵,也受其感染。就是一些老兵,也对其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于是没多久,他就被提拔成了百夫长。虽官职不高,但是在所有统领都被老兵把持的情况下。他作为一个新兵,是极其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现在手下管着百来人,整体表现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当下接受检阅,只有百夫长以上的将官,才能成为被检阅的一员。到底将士的数量太多,又有不少需要驻守在重要的关隘。再加上检阅只需要展现护教军的威严即可,没必要将所有将士都拿出来巡演一遍。

    毕竟封街对蒲华所造成的影响,实在太不利的。能尽早结束,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因此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兵,就只能在城外的军营等候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突然感觉自己能在这里露脸,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。

    再看向远处的观礼台上!上面人影灼灼,一股不出的激动,也瞬时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而与其相距千米的地方,他的弟弟努尔买提正全神贯注的看着雄鹰兵团从自己跟前经过。

    因身份的缘故,视野最好的观礼台,是去不得的。就只能和大多数士兵家属一块儿,在特定的区域观看。又因他的哥哥是百夫长,有幸站在距离观礼台较近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视野上,比不得观礼台上豁达。但是和那些挤在街道两旁的百姓相比,又好上太多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坐着!

    并且要看得清楚,还要挤着靠前一些。好在募兵司布置的时候,也考虑到了这一点。所以观礼台的三面,布置了三道木梯。逐级而上,每一道有八八六十层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站在上面也不怕被人挡了视线。

    努尔买提就站在临街的那道木梯上,虽是中段的第三十七层。但只要眼睛不瞎,街对面的事物,也能一览无余。像总督府塔顶上的玻璃,就能瞧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此刻看着队列齐整,身穿统一银白色甲胄,身背一尺有余弯弓,骑着枣红色高头大马的雄鹰军团将士,他心里情不自禁的闪过一阵惊叹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也能···”,他情不自禁道。再看看自己的手肘,顿时显出一抹遗憾。跟在他身旁的妻子阿斯塔古丽,立即闻声看来。

    见其面上的失落,马上意识到什么。就出声道:“相公···”。她是年初的时候,和努尔买提成亲的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有丈夫的!但是在桑贾尔起义时,进攻一个富家大户府邸,被内里的护卫射死了。因此她也就无奈的,成为了一个寡妇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死去的丈夫还给她留下了三个年岁不大的孩子。这就使得她的生活,颇为艰辛。

    后来总督府推动消除奴籍,分田分地的政令。很多原本无法娶妻生子,只能看主人脸色行事的奴隶们,都获得了极大的自由。蒲华城的女人,也就此变得紧俏起来。

    她虽生养过,但好在年轻,姿色也还不错。只是三个孩子,让很多男人都望而却步。正是这时,机缘巧合的与努尔买提相识。得知她的境况,努尔买提竟对其一见倾心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孩子,也为了生活能变得好一些,她也应承下了努尔买提的情义,与其成亲。

    这之后,她才知道努尔买提有一个还未成亲的哥哥在护教军吃兵粮。得益于总督府对士兵家眷的照顾,她们家有幸分得十亩田地,二十亩草场。都紧邻着窣利河,出产很不错。

    赋税的话,也得到减免。比寻常人家的五成税赋,减少了两成。这使得第一个收成,家里就有了余粮。

    看着堆砌得高高的谷仓,她的心里只有不出的欢喜。同时对总督府的感激,也更加深切了。

    毕竟往日她们家虽也种了不少田地,养了不少牛羊。但那都是给土地主老爷们种的养的。一年忙活到头,受苦受累的,只能混个半饥半饱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,不仅饿不着肚子,还能有余粮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,让她都有些不真切。

    以致每每午夜梦回,她都不自觉的探探枕边人。见其还在,心里才稍稍心安。

    不过她知道,自己的相公对不能加入护教军,是一直都抱有遗憾的。可是那受伤的手,又注定与护教军无缘。

    现在见其面色不太好,只能出声宽慰。

    “哎!”,叹了口气,努尔买提就驱散心中的阴云,勉强换了个笑脸。见阿斯塔古丽担忧的看着自己,又出声逗其开心。

    正是这时候,英姿勃发的雄鹰军团第一营,已经从他跟前经过。作为第一个接受检阅的营盘,第一营在护教军中所占据的分量,自是其它营盘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像第一营的将士,全是清教徒在班城初建时的人马。用‘元老’二字来形容,也不为过。不仅班城扫除大马贼时,建立了赫赫战功。还在后来的蒲华守城战中,数次拒花拉子模大军的锋芒。

    那如海啸般的攻势,对蒲华守军来,其实是很有压力的。尤其是花拉子模大军乃官军出身,历经大战争无数。而蒲华守军,原本就是一伙马贼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就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能在花拉子模大军的威势下,不显胆怯,已是很不容易。又是从未经历的守城战,经验匮乏得可怜。

    而第一营的将士,则在此基础上,表现得更加英勇。不但抵挡住了花拉子模的攻势,还在城头,射杀了不少花拉子模士兵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们,摩诃末定然不会这么简单的引兵北上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展现出总督府对他们的嘉奖,就在护教军成立的当日,将这些有功之人规划到一个营盘。第一营的来历,也就此诞生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