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五章 尼沙布尔
    虽然这样一来,要经过三个司务。

    就是暂时摄于护教军的军威,心里也是极其不满的。所以李承绩就选择有偿赎买的政策,从他们手中买来奴隶们的奴籍。

    得到了补偿,那些主人家也就没那么多的怨言。奴隶们,也可以成为自由人,解放了不少生产力。

    但是总督府垫付的卖身契,还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总督府定的额度是原赎身费的二分之一。奴隶们也知道是自己占了便宜,所以对于剩下的钱款,也愿意偿还。又因总督府定了十年的期限,所以还起来,也不算难。

    原本李承绩是不想要他们偿还的!但考虑到太过容易得到的东西反而不珍惜,就将钱款降低了一半,好让得到自由人身份的奴隶们,明白自由的来之不易及总督府的仁义。

    没多久,竹青就回来了。亲手给李承绩揉捏了会儿肩膀后,李承绩也累得休憩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待水温彻底转凉,李承绩才在竹青的服侍下,穿好衣裳,回到前殿。

    但张钛铭和阿尔子米,却一直没走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知道躲不过了,便让竹青请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落座后,张钛铭就开门见山道:“总督!出兵乃国之大事。今上只知会李户部一人,莫非是疑我二人不成?”,张钛铭仗着和李承绩关系亲近的缘故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阿尔子米虽没话,但那沉重的神情,显然也透着同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李承绩知道这件事自己做得有些过了,便向竹青使了个眼色。随即大殿的门扉被合上,只剩下他们三人。李承绩就尴尬的笑了笑,柔声宽慰道:“张伯父,阿尔子米伯父,此事非我故作隐瞒···”。

    这伯父都喊出来了,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便将自己的理由,全盘托出。依照他的法,这次征讨马鲁,实际并不是真的要征讨马鲁。而是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。真正要对付的敌人,也是马鲁以南的尼沙布尔。

    那是马鲁郡守引以为傲的外援,目前与花拉子模牵扯很深。据可靠消息,东波斯的总督,已暗自得到摩诃末授令,向尼沙布尔增兵。

    如果再和马鲁兵合一处,那么再想收回来,就要费很大的功夫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前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!花拉子模疲于安内,又败于大辽,不敢明着违抗大辽的政令。所以即使尼沙布尔有花拉子模的援兵,但也数量不多,师出无名。

    只要总督府堂堂正正的挫败他们,那么花拉子模,就很长一段时间内,就不敢干涉总督府接收四郡之地了。

    马鲁郡郡守一直期待的外援,也就无从起。往后再面对代表大辽旨意的护教军,就不敢再起抗争的念头。这不战而下,也就成了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也里,就更没地方求援了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心思,李承绩才决定在检阅之际,当众宣布征讨马鲁。好叫尼沙布尔的一干人等,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听到这番解释,张钛铭和阿尔子米的脸色缓和了不少。但是这并不代表,他们心里的疑虑就消散一空了。便见张钛铭依旧皱着眉头,出声道:“总督有此思量,并无不妥。但牵一发而动全身!三郡之地,本就新得不久。护教军军威,又未经历练。马鲁深居大漠,割据久已。尼沙布尔早慑于花拉子模国威,臣服苏丹治下。如此攻城,实非易事。”。

    这段历史,最早可以追溯到花拉子模上任国主塔喀什的弟弟沙赫。因争位失败,沙赫在大辽的帮助下,征服了大半个呼罗珊。尼沙布尔、马鲁、赫拉特等城,也被其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在十五年前逝世后,这片土地就被塔喀什吞并。若不是后来古尔国东进,花拉子模在呼罗珊的统治地位,还撼动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现在的话,这些失去的土地在古尔国败亡后,就重又恢复花拉子模的统治。但当地的城主,已经隐隐割据。特别是也里、马鲁等城,在花拉子模出现内乱后,就更加重了分离倾向。

    只有尼沙布尔,因和花拉子模首都玉龙杰赤隔着较近的缘故,还在花拉子模治下。其总督,也是由花拉子模任命。

    现在李承绩要以大辽的名义,恢复在呼罗珊的统治。这尼沙布尔,才是最重要的硬钉子。

    只要将其收复,那么花拉子模在呼罗珊的影响力,就会降到最低。所以李承绩宁愿来一出声东击西,也要拔除尼沙布尔这颗钉子。

    但摩诃末又不是傻子,岂非不知。虽然明面上,摄于大辽的威严,不敢违抗。但是就这么交出来,也是不可能的。这和当初用阿母交换自己的性命,已经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点,李承绩又何尝不知。

    便应声道:“张伯父所言有理!但呼罗珊之地的收复与否,事关我呼罗珊省的发展大计。当下花拉子模正处内乱,分兵乏力,正是夺取之时。因而兵指尼沙布尔,恰是时地利。”。

    (今突然要加班,更不了了。明后两三更,算是今延误的道歉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