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三章 鱼形鳞甲
    也是之前的萨拉赫斯战中,因烟花的使用,使得长弓根本就没有派上用场。到底其体积太大,背在身上很不方便。所以一般情况,骑兵都是使用体型偏的弓箭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早一步有了准备,大规模齐射。

    原本还打算帮衬一把的赤炎一营,顿时觉得他们是多余的了。因为就射程来看,远不及对方的一半。连射速度,也赶不上对方。至于穿透力,就更别了。

    毕竟连人都没射着,哪还有什么穿透力。

    随军的向导艾尔玛尼,看着场上的一幕,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。他是萨拉赫斯城的一名海勒·巴什。对比护教军的军级,就是百户长。因护教军需要有人知道马什哈德城内的驻防情况,所以在重金的诱惑下,他铤而走险,自愿给护教军做向导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想着,利用这支敌军不知道总督已来马什哈德的机会,将这支敌军弄死。但是现在,他只有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因为这射箭速度,简直就是屠杀。

    于是一轮齐射下来,花拉子模援军的进攻势头,完全被遏制住了。且因措手不及的缘故,活下来的援兵都七零八落。再加上不少统领被射死射伤,使得看上去乱糟糟的,十分混乱。

    “赤炎一营!出!”。李承绩嘶吼一声,负责传令的哨兵就吹响唢呐。“嘟嘟嘟···”,高昂而具有穿透力,瞬间传遍全场。【】早已被雄鹰一营打击得体无完肤的赤炎一营将士,马上挥动夺命菱矛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那模样,就像溃败之时的洪流。

    “杀啊!别让雄鹰那帮崽子笑话了!”,赤炎一营的千夫长阿胡拉大声道。先前雄鹰一营的表现,早让他憋了一肚子气。所以趁着这个冲锋的机会,赶紧让底下的将士们,压压雄鹰一营的风头。

    这话引起了将士们的共鸣,纷纷应和道:“好勒!干他·娘的!早看一营那故作清高的嘴脸不爽了!”,

    “就是!看我们摔下马,还幸灾乐祸。”,

    “对!我们多砍几个脑袋,看一营那帮家伙,还如何视我们!”

    “哈哈!他们只敢远射,不敢近战。不得会被吓得尿裤子了勒!”,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将士们边骂边冲,转眼就冲到了敌军近前。

    也是与敌军的距离,大多只有两到三百之间。且李大气为了更有效的杀敌,还刻意等了一会儿。使得最前的敌军,距他们只有一百余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现在跑得最前的敌军或死或伤,所以存活下来的,几乎都是二百米以外的敌军。

    赤炎一营冲过去的时候,部分敌军已被将领们重新组织了起来。但是不等摆开防御的姿态,一营将士的夺命菱矛,就捅穿了他们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呃!”,一个敌军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阿胡拉一矛撂倒。根据规定,护教军的将领们,在作战之时必须冲到最前。这既是激励底下士兵的士气,也是为让将领们,能更好的预判战场上的形势。

    在当代,这种作战方式,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!因为众所周知,战场上的将领的作用是极其紧要的。一旦死亡,那么整个军队的指挥链,就很有可能就此断裂。

    全军溃败的风险,也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但是护教军不同!在任命十夫长、十户长等将领时,都在每一支队中,另外议定了战死后,由谁继任,听谁指挥的预备方案。大到一军统帅,到只有十个人的队,都有安排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将领死了,整支队伍也不会崩溃。

    此时底下的将士们看到阿胡拉如此勇武,立即像打了鸡血一样,越发斗志昂扬。一挑一刺间,都会有敌军殒命。这样的攻击势头,让原本就被雄鹰一营的箭雨射得士气大落的敌军,更是生出无力抵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因此没多久,便出现敌军往后方逃亡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退后者杀!”。一个看似是敌军头领的中年将军,被近卫簇拥在队伍的后方。看到有人溃退后,立即下了必杀的命令。

    一瞬间,几个妄想逃离战场的士兵,就被守在后方的近卫击杀。

    正在冲杀的阿胡拉,也注意到了他。顿时招呼一声身旁的近卫,让他们跟着自己,向那将军的方位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场上的喊杀声、呼喝声、嘶吼声、哀嚎声,也越发浩大。

    李大气身为本次战事的指挥官,一直关注着场上的变化。便见身穿火红色鱼鳞甲的赤炎一营,已经与身着黑色盔甲的敌军绞杀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其实在他看来,这鱼鳞甲应该让雄鹰兵团装备上的。因为这鱼鳞甲的防护效能,异常之高。

    那编缀甲片的绳索,精巧的隐藏在甲片下。遇到利器切割时,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被割断的可能。并且甲片可以伸缩!重叠后,甲片又能再一次被叠加。整体的防护厚度,也就随弯曲度的变化,而随意调整。

    内里还有一层皮件,与编缀在上面的钢甲片稳定地构成一体。这是鱼鳞甲的最后一道防护屏障!在正面承受钝器的打击时,可以成为板甲一样的整体。

    在点面积上,弓箭枪刺这样尖锐的兵器,会轻易的从坚硬倾斜的甲面划过。使得整体防护力,无形中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且甲片是有弧面的!

    遇到下方的枪刺穿击时,甲片可以翻转。而鳞甲的翻转,又会再次叠加甲片的厚度。刺杀的力道越大,翻转的机率就越大。翻转的机率越大,刺空的机率也随之增大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鳞甲的翻转不是单片翻转,而是整排翻转。就象一道旋转的门。随着甲片的翻转,刺杀的方向会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还有甲片间的缝隙!它们是由绳固定的,力了,刺不进。力大了,纵向的连接绳就会断开。甲片也就在力的作用下,随之翻转。

    虽然纵向的连接绳会断开,但甲片并不会散落。因为还有横向的绳连着,使其多了一层保障。

    只有在同一片甲片上反复刺杀,才可能将其刺穿。但这种情况,在混乱战场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最让人称道的,是鳞甲的防护功能在展开与收缩时,效用完全不一样。展开时只有4枚甲片叠加。收缩时,又可以高达8-10枚的叠加厚度。遇到正面锤击,鳞甲的正面就是铁板一块。若用手按压下去,又有一定的弹性。

    想到少爷当初给自己讲解鳞甲时眉飞色舞的神情,李大气的脑海中,又不自觉的回想到这些他至今还有些弄不明白的话语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让他明白,李承绩让他亲自穿上试试。那效果,简直用惊叹来形容。

    (三更奉上!各位书友,谢谢你们的支持了。昨实在一个字都写不下,非常抱歉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