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七章 被算计了
    便冷哼一声,颇为霸气道:“什叶派教徒若敢犯上作乱,护教军定然早日送他们去见真·主。”。

    尼沙布尔郡的地理位置,就像深入花拉子模的楔子。且当地又有高山阻隔,只要将其占据,那么花拉子模再想东进,就比较艰难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考虑到大辽国势大衰后,摩诃末对自己的报复。因此想要以最短时间,让呼罗珊总督府处于最有利的地位。这尼沙布尔郡,也就成为四郡之地中,最为凶险,也利益最大的一郡。

    至于当地什叶派的反对,也就不在考虑之中了。

    反正自古以来,枪杆子出政权。那些什叶派教徒虽然处理起来比较麻烦,但是只要护教军在当地保持一定的武力威慑,那么也不怕那些什叶派教徒明着反抗了。

    或许会有一些激进的教徒,但是李承绩也不怕。来一个杀一个,来一双杀一双。事务司成为呼罗珊总督府的耳目,督检司的红巾军成为总督府的抓牙,护教军则是总督府的屠刀。

    任何心有不轨之徒,都会尽力在他们诉诸行动前,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    且如果按照原历史发展,十二年后,这里会被蒙古人屠城。为了让波斯之地的回教徒对蒙古人心怀恐惧,马什哈德里的猫狗都被杀死。用片甲不留来形容,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李承绩自然不会选择这种灭绝人性的方式维护自己的统治。一来是他的实力不够!就凭三郡之地,屠杀回教徒的圣城。如此不得人心之举,往后是别想扩张地盘了。

    二来他也要发展清教徒的势力!所以对待什叶派教徒,还是要以一定的怀柔手段为主。

    更何况,清教徒在教义上,有很多与什叶派教义重叠。这是二者的共同点,不像逊尼派,完全不可调和。不得,会成为清教扩大影响力,招收信徒的契机。

    到底马什哈德是回教的圣城之一,宗教影响力十分深远广大。这从马什哈德取代尼沙布尔,成为呼罗珊西部中心城市的经历上,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李承绩取尼沙布尔的决定性因素,就是攻取马什哈德。

    “可”,张钛铭并没被服。但看到李承绩一意已决,也不好再什么了。阿尔子密眼见和李承绩关系亲近的张钛铭都闭上了嘴巴,自己也就更不好出口了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又像没眼力见似的,并未请辞。

    李承绩知道他们心里堵着气,便语气缓和了不少,解释道:“此计是李户部所献。他恳请本督,在出兵以前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。

    尽管这件事其实是李承绩自己提出来的,并且隐瞒的原因,就是预料到张钛铭和阿尔子密会出言反对。

    虽呼罗珊的三郡之地,李承绩这个总督拥有无上权威。但是由于总督府组建以来的习惯,但凡军政要事,都会招他们三人商议。使得某种程度上,他们拥有枢密使一般的议政权。

    所以这出兵的大事,他们也应该有权利知晓。

    但李承绩怕自己服不了他们,耳根子不清净。便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让李大气不要将这事透露出去。

    毕竟回鹤杀掉大辽监官,投靠蒙古的大事,还未发生。自己的预料,又没有证据。不可能自己来自未来,知晓后世千百年的大事。便只能暂行决断,将他们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“李户部如此行事,总督怎能任其肆意妄为!”,张钛铭原本就对李大气以一介家奴的身份,与自己平起平坐不满。素日以来,也甚少于李大气走动。

    现在又听闻李大气让李承绩隐瞒出兵一事,更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到底六部大狄万,是有参赞机务要事的职权的。现在碰上这种大事,就将他们给排除在外了。怎么,都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。

    不过兵事起来,其实也和他们无关。因为他们不是知兵之人,就是参与进来,也是纸上谈兵。李承绩又没有名正言顺的给予他们枢密使一般的议政之权,对兵部之事,基本从法理上是不能干涉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一直以来,兵部都保持了一种超然的地位。粮草、军费、募兵、兴兵,都由户部自行决断。除了李承绩的能够指摘外,其它部务,就只能些不痛不痒的闲话了。

    像这次出兵,户部自己筹措粮草。差额的军费,也只需向李承绩禀告。致使户部这个管着总督府钱袋子的部务,也觉察不到兵部的调集粮草之事。

    之前碍于李大气在护教军的地位,以及总督府新建,正需要每个人勠力同心。所以张钛铭虽对兵部职权过大心有不满,但从未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被李承绩的话一激,立即就顾不得这些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气愤之语,李承绩暗自替李大气喊冤。不过事已至此,他也不能再改口了。

    随行的阿尔子密,也做出一副气恼的姿态。便干脆利落的朝李承绩行了一礼,愤然道:“六部主官,原无轻重。但总督亲兵部,而远户、邢二部,实叫老夫难以为总督施为。”。受波斯文化的洗礼,他不出文绉绉的话。便很直接的,出心里的不满。

    李承绩闻言,只得好言相劝道:“事急从权!此非惯例,下不为例!”。

    得到这番保证,张钛铭二人才又了些气话,沉着脸离开总督府。

    眼见二人终于走了,李承绩瞬时松了口气。光洁的额头,也不知不觉渗出细密的汗珠。不过事后想想,他有觉得自己失算了。因为这出兵之事,原本他们就无权干涉的。但现在经他们一,往后对兵部之事似乎就能上话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对其它部务,也能道一番。

    “哎!这两只老狐狸,着了他们的道了!”,李承绩苦笑道。不过他也滑头得很!这话的艺术,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。日后他们若以今的保证为由,明着干涉其它部务的事儿。自己也可以按照需要的意思,解释自己的保证。

    虽然脸皮是厚了些,但对付这两只老狐狸,绝对不能脸皮薄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承绩又不免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(第三章零点左右,努力码字中···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