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七章 密谋前夜
    “你!”,希斯迪马知道卡尔玛伊的意思,指着脸,就要大声驳斥。以自己在教内的地位,很少有人敢对他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,一直坐在上首,像是泥菩萨一般的阿德兹,终于出声道:“北边的大辽总督信奉真神之事,老夫也有所耳闻。虽教义与我等有些许不同之处,但与巴拉沙衮的菊儿汗相比,却都是真神的信徒。”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每个人的心思又都不一样了。希斯迪马是沉着脸,闭口不言。那些对护教军抱有敌意的人,则变得谨慎起来,观察着其他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对护教军相对亲近的商贾,就以为阿德兹是站在护教军这边的,便纷纷为护教军话。

    这么着着,众人就议定。各自约束好自己的下人,尽量少给护教军添乱。若是护教军需要,还可以派人帮着守城。同时凑出一份钱粮,算是一种臣服护教军的姿态。

    如此安排,大部分商贾都欣然同意。只有那些坚定的什叶派教徒,对此抱有异议。但想到城中是护教军得势,也不得不跟着出钱出粮。虽然量不多,但也表明了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外面的色也不早了。阿德兹见大事已定,就不再久留在座的宾客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,一部分宾客又回到沙巴·穆罕穆德府。这些是以希斯迪马为首的,对护教军抱有敌意的什叶派教徒。他们不愿意护教军掌控尼沙布尔,打破什叶派在此地的统治地位。

    就想着诉诸武力,将护教军赶出尼沙布尔之地。

    但先前护教军势大,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。直到现在,外有帖木儿灭里率领的花拉子模援军,内有护教军兵力空虚,正是他们趁势赶走护教军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阿德兹知道他们为什么去而复返,就出声劝道:“你们刚才也看见了!那些眼里只有钱,贪·婪的商人们,不愿与辽军为敌。我等若是胁迫他们,不得就给辽军通风报信去了。”。

    原本他也有给护教军制造麻烦的念头。但是看到人心不齐后,他就按下了这个心思。到底他要以家族为重!一旦做出了后悔万分的决定,不得就让沙巴·穆罕穆德家族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可辽军是清教,以穆圣后人自居。若让其占据尼沙布尔,我等教派,就只能屈居于清教之下了。”,希斯迪马忧心忡忡道。

    见阿德兹面有迟疑,又接着道:“先前有句话我没!其实护教军在城中的兵力,不足千人。”。之前在宾客面前,他只了护教军带领近三千骑离开。具体的人数,却是未知。

    一来是考虑到人心不齐,避免落下把柄。二来是护教军的虚实,事关重大。不是极为亲信之人,不可言。

    也是护教军到底有多少人进城,实际涉及到军事机密。只要不用心查探,一般人也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在那么多宾客跟前,他只了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不足千人?!”,阿德兹有些惊讶。随即面上,又显出些许喜色。因为如此一来,赶走护教军,就很有可能了。

    到底这个时代的富家大户,基本都有私人护卫。只要统合起来,就是一股不的军事力量。之前亦纳勒术守城时,就欲要抽调他们的护卫。

    还是用大笔的粮草和第纳尔,才让亦纳勒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所以此时此刻,他们都有制造乱局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这-异教徒教化多端!若是起兵,不得惹下大祸!”,阿德兹有些担忧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,那些以他为首的什叶派教徒,都知道他是心动了。之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帮他话的希斯迪马,更是急声道:“异教徒的教义,与我等全然不同。若是教徒背·真神,我等又置于何地?!”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遮遮掩掩,但意思已经很露·骨了。

    到底他们的地位,就是因什叶派而兴。如果信徒都没了,那他们的地位就绝对会受到威胁。

    阿德兹立时面色一紧。他最担心的,也是失去当前的地位。只是他心里,还有一条退路。那就是皈依清教,从而成为清教的伊玛目。以他在什叶派的地位,投靠清教,地位自然不会差了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一种可能!

    依照护教军在蒲华、阿母等郡的所作所为来看,他们这些伊玛目的权利,绝对会比现在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毕竟清教的伊玛目,是要得到呼罗珊总督的册封。虽然有一定的俸禄可拿,但在呼罗珊的法律面前,没有任何特权。他就听有伊玛目以权谋私,被护教军剥夺伊玛目资格的。

    因自己的家族已足够显赫了,他其实并不会以权谋私。但是他更担心,护教军会夺走他的家产。

    蒲华、阿母、那黑沙不等城的抄家行动,他也有所耳闻。曾经他在当地,与不少富家大户交好。但是经过那次抄家行动,不少富家大户逃的逃,死的死。

    很多祖上的积产,都顷刻间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家族作为图斯城最显赫的家族之一,他就有些担心与害怕。因此想了想后,便决定派人再探探护教军的虚实。也好掂量一二,估摸着胜算几何。

    到了晚些时候,一个被他收买花大价钱收买的百夫长透露消息。因花拉子模援军的赶到,图斯城的护教军,其实已派出去了七成。军营外巡逻的兵丁,只是故弄玄虚罢了。

    再结合护教军对城内实行更加严厉的‘城禁’,并不让他们富家大户的守卫帮助巡城的事实,他不免相信了护教军百夫长的消息。就再次召集那些对辽军抱有敌意的什叶派信徒和少数富商大贾,商量着起兵反叛。

    为防止消息走漏,他们刻意选在午夜子时动手。

    而在百里之外,卡拉沙夫河河谷。对峙了整整一日的护教军和花拉子模援军,已都安营扎寨。原本他们是隔河互射,相互叫骂。直来到当下,才终于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址: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