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九章 仓皇失措
    哈梅尼尔夫闻言,顿时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因为萨拉赫斯位于捷鲁河畔,地处马什哈德山谷东北,是进入马什哈德的东方重镇。虽然他并不确定会受到东面的威胁,但是本着安全起见,他还是在当地部署了一定的兵力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么快就被攻陷了。

    好在做了两年的总督,他还是见过大风大浪。所以短时间的仓皇失措后,就恢复理智道:“是古尔国领兵东进了么?”。

    近些年,呼罗珊之地,一直都在花拉子模和古尔国之间反复易手。回历五九四年(1198),古尔国苏丹吉雅苏丁打败了西辽大军,占领了呼罗珊全境。

    又到回历六零零年(1204),古尔国大军被西辽联军赶出花拉子模腹地。并在安狄枯(安德胡伊),被西辽大军击溃。古尔苏丹在呼罗珊的统治地位,也就此受到严峻挑战。

    再到回历六零二年(1206),当时的古尔国苏丹继任者,吉雅苏丁之弟穆伊祖丁又被人刺杀。呼罗珊的古尔国势力,更是大衰。呼罗珊以南的锡斯坦与克尔曼地区,也进一步脱离古尔国的掌控。

    原本若没有李承绩的横空出世,花拉子模会在今年占领也里(赫拉特)。锡斯坦和克尔曼,也会相继落入花拉子模的手中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一切都改变了。古尔国虽在呼罗珊的势力受到明显削弱,但花拉子模对呼罗珊之地的掌控,也并不牢固。像马鲁、也里等郡,都是明面上向其效忠,暗地里武装割据。

    且受摩诃末大败于西辽,花拉子模内乱的影响,进一步加强了当地的武装势力。

    只有马什哈德,因距离花拉子模较近,且有高山的阻隔。使得一直以来,都在花拉子模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前些年古尔国也进攻过此地,但因捷詹河沿岸部署重兵的缘故,使得古尔大军一直没能深入马什哈德腹地。

    可是当下,萨拉赫斯没就没了!除了古尔大军,哈梅尼尔夫实在想不到还有别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不不是!敌人是从北边来的,是奉呼罗珊总督之命,收复尼沙布尔。”,那个将领使劲的摇了摇脑袋,解释道。

    哈梅尼尔夫更是皱紧了眉头,惊声道:“北面?呼罗珊总督?莫非是那个黄毛儿?”。

    之前李承绩派使者来马什哈德任命郡守、卡迪、埃米尔等职,他都以公务繁忙为由,拒绝接见使者。若不是忌惮李承绩的身后站着大辽中书令,他定然连虚与委蛇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更别接受李承绩的邀请,派遣使者前往蒲华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李承绩竟然主动来攻取马什哈德,他心里简直意外之极。因为护教军若想攻取尼沙布尔这片广大的土地,必须经过马鲁。那里是深处卡拉库姆沙漠的重城,护教军根本不可能避开。

    可是当下,护教军都攻取萨拉赫斯了。马鲁那边,却是一点风声都没传来。这听起来,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就不确定道:“你可看清,那是护教军无疑?”。

    “确属护教军!他们的帅旗上,绣了汉文。”,将领笃定道。

    这下,哈梅尼尔夫才确信了几分。毕竟汉文只能是来自大辽!

    而且再联想到当前古尔国分崩离析,群龙无首的现状,护教军所为的可能性,也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都是古尔国一直以来对呼罗珊的威胁太大了,使得他本能的以为,攻击萨拉赫斯的军队来自古尔国。

    将领见他大致相信了自己的话,就接着解释道:“月初呼罗珊总督就派使者来任命尼沙布尔的断事官!当下那些人又自称为护教军。骤然兵临城下!且借来了不得的神火,大败驻军···”,到这,将领脸上显出浓重的惶恐之色。

    也是护教军给他的印象太具有震撼性了!

    漫的花火,璀璨又美丽。但同时,又像恶魔一般,快速的收割着他们的性命。当时若不是近卫推了他一下,不得就被冲上城头的花火撞飞。

    所以待一波花火试射完毕,城头已没有站着的人了。为了活命,他屈辱的爬下城墙。并且带领驻军,准备死守城池。可是那四散的火花散落在城池各处,引发了大火。

    不待他扑火,护教军就用攻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自从军以来,这是他经历的,最憋屈的一场仗。眼睁睁的看着敌军冲上城头,却没人敢加以阻拦。就是他,也不敢去城头那片死亡之地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他都觉得后怕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他也哈梅尼尔夫一样。对于那个年岁不大的呼罗珊总督,完全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即使李承绩入主蒲华、扣押摩诃末苏丹、交换阿母城等一系列事件发生后,他也觉得李承绩是名过其实的绣花枕头。

    到底李承绩的身后是大辽!所有的一切,也不过是大辽霸占呼罗珊的阴谋。李承绩这个黄毛儿,根本就是大辽推出来的幌子。

    这个法在呼罗珊各地的上层社会,都比较普遍。

    但是无可避免的是,李承绩的名气,在呼罗珊之地越发大了。南来北往的商贾,也将李承绩的利民、重商之举,沿着丝绸之路,向其它地界传开。

    很多人虽然不信,但内心深处,还是抱有几分窥探一二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神火?!”,哈梅尼尔夫是体会不到将领的恐惧,只暗自呢喃着,有些犹疑。

    “是啊!总督!那神火射得极远,且跟打雷似的,邪乎得紧。”。

    哈梅尼尔夫有些皱眉,不悦道:“是水也浇不灭的神火么?萨拉赫斯的兵营,不是也有么?”。虽然这时代,还不知道石油这一名词。但是石油的存在,却是已经知晓了。并因其特性,制造了神火。

    在花拉子模的军队中,这已不是秘密。但效用,远远达不到将领所的。射程极远,又动静极大。

    “不是!这神火不是火···”,边边描述当时神火发射时的恐怖场面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烟花!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