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三章 山谷之战
    “你-你-你别过来---”,流着污血的唇瓣一张一合着,连沙子混进嘴里都顾不得。也是他先前以为,这是一股不堪一击的异教徒。就像之前碰到的异教徒将领一样!在接铉战之后,依然被帖木儿灭里毫不留情的斩死于马下。

    到底李大气所带的兵马不多,只有一千骑。远远看去,规模也不大。

    因此他理所当然的,就起了轻视之意。哪里想到,这次竟看走眼了,倒霉的碰上了硬茬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又不自觉的后悔起来。早知道,当初他就不该凑什么热闹,来这尼沙布尔了。原本他还想着,尼沙布尔之地防守空虚,正好可以攻取下来,以作军功。

    尽管这次攻取尼沙布尔的主帅,被他二哥剌贾德交给了帖木儿灭里。但是他跟着一起,还是多少能挣些功劳的。

    可是出征以后,帖木儿灭里一直都以他身份尊贵为由,不准他离开自己的视线。直到此次打败了异教徒的军队,追缴残敌。才在他的死磨硬泡下,勉为其难的恩允。

    不成想,这看似轻松无比的行程,却暗藏着这么大的风险。如今落到异教徒手里,他心里忍不住恐慌起来!

    于是越往下想,他就越加害怕。再瞧着李大气的脚步越来越近,整颗心就像紧绷的铉儿,似要蹦碎。以致他顾不得疼痛,拼命往后挪动身体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看着,都忍不住移开视线。因为阿里·沙的表现,实在有损花拉子模男儿的气节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时刻,阿里·沙心里已被恐惧填满。什么身份、气节,也都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退避,显然是徒劳无功的!

    没过几息,李大气就已来到他的近前。

    “不-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”,不等李大气出声,阿里·沙就惊慌失措的告饶道。通过刚才的教训,他深深的意识到。这群异教徒,是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见其如此怯弱,李大气突然有些索然无味起来。就让人将其带下去问些有用的东西,同时指了指杨吉尔灭里,让人许他一匹马,跟随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因赶路要紧,李大气也没和杨吉尔灭里说太多的话。只问了些花拉子模内·乱的时局之事,极为随意。

    杨吉尔灭里对其心生戒备,所以也应声寥寥。对此,李大气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样紧赶慢赶着,终于在大半个时辰后,赶到了赤炎将士被围困的山谷。

    只见这是位于比纳鲁德山脉间的谷地。三座起伏连绵的高山,呈品字形将山谷团团包围。临近卡沙夫河谷的一面,地势相对较陡。唯一的出口,正对着河谷。

    此时谷外已驻扎着为数不少的花拉子模大军。其中又以谷口为甚!

    斯力麻力偷偷爬上临近的高山,居高临下的观察着山谷周围的兵力布置。在他身旁,还躺着一具身着古思人服饰的尸体。这是位于阿姆河下游的突厥部族,主要以毡的城(现哈萨克斯坦克孜勒奥尔达市东南)为中心。

    在后世,成为土库曼人的由来之一。

    和信仰回教的花拉子模人不同,他们信仰景教和原始的萨满教。随着中亚各帝国版图的演变,古思人也不断往南迁移。在班城郡,就有为数不少的古思部族。

    末代的塞尔柱苏丹辛扎尔,就被古思人给囚禁了三年之久。

    因其骁勇善战,在族源上,又与康里人亲近。所以在花拉子模,有不少古思部族投靠。不过他们效忠的不是摩诃末,而是以图尔罕为首的康里人。

    此次剌贾德亲王争夺花拉子模王位,不少古思部族就在图尔罕可敦的默许下,大摇大摆的投靠过来。出现在这里,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斯力麻力自己,就是迁移到班城郡的古思人后代。在清教徒发展势力时,随被剿灭的匪帮,加入到清教徒。只是对这些同族的古思人,却并没有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毕竟这时代,族群的概念还没分得那么清楚明白。大民·族主义,也并没有觉醒。各个部族,也都以自己的居住地来划分。小到一片草场,大到一片草原。只有有人存在的地方,就是一个部族。

    所以斯力麻力加入到护教军后,在身份认同上,也认为自己是护教军的一员。这在强者为尊的中亚之地,是极其普遍的共识。

    这么观察了好一会儿,将详细的兵力布置都画成草图后,才迅速离开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山谷外的花拉子模大军,一直都没发现。也是斯力麻力所在的地方,距离山谷有些距离。且当地,又有古思人驻守。所以花拉子模大军,并没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!

    在两个时辰后,就有花拉子模将士来接替。可是他们刚上山,一轮箭雨就猝不及防的射了下来。就见身着银色锁子甲的雄鹰骑兵,正步履极快的瞒过山野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真主护佑!今日的马什哈德谷地,天色有些阴沉。到了傍晚时分,更是下起了迷迷蒙蒙的小雨。阵阵水汽泛开,让整片天地都变得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随军的杨吉尔灭里,心下有些忧虑。但是护教军将他看得紧紧的,让他无法抽身而去。这使得他不自觉地频频看向李大气,握住缰绳的拳头,也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可心里的无力感,也跟着越来越重。虽然他不止一次的想着,挟持李大气,抽身而去。但他也明白,这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里陷入天人交战的矛盾境地时,花拉子模军营。被冤枉成细作的艾尔玛尼,正给被俘虏的护教军将士送些吃食。由于人手紧缺,照看俘虏又是件没功劳的活计。

    所以艾尔玛尼就被偷闲的部族将士,放出来照看俘虏。

    “珰铛铛···”,他拉着两只木桶,摇着铃铛,来到俘虏们关押的地界。其实就是一块木篱笆围起来的荒地,也没什么东西遮风挡雨。吃喝拉撒,也只能在这块地界解决。所以还没走近,阵阵臭味就率先飘进艾尔玛尼的鼻息。

    (感谢天空梦静的月票,也谢谢各位书友的不离不弃。情绪已调整过来了,下个月会日更六千,就当是我这个月的亏欠吧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