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七章 火烧连营
    也是全城的驻军,一共有三万余人。这是尼沙布尔数个城池的驻军!在撤退到马什哈德盆地后,各个城池的驻军就被大量抽调了过来。因马什哈德地方太,驻守不下。所以亦纳勒术,将大部分将士都安置在图斯城。

    期间哈梅尼尔夫虽然反对,但图斯到底和马什哈德相隔不远。所以在亦纳勒术的强烈坚持下,不得不作罢。

    现在三万分数百支羊!熬汤后,更是连个骨头都很难捞到。以致不少将士,就只分到一碗飘着些许油性的汤水。

    这与城下护教军大口吃肉的待遇相比,简直是壤之别。

    于是一些胆大的将士忍受不了,嚷嚷着要吃顿好的。虽然白日里,护教军吃喝的场景,并不是所有将士都看见了。但是为防止护教军攻城,亦纳勒术可是派了一万余人在城墙上驻守巡视。再加上换防的,看到的人就更多。

    这十传百,百传千,千传万的,将士们就全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眼见有人表示不满,其它士兵也跟着嚷嚷。那些见风使舵、不嫌事大的士兵,更是跟着鼓噪。就是部分底层将领,也嚷嚷着要为将士们讨个公道。

    结果极短的时间内,军营里就全是同一种的呼声。

    有些行为过激的将士,还将手中的碗砸向分发食物的兵。这就像引起了连锁反应,不少将士,都跟着向分发食物的兵们砸东西。

    有见势不妙的,赶紧跑到别处躲了起来。有反应慢的,被砸得头破血流,晕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嘿!你们要造反是不是?”,一个负责后勤的海勒·巴什(百夫长)闻讯而来,喝骂道。

    但已怒上心头的将士们,径直将手上能扔的一切东西都扔了过去。靠得近的将士,已冲过去揍他。身份之类的,已经全然无用处了。

    以致很短的时间,这位海勒·巴什就被人海淹没。

    待这消息传到亦纳勒术跟前,中高层将领已调集未受影响的部队,赶去平乱。在收割了上百颗人头后,军营里的乱象终是平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哼!异教徒,就让你们先逍遥一阵!”,亦纳勒术知道将士们心生怨气的原由后,将怒气都撒到护教军身上。只是他没想过,若是自己能犒劳一下底层的将士,就不会有这样的乱象了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流逝,明媚的空也渐渐被夜幕填满。城内的城民在听到哈吉布宣称,城外的敌军只有数千人,不足为虑的大话后,都慢慢安定了下来。再加上护教军一直没有攻城,百姓们就更疑心大减。

    所以入夜不久,大多沉沉睡去。整个图斯城,也都安静下来。就好像一个巨人,慢慢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原本还防着护教军夜袭的守军,也在午夜子时之后,渐渐松懈下来。个个呵欠连的,疲惫不堪。那满的繁星,也似是累了。躲在云层里,使得夜色更加黯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紧闭的西城门,却吱呀一声,突然打开两道偏门。随即大股身着软甲的花拉子模士兵,骑着高头大马,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待四千人马齐聚,亦纳勒术才领着大军,迅速向护教军扎营的地方冲去。也是白日的溃败,使他心生胆怯。因此即使在兵力上,远是护教军的几倍。他也不敢在正面战场,与护教军对决。便想着偷袭的法子,大败护教军。

    哒哒哒···沉闷的马蹄声骤响。但因包裹了碎布的缘故,使得声响被压得极低。

    可能是打了胜仗的原因,护教军的防守并不严密。以致营寨,都没用栅栏围着。只有十几簇篝火围成一圈,七八个疲惫的将士绕着巡视。

    俯瞰之下,军营里面也人影寥寥。好像全都挡不住睡意,安歇了去。

    见护教军如此狂妄自大,赶来的亦纳勒术,更是喜上眉梢。心里对这次夜袭,也更加有把握。便暗自道:“异教徒!今日定要你们有来无回。”。

    这样接近护教军兵营时,他立即做了个冲锋的动作。底下的弓箭手,也迅速射中塔楼上的护教军。随即四千人的花拉子模骑兵,就如宣泄的洪流,一股脑的涌进护教军的营地。

    “敌袭!敌袭!”,有巡视的护教军发现状况,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亦纳勒术听着,更加卖力的抽打身下的坐骑。

    嗖嗖嗖···有乱箭射来。但因恐慌与夜色的缘故,准头差得可以。花拉子模大军的冲锋之势,也并没受到半分影响。倒是沿途不断有护教军大喊敌袭、哭嚎、逃跑。

    这让亦纳勒术,更加确信夜袭的英明决策。

    当军营中最大的一顶帅帐越来越近时,他似是看到敌军将领被自己砍掉脑袋,异教徒们丢盔弃甲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,他就笑不出来了。因为冲到帅帐内时,里面空空如野。倒是柴火,平铺了一半。一股刺鼻的气味,也迅速进入他的肺腑。这与外面的血·腥味儿,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“火油?!”,他满脸惊色道。

    再回想到冲进敌营,敌军一路败退,竟没留下半具尸首的诡·异景象时。他立即意识到,自己中计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觉悟,显然晚了。

    一大波燃着火焰的箭矢,像流星雨似的,落于营帐中。大批在营帐外猎杀敌军的花拉子模士兵,瞬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哈吉布,营帐都是空的,我们中计了!”,亦纳勒术刚一冲出来,就有将领急声禀告道。

    但话时,火箭已点燃营帐。因加了火油,所以火星一落下来,营帐就呈燎原之势。就是地上的草场,也都燃起了大火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万户长真是计谋过人!”,阿胡拉看着不远处的火势,大笑道。虽然李大气的户部大狄万一职,显然官衔更高。但在军中,必须有军中的称法。

    所以阿胡拉就以李大气在军中的职务相称!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大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。这法子是在班城与马匪、山贼争抢领地时,偶然学到的。当时马匪们虽没火油,但用了动物的油脂做替代。差点让清教徒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如今面对花拉子模大军,他就想到了这个法子。刚好在敌军夜袭时,让其全军覆没。为了掩盖火油的气味儿,他刻意宰杀大量牛羊。并且分兵三处,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为的,不过是引敌军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这图斯城的守军将领,真的上当了。不然这一切布置,就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也是他手上的可用之兵太少了!在面对防守紧密的图斯城,根本无从下手。便只能引敌军出来,好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(这个月纯稿费竟然只有五十三块八毛钱,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