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九章 家族末日
    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正在河边与花拉子模对峙的阿胡拉,就发现后营不妙。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水印广告测试【】

    像是约好了一般,河对岸的花拉子模援军,也突然动了。不顾护教军的弓箭威胁,齐齐向河对岸冲来。只不过打头阵的,依旧是那些部族军。

    唰唰唰···每时每刻,都有人被射杀当场。虽然明面上看,是护教军占优,但后方的火光,却让每个士兵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。以致面对一边倒的屠杀时,并没有多少快意。

    再加上四五千人齐齐渡河的场面,太过震撼。让雄鹰骑兵们,都不自觉的生出一阵无力感。

    好在护教军由来已久的军纪,让他们还能习惯性的保持令行禁止。否则的话,现在就应该出现逃兵了。

    作为阻击军的统帅,阿胡拉是心急如焚。一边他想弄清营地的虚实,一边又不得不应对当前的危局。

    到底他不知道,有多少敌军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摸水过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己方营地的伤亡怎样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懊恼自己的大意!在花拉子模援军表现出种种不同寻常的行径时,他就应该觉察到,对方别有所图。可是他却轻敌了!以为那传闻中的帖木儿灭里将军,只是绣花枕头一般,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姜还是老的辣啊!

    “千夫长!营中的兄弟?”,一个近卫靠了过来,冲着阿胡拉道。营地里,还有两千将士,那是白日巡河时,替换下来的。现在他们都在安歇,敌军突然闯入,不得损失惨·重。

    又加上这平片河岸距离他们扎营的地方,还有一段距离。使得他们一时间,也没精力赶去救援。

    阿胡拉心里急,但面上还保持着将帅该有的淡定!就默然的看了几眼身后的火光,迅速将注意力投入到过河的敌军中来。

    “这帮异教徒!”,帖木儿灭里黑着脸道。虽然敌军因后方失火,而稍稍影响了士气。但是敌军的将帅,并没有立即带兵回援。这让他的计策,大大折扣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这样,计策还是成功了。尽管这是在付出了大代价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斯力麻力,你带三百援军,回营剿灭敌军!”,阿胡拉在敌军已冲到岸边后,做下决定道。这三百人,其实并不是剿灭敌军。而是做出一种姿态,好让己方士兵觉得,后路还在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也是眼见敌军如此疯·狂的过河,他心里猛然闪过的明悟。

    到底敌军只有五千兵马!就算派遣了一支敌军偷偷渡河,也应该人数不多。否则的话,那么大的动静,巡河的将士不会发现不了。并且他们如此悄无声息的渡河,只能明他们是只身游过来的。

    否则马儿发出的嘶鸣声,是怎么也掩藏不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河中的地界,熟悉水性的将士本就不多。所以阿胡拉暗暗推测,来袭的敌军定然不足千骑。

    这些想法都是电石火花之间!

    所以做出决定后,他就带上七百骑赤炎将士,冲着最大一股敌军冲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雄鹰骑兵的一轮齐射,已经宣告完毕。那随身携带的箭矢,也都已用完。面对淌水过河的花拉子模大军,只能在岸上用屠刀以待。

    “杀杀杀···”,喊杀声声声入耳。清澈的卡拉沙夫河,也都被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黎明时分,整片河谷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东南方向的图斯城,却满是惊恐的哭喊和凄厉的惨叫。特别是图斯城内沙巴·穆罕穆德府,所有人都如丧考皮,像是等待丧钟的将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,向来在外人面前,老成稳重的阿德兹,在花厅来回不停的踱步道。几个兄弟,则坐在下首,止不住的叹气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早些时候,图斯城的护教军,突然将沙巴·穆罕穆德团团围住。给出的理由,竟是他们通·敌谋·反。

    这件事是绝密!除了参与的阿德兹知道外,其它人都不知晓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揣测!

    毕竟临近的几个府邸,都被护教军团团包围。而那些人,之前可都来过沙巴·穆罕穆德府。且就在不久之前,还与阿德兹府的护卫。打着守护城池安宁的旗号,冲击军营。

    现在,所有参与的人,都被护教军围住了。

    阿德兹也是想不通!

    明明情报上,城内的护教军已经不多了。军营里,也尽是俘虏。只要攻下军营,放出己方的俘军。就能将花拉子模大军赶出去,并将整座图斯城攻克。

    可是哪里知道,精心组织的人马,一进入军营,就遭到了埋伏。不仅一个人没救出来,还全都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当他从一个藏在营外的探子口中得知这些消息时,只觉晴霹雳。偌大的沙巴·穆罕穆德家族,也就此陷入风雨飘摇之中。

    便立即将那探子杀了灭口!并召集族里的几位主事者,想着应对之法。但是他心里太恐惧了,以致失态了都尚未察觉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,在沙巴·穆罕穆德家族排行第二的阿廖沙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这下,阿德兹才回过神来。就将自己参与密谋,意图对护教军不利的事情,全都了出来。没等听完,在座的诸位兄弟,就都满面骇然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知道,反·叛者向来都是遭人记恨的。尤其是护教军,自蒲华崛起以来,不知剥夺了多少富家大户的财富。蒲华城的大家族,也全都势力大衰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针对护教军做出这等恶事。不用想,就知道沙巴·穆罕穆德家族完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指责阿德兹,已经晚了。所以在场的人,全都叽叽喳喳的想着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但不等他商量个结果来,一直守在府外的护教军,就大举冲入府邸。满脸惊恐的管家,赶紧冲进来禀告道。护教军正大肆查抄家产,捉拿府中的一切闲杂人等。

    众人立时意识到,护教军这是要查抄沙巴·穆罕穆德府了。阿德兹满脸悲苦,已经傻了一样,呆坐在地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