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二章 两条大鱼
    “启禀万户长,赤炎-赤炎败了!”,被带过来的百夫长斯力麻力,带着哭腔道。当日他带领三百援军,返回营地清剿来犯之敌不久。

    花拉子模援军,就冲溃了河边力战的己军。赤炎一营的千夫长阿胡拉,更是被敌军大将帖木儿灭里当场斩杀。

    己军的士气,也立时陷入低谷。于是还留在营地的千余赤炎将士,不得不匆忙撤退。但是花拉子模援军一直紧追不放!直到撤退到一座山谷,才堪堪拒谷以守。

    只是出谷的通途只有一条!帖木儿灭里率领大军守住谷口,就将他们的退路封死了。再加上缺衣少食,形势对赤炎将士越发不利。

    危急时刻,谷内的赤炎将士组织数次冲锋,妄想冲溃敌军的主力。但帖木儿灭里布置颇为严密,让他们白白葬送了同伴们的性命,也没冲溃敌军的主力。

    不过万幸的是!斯力麻力借着谷内赤炎将士发起冲锋的时机,力战逃了出来。但是花拉子模的追兵势大,使得随他冲出去的百余轻骑,都死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最后若不是碰上赶来的护教军游骑,说不得,早已成为敌军的刀下亡魂了。

    李大气默默地听完,脸色阴冷得可怕。虽然他预料到帖木儿灭里不好对付,但是没成想,赤炎一营会败得如此彻底。

    正暗自思索间,哒哒哒的马蹄声又急速在耳旁响起。就见数位骑兵赶了过来,禀告道。追赶的小股花拉子模轻骑,已尽数歼灭。不过在这些人中,抓到了两条‘大鱼’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两个被绑得结结实实,胡须都没长出来的少年,就被押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放了我!兴许,我还能留你们一条狗命!”,其中一个肤色相对较白,显然养尊处优惯了的少年,口气狂妄的大喊道。即使他的手脚被绑得结结实实,生死也由别人主宰。但与生俱来的傲慢,依然不减半分。

    再见其衣饰,乃是富家大户才穿戴得起的维达尔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村庄的名字,因其村人善于纺织,且织出来的布匹质地缜密、光滑柔软。所以在萨曼朝时期,只有达官显贵才有资格穿戴。如今萨曼朝虽已灭亡,维达尔布也不再是身份的象征。但因价格高昂的缘故,也不是普通人能享用得起的。

    李大气立即意识到,这年轻人的身份不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都沦落到这般境地,却还如此嚣张狂妄,倒让他感到有些好笑。就用马鞭指了指身旁的近卫,让其教教‘规矩’。

    于是呼痛声渐起!却是年轻人在近卫的拳打脚踢下,大声喊痛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“我是阿里·沙,是剌贾德的弟弟,是花拉子模的亲王···”,

    一旁一直横眉冷对的少年,也瞬时眉头紧皱,急声道:“你们快住手!他是阿里亲王,死了就没用处了!”。话虽不好听,但却说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李大气立时心下稍惊!但这么些年战场上的磨练,使他早就练出了处变不惊的性子。就目光一凛,紧盯着眼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哦!他是亲王,那你又是谁?”,从刚才的表现来看,这年轻人的心智,显然不似阿里·沙那么鲁莽。且这时候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显然是有些头脑的。

    但不等这少年回话,正挨揍的阿里·沙就径直破口大骂道:“杨吉尔灭里,你护主不利,还敢诅咒我!若让我二哥知道,定要治你和你爹的大罪。”。看这架势,似乎对杨吉尔的仇恨远在护教军之上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,李大气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也轻蔑的看了阿里·沙一眼,冷着脸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让李大气对这杨吉尔灭里的身份,更加好奇。因为阿里·沙的身份到底不一般,所以杨吉尔灭里敢对其如此蔑·视,显然有所依仗。

    另外杨吉尔灭里所言,其实正中他的下怀。毕竟活着的花拉子模亲王,永远都比死了的亲王有用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阿里·沙似是想不明白这一茬!以致对杨吉尔灭里的言语,产生了误会。

    如此愚蠢至极,也难怪杨吉尔灭里会看轻他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碍于阿里·沙亲王的身份,有些束手束脚的近卫。在听到李大气呵斥后,更是加重了力道。同时喝骂道:“让你嚷嚷!让你嚷嚷!”。

    呜呜呜···约莫过了小半炷香的时间,阿里·沙嘴里,只能发出微不可查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李大气瞧着差不多了,就挥手让近卫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说自己是谁吗?”,李大气将视线从阿里·沙身上移开,用马鞭指着杨吉尔灭里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!有什么不敢的!我是马赞德兰的埃米尔---帖木儿灭里的第四子--杨吉尔灭里。”,杨吉尔不卑不吭的应声道。尽管阿里·沙已经替他报了名字,但他是帖木儿灭里的第四子这一点,却是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李大气也猜到些什么。因为灭里是康里人的贵族姓氏!这一点,在蒲华改建的大图书馆,都有过记载。当初李承绩让他收复呼罗珊四郡时,就让他着重查看花拉子模的相关史籍。

    尤其是作为花拉子模帝国,重要军事支柱的康里人,更是研究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杨吉尔灭里主动承认,李大气心里涌出一阵喜意。因为这两人的价值,可比一般的花拉子模俘虏,要大得多。且利用得当的话,不仅可以解了赤炎将士之围,还说不得,可以兵不血刃的结束尼沙布尔之地的争斗。

    就嗖的一声,跳下马来。沙沙沙···踩在沙石地里,脚面发出嘶哑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阿里·沙已全然没有先前那番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。就是用落水狗来形容,也不为过。脸上青一块,紫一块,口鼻之处,满是沙尘混合的血污。双眼也肿胀着,大得像个馒头。

    原本华贵的衣饰,也印满了脏兮兮的鞋印。这副模样,让一旁的杨吉尔灭里也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当下看到李大气走过来,阿里·沙的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