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二章 朝圣门下
    “咚咚咚···”,鼓声也应景似的,从街道两旁传来。古义买提听着,也不自觉的气血上涌。并且鼓声三竭后,还有穿透力极强的唢呐声。

    这调子,似乎很早之前就从波斯那边传过来了。做奴隶时,主人家也请了乐师吹奏。但是进了护教军,却发现这是掌兵的号角。

    根据音调的起承转合,传达出进攻、收兵等不同的涵义。此刻唢呐的调子很高昂,似要穿透人的耳膜。古义买提立时精神一震,下意识的去摸背后的箭篓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将士,也都一样。

    也是训练时,这个调子就代表了进攻的涵义。并且为了让他们习以为常,睡觉、吃饭等时辰,也时常吹响这样的号角。若有将士慢了半拍,定然免不了一顿惩戒。

    长此以往,他们就本能的做出进攻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番磨砺,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。但是那齐整的动作,还是让百姓们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“令行禁止?!王师之象啊!”,张钛铭着,就看了看另一边的户部大狄万李大气。

    当前观礼台上,他和李大气、阿尔子米三人,齐齐坐在李承绩的左右两旁。这不只是为了获得最好的检阅视角,更是一种关系上的亲疏远近。

    像他和李大气,就得以和李承绩紧邻。而阿尔子密,虽同为大狄万。但是和李承绩,还间隔着他。

    由此,体现出总督对三位大狄万的信任高低。

    不过当下太吵了,他的话,也很快掩盖在雷鸣般的欢呼声中。所以李大气目视着前方,并未向他看来。

    倒是阿尔子密,冷不丁的瞥了张钛铭一眼,就接着将目光转向台下。

    古义买提是看不到观礼台上的变化!只拎着缰绳,纵马向前。这么远离了观礼台,慢慢向朝圣门的方向迈进。

    由于所经过的街市,都提前被红巾军封锁。所以路上的行程,是非常畅快的。若不是他们故意压着行速,还可以走得更快。

    一路上,观阅的百姓非常多。个个翘首以盼,不胜欢喜。但是和观礼台那边的百姓相比,数量还是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假若没有红巾军在维持秩序,不得百姓们,就冲到了街市上。那他们的行速,也必定大受影响。

    再看红巾军仰望他们的眼神,思绪也开始飘到数月之前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没加入护教军。对于气势汹汹,看似不怕地不怕的红巾军,则是既恐惧又艳·羡的。很多次看到他们粗鲁的撞开某个大户人家的门扉,饿狼似的闯进去搜罗金银细软,抓人打人。

    让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,都像丧家之犬似的,在他们身下哀·嚎乞命。那种痛快,是无法言的。

    以致他的心里,不止一次的涌出加入其中的冲动。

    好在他终是错过了!

    不然的话,现在怎能加入护教军。

    毕竟红巾军就是一群不入眼的杂役,连个民兵都算不上。别看他们声势多么骇人,身旁却一直有监察司盯着。若是稍有越轨之举,就少不了受监察司的人弹劾。

    就是些自大的话,或态度蛮横一些,也会一不心的受到监察司的指责。哪里比得上护教军!无论做什么,都是兵部分内之事。

    且从军之后,护教军的条件丰厚得令人难以置信。不像红巾军,远远赶不上护教军的一半。就连那个‘军’字,也是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看到了红巾军艳·羡的目光中。他不自觉,生出一阵不出道不明的快感。

    心里对护教军的认同,也随之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这么来到朝圣门,巍峨的城门楼,在地上留下大片阴影。原本还稍稍燥·热的身体,也迅速生出些许凉意。整个营盘,更是在一声命令下,齐齐勒住缰绳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再一抬头,就见城门楼上,正站着宣教司的司务以及五位德高望重的伊玛目们。这些都是得到总督府承认,并受到总督府保护的。个个在蒲华的清教徒中,拥有一定的威望。尽管他们以前信仰的是别的派别,但现在,都皈依了清教派系。

    每次做礼拜时,也都由他们主持。圣光清真寺的大礼拜中,还为总督主持过。这份荣誉,旁人是绝对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都身穿统一的白色袍服,戴着毡帽。只是下巴没有胡须,显得干净、利落。这是清教与别的派系不同的地方!所有教徒,都不准蓄须。

    理由则是,畜须会掩盖原本的面目。从而在祈祷时,无法向真主展现真诚。在进入堂时,会受到些许妨碍。

    所以清教徒,也是最好辨认的。

    当下伊玛目们面色肃然,隐隐有一种超脱世外之感。在袍服的掩映下,更是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但与司务相比,又少了一种让人不敢抗拒的威严感。

    古义买提只打量了一会儿,就出于对真·主的尊重,对司务和伊玛目们的敬畏。随其他将士们一起,向司务和伊玛目们行了个标准的回礼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司务就勉励他们道。此行是传扬穆圣的正道,宣扬清教的教义。任何虚伪的旁门左道,最终都会被清教清洗。因此在朝圣门下,他会和伊玛目一起向真主祈祷。

    好叫真·主听到他们的呼声,庇·佑圣光普照的护教军。

    随后便与伊玛目们,念叨着清教经文。古义买提不敢亵渎真·主的威严,和将士们聆听真·主的教诲。

    但是他又隐隐觉得,此行可能不简单。因为在接受检阅之前,他并没有收到要打仗的风声。但现在司务和伊玛目们的做派,却又透着战争前的端倪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半个时辰,他们才在伊玛目们的注视下,迈过朝圣门。

    外面田连陌阡,屋舍俨然。一条笔直的官道,径直向远方顺延。一些村镇,也在田野之外,隐隐显现。

    蒲华到底不是孤城!在主城之外,还有二十多座村镇。这才使得蒲华,成为河中首屈一指的大城。假若寻斯干不是桃花石汗的都城,蒲华一定会成为河中的第一大城。

    这在历史上,是发生过的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