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四章 废奴法令
    叹了口气,李承绩就知道他们找自己干什么。但是隐瞒出兵之事,他也心里有愧。便当起了缩头乌龟,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竹青知道他的意思,便来到殿外,谎称李承绩已经睡下了。

    这么来到后殿,盛满清水的木桶,正冒着些许热气。

    “嗯?我不是要凉水么?”,李承绩看到满桶的热水,稍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总督!”,阿齐兹和两个盛水的男侍,恭敬的行了个回教礼,出声解释道:“竹姐姐,总督刚从外头回来,正暑气当头。若是再沐凉水,不得冷热交替,肌体亏损。”。

    知道竹青是最早服侍李承绩的老人,总督府的侍者,也都对其另眼相对。就连一直在李承绩跟前服侍的蔷薇,都在竹青跟前唤一声竹姐姐。

    俨然在总督府内,成了下人们的头头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闻言,也就没多什么。阿齐兹和两个男侍看着,立即心思通透的给李承绩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因近日出席的是重要场合,所以李承绩穿的服饰也较为繁琐。虽不是正儿八经的汉服,但也承袭的是汉服的衣钵。只是外观上,李承绩稍稍篡改了一些。

    并借鉴波斯人的贵族服饰,融入一些胡风。好叫百姓们看着,不至于疏远。

    穿戴之时,就颇费了一番功夫。现在要脱下,也必须得让人帮衬一番。

    待全身再无片·缕后,阿齐兹他们就很乖巧的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也是李承绩入驻总督府后,就摒弃了萨德尔的旧做派。对断袖之好,也没明显的兴趣。所以阿齐兹他们,也知道恪守本分。

    尽管李承绩心里,对阉·割的男侍本能的有一种排斥。但不得不,服侍人的活计,缺了男人还真的不行。像那些粗活、重活,普通的侍女还真做不来。

    这些‘假男人’,也就刚好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何况萨德尔宫,原本就有一百余位男侍。个个都品貌上佳,属于雅利安人种。在服侍人上,有过长时间的浸润。不仅是肉·体上的,还有肉·体之外的一些活计,都做得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李承绩在总督府生活了有些日子,也渐渐体会到男侍在某些事务上,特有的优势和好处。像事务司对各达官显贵的监视,就有不少是地位特殊的男侍。

    他们的胆量、见解以及边缘化的身份,往往会觉察到一些更为隐秘之事。事务司手上,也多了一些达官显贵们的软肋或把柄。

    其实实话,李承绩也不是对这些男侍存在偏见。

    到底阉·割,也算不得是他们自愿的。【】但凡有条活路或者别的选择,他们应该也愿意做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。哪里肯切·掉自己的命·根子,永生永世受别人嗤笑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很多都是买来的奴隶,原本命就不是自己的。这接不接受阉·割,也都是主人的事。他们,就只需要乖乖听令便好。

    所以李承绩抵触的,是这个将人阉·割的陈规陋习。虽宫廷之中,男人的存在确实会使得那些上位者的妻妾,耐不住人的七情六欲,从而与其偷·情。

    但是真正的错处,却是将那些妻妾娶进门的上位者们。如果稍稍控制一下自己的私欲,或者品行上,不要那么滥情。那么娶进门的妻妾,也就不会因寂·寞,而与别人偷情。

    况且妻妾若有心为之,哪是阉·割就能防患于未然的。

    因此李承绩入驻总督府后,特意颁布了禁令。严禁在自己掌控的三郡之地,阉·割任何男童或男人。若有不法之徒,都予以石刑。

    这个法令,让不少供人驱使的男侍们,都忍不住流下热泪。因为当初若有这个法令,他们现在就不会沦为这般境地了。

    当下总督府内,男侍们都对李承绩心怀感激。

    尤其是经历了桑贾尔之乱,还侥幸活下来的男侍们,对李承绩更是感激得无以言表。因为当初桑贾尔之乱世时,不少义军统领,对他们大肆屠戮或蹂·躏。

    一时死了的,还算是真主护佑。被蹂·躏的,简直是生死不如。为了让自己快活,想尽法子折辱他们。很多在疼痛中,失血过多而死。李承绩后来得知,也极为愤慨。并命人照顾那些下·体受伤的男侍,算是尽一尽人事。

    正是这份恩情,让那些男侍们不断念叨着李承绩的仁善。

    到底他们的处境,太过边缘化。在这时代,无论去哪里,都被人打心眼里被人瞧不起。就是被誉为文明社会的后世,大多数人也没有这般觉悟。

    更何况,回教的教义,原本就是禁止男风之好的。

    普通人虽不能对那些上位者口诛笔伐、大动干戈,但对这些‘假男人’,却是不怕的。一般无权无势的男侍,被人杀了,也就白白死了。没人去可怜这些人,也没人去怜惜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桑贾尔等义军统领对他们肆意侮·辱,男侍们依然委曲求全,留在府内。

    等到李承绩掌控蒲华,他们又只能像羔羊一般,等着李承绩主宰他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好在和别的上位者不一样!李承绩作为一个后世人,并没有这种歧·视弱者的习惯。所以知道他们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后,特意请来医者,给他们疗伤治病。

    还在颁布禁止阉·割男童与男人的法令后,让督检司的那些红巾军参与进来。将三郡之地的男女卖身契,都用赎买的方式,收回销毁。并给予一定的期限,督促主人家和男奴们解除主从关系。

    若是愿意留在主人家的,可以继续留着。但要签署雇佣协议,规定年限,支付工钱。并且生杀之事,主人家不能做主。就是打骂,也不能过界。

    否则告到督检司那里,主人家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这一条,不仅适用于这些男侍,还适用于所有被消除奴籍,解除主从关系的下人或护卫。

    若是不愿意留在原主子家,那些男侍可以投靠总督府。然后在侍从司的安排和筛选下,部分进入督作司。也不要他们做工,只要监视各个作坊不敢偷工取巧,贪墨藏私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只有监察权,没有处断权。一旦发现不法之事,只能向侍从司禀告。待查明事实,再交由督检司捉人拿脏。

    在呼罗珊的三郡之地,督检司的威名,已经被红巾军打出来了。那些富家大户们,也对红巾军又恨又怕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