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九章 夺命之营
    想到这,他心里不免有些佩服少爷。因为这种夜袭反攻之计,是他从少爷送的兵书那里,学以致用的。

    原本一开始,少爷让他读书识字时,他还有些抵触。但是奈何少爷命令所在,他不得不煞费苦心的认字,并耐着性子将所有的书籍看完。从而才得以允许前往班城,发展势力。

    后来和那些山贼、马匪打仗,很多兵书上记述的计谋,都能借用过来。并且慢慢的,从之前的生搬硬套,演变成巧变妙用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心里,更加感谢少爷的恩德。对少爷的印象,也变得更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命令,早已摩拳擦掌的苍穹夺命营将士,全都向着火的兵营靠了过去。那故意露出的缺口,也被堵了起来。负责射箭的雄鹰骑兵,则立即调转方向,冲向西城门。

    尽管为了夺城,埋伏在这里的苍穹夺命营只有两千人。但是在花拉子模大军深陷火海、士气大衰的情况下,这些人完全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到底军营之中,可是放了不少柴火。再加上草地、营帐,又被刻意洒了火油,使得火势一烧起来,就是连绵成片的火海。若不是李大气事先将周边的草场隔断,不得火势就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所以能侥幸逃出来的,大多是外侧的花拉子模士兵。他们只顾着冲出火海,毫无秩序可言。再看到夺命营明晃晃的长矛,简直生不出半分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偶尔有不信邪的,都被夺命营斩杀在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!这夺命菱矛还是咱们夺命营的兄弟使得好!”,一个夺命营的百夫长,在一矛刺死了一个逃跑的溃兵后,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却是赤炎兵团配备的兵器中,大多与苍穹兵团雷同。特别是长矛与马刀,成为赤炎兵团普及最高的兵器。以致军营里,经常有人将夺命营与马刀营,和赤炎兵团的营盘相比较。

    而军队里的男儿,向来都是有血·性的。这争强好胜的心理,也比较普遍。所以久而久之,赤炎兵团的夺命营与马刀营,都暗地里将赤炎兵团称为‘杂·种军’。

    这词还是从总督嘴里传出来的,是总督在巡视养马场后,勒令牧马衙的管事,不能让上等马与下等马交合,从而生出劣·等的杂种马来。

    后来户部募兵司的莫杜尔,骂了几名入伍的逃兵为狗·杂·种。于是军营里的大老爷们,也都跟着学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加上赤炎兵团,也确实是最没有‘特色’的一个兵团。骑射不如雄鹰,冲锋不如苍穹。但二者的特点,却又兼顾。因此用‘杂·种’军一次来形容,也比较贴切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。若是牵扯到骂人,自然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这话传到赤炎兵团后,那些用了夺命菱矛的营盘,也都起了较量的心思。便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方式,给夺命营起了个‘辅营’的称号。

    要知道,辅营在护教军里,可是等同于‘废物’的。且赤炎兵团辅营,早在建立之初,就被李承绩抽调了一千人。剩下的,也被苍穹兵团的万夫长给分散安插到陌刀营和长矛营。

    所以三个兵团中,赤炎事实上是没有辅营的。

    这赤炎兵团故意给夺命营起这样的称号,显然是贬低夺命营的地位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隶属不同兵团的将士们就此结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白日里,赤炎一营在战场上表现,早让夺命营的将士们憋了一股火气。如今终于能亲手杀敌,自是想方设法的发泄出来。因此在夺命营将士的卖力表现下,营地里的溃兵陷入了插翅难逃的境地。

    李大气看着,心思也渐渐转移到城门那里。

    与这里相比,西城门的战事,显然要激烈得多。虽然城头上的守军被压制住了,但城墙下的守军可不少。以致阿胡拉即使利用守军大乱的机会,抢得先机。也很快在守军的疯狂反扑下,陷入团团包围的险境。

    好在埋伏在城外的一营余部赶来,解了他们的困境。但是守军的数量实在太多了,他们只来得及打开城门,就又被守军夺回。使得最后,只能守住一个角门。

    “千夫长!”,一个守在阿胡拉身边的近卫,大叫一声,就一矛打断飞来的流矢。幸好准头不高,不然这一箭,就射中阿胡拉的面门了。

    只是阿胡拉还没来得及声感谢,一道箭矢就射中近卫的后背。随即噗通一声,直接衰落下马。

    阿胡拉抬头一看,却是城头上的守军,正在组织弓箭手反击。

    原来此次炮兵营带来的烟火有限!萨拉赫斯一战中,又因不知轻重,用了一大半的存量。所以这次夺取图斯城,李大气就十分控制用量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炮兵营只在一轮齐射后,就彻底偃旗息鼓了。城头上的守军,也就慢慢组织起了攻势。

    这对阿胡拉他们来,显然是十分不利的。可是眼下的情况,他们除了退出城外,就别无它法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任务,本就是为了夺下城门,坚守到夺命营的到来。从而利用夺命营的冲锋优势,破解敌军的攻势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急切盼望着,夺命营能快快到来。虽然平日里与夺命营很不对付,但眼下这种情况,却顾不得那些成见了。

    可是为了顾忌,夺命营的两千余部,被埋伏在北城门附近。那里地势较高,临近山地。赶到这里,需要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如今阿胡拉一心守住城门,不断杀敌。也不知道具体的时辰!所以心里除了急,就只能咬牙硬撑着。

    但嗖嗖嗖的声音,越来越多。射下的箭矢,也越来越密集。倒下的将士,也噗通噗通的,一个接着一个。因敌军居高临下的缘故,他们的还击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便只能不断往城门靠近!

    可是西城门的城墙并不宽,城门内侧的空间也就不大。阿胡拉他们虽然死伤不少,但好歹是三千人营盘。就算被屠杀,也要一段时间。所以城门内侧,完全容不下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阿胡拉看着,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不断有将士被射下马后。他握长矛的手臂,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