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六章 围三缺一
    就顺着台阶,有些为难道:“拒敌于外,本是我哈吉布的职责所在。只是城里的粮草···”。

    话虽没完,但那意思众人都知晓。阿德兹作为伊玛目之首,立即强颜欢笑道:“我出一百担麦子,以充军资。”。其它人见状,也都纷纷出钱出粮。

    但是折算成第纳尔,都在二十到五十之间。

    “这群老家伙!”,亦纳勒术听着,暗骂这些伊玛目们吝啬。不过面上,他还不敢表现出来。就眉头皱得更紧,长吁短叹道:“若能再见苏丹,我一定将各位的善举如实禀告。只是图斯城万一守不住,苏丹就很难知晓各位的善举了。”。

    伊玛目们一听,顿时尴尬不已。为首的阿德兹知道,当下若不能守住图斯,自己积累的财富就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所以沉默了半晌,终于颇为肉痛的献出一万担大麦、麦等余粮。

    在他的带领下,其它伊玛目们也不好再藏着掖着了。就不约而同的追加钱财或粮草,以显支持。

    这下,亦纳勒术紧皱的眉头才纾解开来。其实城中的粮草,足够全城百姓吃上大半年。若是只供驻军,还能持续更久。但是亦纳勒术是个财迷!虽然当前正值危难之际,但他还是不忘从伊玛目们身上敲诈一笔。

    到底这个机会,可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并且受此启发,他还将主意打到了城中的商贾和地主老爷身上。便在伊玛目离开后,以守城的名义,邀请全城有头有脸的商贾和士绅来自己的府邸共商大事。

    尽管论规模,他的府邸不如哈梅尼尔夫显赫。但是内里的装饰和物件,却都是所搜罗到的最拔尖的。并且和哈梅尼尔夫一样,在尼沙布尔地区的每一座城池,都置了府邸。与其相关的,还包括大量的土地和铺面。

    所以这尼沙布尔一失,他的损失也不。

    在能守住图斯城,保住尼沙布尔之地的情况下,他自是尽其可能的坚守。

    这倒是与时刻准备卷铺盖逃跑的哈梅尼尔夫不同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城外的护教军已在李大气的命令下,分别堵住图斯的三条出城大道。其中南北方向,由雄鹰和赤炎驻守。苍穹和炮兵营,则留在西门。

    只有东边的城门无人驻守,算是故意漏掉的突缺口。这是战场上,惯用的‘围三缺一’之术。即使往东就是护教军占领的萨拉赫斯,守军们也心存侥幸的以为,自己能逃出生。

    毕竟图斯与萨拉赫斯之间,可是有一段不的路程。只要分开逃跑,被抓住的几率是极低的。

    不过李大气敢这样安排,事先就不可能没有准备手段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只要稍稍明智的将领都能猜到。但底下的将士们,就很难了。眼看生路就在眼前,他们死守城池的决心,就大大减退。

    对此,护教军自是乐见其成的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就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劣势。那就是护教军原本就不多的兵马,被分散得很开。从而让城内的花拉子模驻军,有了各个击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破绽,马上就被人禀告给了亦纳勒术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好!好!好!异教徒若兵合一处,我还得掂量掂量。但他们竟然分兵围城,我花拉子模男儿,就无需怕了。”,正心情大好的亦纳勒术,哈哈大声道。

    就在半个时辰前,他刚从商贾士绅身上搜刮到一大笔钱粮。虽然用的是大敌当前的幌子,那些商贾士绅也不敢争辩什么。但是心里,难免不舒服。

    且这些人与伊玛目们关系颇佳!不得在那些老家伙跟前三道道四。日后传到苏丹跟前,不得受到训斥。

    所以用一场胜仗,刚好可以堵住他们的嘴。

    于是听到护教军分兵的消息后,他只觉得瞌睡来了送枕头,万分欣喜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晚些时候,安营扎寨的护教军,也开始生火灶饭。为了褒奖三军将士英勇杀敌,李大气还命人宰了上千头牛羊。这是从马什哈德以及周边的村镇里弄来的!有的写了借据,算是花了钱。也有的是牧羊人逃难后,牛羊四处乱跑,被护教军当成了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当然,若有主人家过来认领,护教军也是认的。毕竟护教军的军规是不随便拿百姓的一针一线。除非是特殊的作战任务,否则不能私自抢夺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护教军的威势,没有哪个主人家敢来军营找失散的牛羊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写了借据的牛羊,当地的百姓也不敢收钱。还是护教军唬着脸威胁,他们才战战兢兢的收下。但是不少人,转眼就将借据烧了。就是有留下的,也全当白送。

    毕竟自古以来,就从没听军队拿了百姓的东西,还要花钱的。所以能不伤他们的性命,就千恩万谢了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情况,当地百姓对护教军的借据,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当下守城的将士看着护教军肆意大吃大喝的场景,都不自觉留口水。

    到底这时代,当兵打仗是很辛苦的。除了那些被上位者驯养的近卫,其它士兵,都待遇奇差。每年的粮饷,也就只能在战场上劫掠。可是战事不是常有的,且胜败难料。所以大多数士兵,都是无饷可拿。

    就是吃,也要看带兵哈吉布的品性。若是爱兵如子,至少能吃饱肚子。若是只顾着自己享受,那底下的士兵就只能饿肚子了。

    而亦纳勒术刚好是后者!

    他平日里只顾着怎么往自己怀里塞钱!以致发给将士的粮草,都被他偷偷换成了陈年积麦。所以一帮将士们,常常很难吃饱肚子。一年到头,也很难尝到荤腥。

    有将领注意到了这一情况,立即将其禀告给了亦纳勒术。

    结果被气急败坏的,狠狠训了一顿。但是亦纳勒术气归气,人并不糊涂。就颇为心疼的让人用上今年新收割的麦,磨成粉给大家做成干粮。同时从城内买卖牛羊的商贾手中,抢来上百支牛羊。

    宰杀后,熬成肉汤,就着干粮分发下去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将士们一定喜不自胜。但是有护教军五六人分一支牛羊的先例在,将士们就不自觉的心生不满了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