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六章 生铁买卖
    “莫非你背弃了真神,投靠了异教徒不成?”,与阿德兹关系亲近的伊玛目希斯迪马,怒目相斥道。自护教军入城,商贾们的营生,就增加了数倍。

    个个赚得盆盘满钵,与护教军的关系极为亲近。也是护教军对商贾并不差别对待,使得那些商贾,都有了与大家族一争长短的机会。

    又因护教军刻意扶持、拉拢、打压、分化各方势力,让图斯城的百姓无法一致对外。所以不少商贾,都对护教军抱有善意。

    虽明面的支持,还是少数。但暗地里的支持,却有不少。像这商贾卡尔玛伊,就站出来了句公道话。

    他是近些年,刚得势的商贾。主要的营生,是买卖波斯境内的生铁。

    不过一开始,这营生并不好做。因为波斯境内的生铁买卖,大都被大家大户,或是地方上的异密(官员)把持住了。就是那些矿脉,也都被人占据。

    他只能私下里偷采一些矿,并四处打点,才能艰难求存。

    可是花拉子模的新苏丹继位后,对境内的生铁买卖,管控得更加严厉。他都想好了,放弃这个营生的打算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新任的呼罗珊总督,对生铁开出的价格极高。促使他不得不铤而走险,向蒲华境内偷运生铁。结果只简单的做了几笔生意,他就得到以往几年才能积累的财富。

    都千里马难求,那是没有千金求骨的宣传攻势。李承绩在花了大价钱后,境内的生铁就以几倍增长。

    像卡尔玛伊,就是在这类似于千金求骨的宣传攻势下,成为众多得利的商贾之一。

    得益于此,他在图斯商贾中的地位,也水涨船高。以往这种地界,他是想来都不能来的。现在不但受到邀请,还有一个不错的席位。高下之别,也就此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且因偷运的生铁,质高量优,对呼罗珊总督府有利的缘故。他还在呼罗珊掌控的三郡之地,获得不少商业上的便利。像税赋,三年之内可以全免。接下来的五年,则只收取正常税赋的三成。

    以致不少商贾,更是趋之若鹜。虽李承绩的总督府,为此耗费太多不必要的钱财。但这都是暂时的!因为用长远的眼光看,那些偷运进来的生铁,会成为护教军的战场利器。

    在与敌对势力争抢领土时,也会获得极大的优势。那些土地上的百姓,也就成为护教军的聚宝盆。这还不包括那些王室、大家族的财物!

    在这方面,红巾军向来是得心应手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,大多数商贾都看不清。或者,他们是不愿看。因为他们宁愿给敌人送上屠刀,也要先赚取到手的钱财。

    这就是商人由来已久的劣根性眼界浅,重利轻义。

    当然,中亚的地界,其实也不存在什么道义。各种新兴势力不断崛起,各个地方势力武装割据。由来已久的,就是谁的拳头大,就以为谁为尊。

    所以什么卖国、资敌的大义,对商人完全无用。还有族群之别,那更是个笑话。这地界原本就没有统一的族群,哪里还有什么民族大义可言。

    倒是宗教,却是束缚他们道德观念的工具之一。但是商人走南闯北,接触的族群数不胜数,见识也就没有普遍百姓那么短浅。

    又加上护教军也是信奉真神,且还是以穆圣后人自居。所以这些商人做起偷运生铁的营生来,也是毫无愧疚感。

    卡尔玛伊就凭借总督府给的经商便利,在阿母、蒲华等城,购置了不少铺面,经营布、粮等营生。这和生铁相比,风险要低得多。虽然营生上,不如生铁那么高。但论稳定性,却比生铁高得多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之下,卡尔玛伊也就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由于李承绩向来对商业比较重视,各种法令,也都对商人有利。再加上吏治清明,法令也大多能严格执行。从而使得经商环境,远比周边之地要好上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只经营了一段日子,卡尔玛伊的营生就做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如今家里的辈,都已迁居蒲华。只有一些老人,还留在图斯照看些许祖产。

    这次他回到图斯,就是打算卖掉祖产,将家族尽数迁往蒲华的。但谁知,护教军就已攻下图斯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心里是窃喜的。因为尼沙布尔若成了护教军的掌控之地,那很多营生,做起来就方便多了。特别是那些大家族把持的营生,他也有机会掺和进来。

    但这种心思,只能藏着,不能表露出来。直到这次,阿德兹邀请他入府商议要事。才在旁人的诋毁下,不得不站出来句公道话。

    也是阿德兹在图斯的人脉太广了!日后他若与这边的商贾交涉,就不得不看阿德兹的脸面。所以即使不想来,也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这公道话似是惹来了麻烦。就赶紧义愤填膺的驳斥道:“真神在上,我只是实话实罢了。”。

    “哼!你与异教徒间的买卖,我等不是不知道!”,希斯迪马怒目相视道。

    “若这样!在座的客人,也没人撇得干净!”,不管是宗教长老还是巨商大贾,在护教军入城后,都在明面上,相处融洽。即使那些宗教长老背地里,义愤填膺的骂着护教军是异教徒。

    但出了府后,还是在护教军跟前,温顺得像条狗。

    像这位希斯迪马伊玛目,就在护教军入城的次日,随阿德兹去见护教军统帅了。或许是献了什么礼物,护教军的统帅还让以阿德兹为的伊玛目,帮着安抚百姓。

    在护教军实行城禁时,这些出自伊玛目府邸的下人,还可以在城内巡逻。就是城墙上,也可以帮着巡视。虽是一些并不紧要的地段,但在此之际,却是能得到许多便利。

    像这次邀请宾客齐聚阿德兹的府邸,就是凭借这个特例。不然的话,在全城紧闭门户的情况下,没人能来到这里商议要事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址: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