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四章 迷雾之袭
    “开饭了!开饭了!”,不用艾尔玛尼喊,被关起来的俘虏们就躁·动了起来。也是成为俘虏后,护教军将士们,就常常处于饥饿的境地。这一来是花拉子模人防止他们逃跑,二来是为节约粮草。

    毕竟此次花拉子模援军南下,带的粮草不多。这供应上,俘虏自然排在最末。若不是李承绩早就有言在先!若是有护教军被俘,呼罗珊总督府,定会倾尽其财将其赎回。

    帖木儿灭里,一定将这些异教徒都杀了。到底眼下的条件,俘虏是个不小的累赘。

    当下看到艾尔玛尼来了,饥饿的护教军将士们,都聚拢到栅栏边上。那不断蠕动的喉结,显示出他们对食物的渴望。

    艾尔玛尼是当过兵,打过仗的。什么艰苦的环境,都经历过。像行军途中,随地大小便的情况,就十分常见。因此他对这臭味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便神色平静的将木桶推到栅栏旁边,呼喝着派发吃食。

    “别挤!别挤!都有!”,眼见赤炎将士们推推搡搡的,艾尔玛尼大声嚷嚷道。周边看守的部族将士,则没好气的抽出鞭子。啪啦啪啦,抽在栅栏上。阵阵清脆的回响,也立即传遍整个俘虏的营地。

    一些靠得近的将士,脸上,手背上,立时多出几道印记。只是他们像是不怕痛似的,依旧紧紧的抓着栅栏。目光也一动不动的,紧盯着两只木桶。

    艾尔玛尼也不客气!挥舞着半丈长的大瓢,快速搅拌着只有几片菜叶的清汤。同时从另一只木桶中,舀起一大勺只有半个巴掌大的面饼。再大勺一挥,就将清汤倒进伸出栅栏的碗里。一块块面饼,也随即落进汤水中。

    整个动作麻利又干净利落!以致没多大功夫,两只桶里的汤水和面饼,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减了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吃不饱,但护教军将士们,并没有浑水摸鱼。每个领了吃食的人,都自觉的退到一边。整个发放食物的过程,也透着一种让人赏心悦目的‘规矩’。

    之前还有部族将士看不惯,想用食物引起护教军将士们的内部争斗。可惜得益于护教军长久以来培养的纪律,使得意料之中的争斗,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帖木儿灭里得知这一情况,对护教军也不禁高看了几分。虽说河谷一战,护教军是败了。但是花拉子模大军,也没落到多少便宜。整个五千骑的兵力,折损了近一半。

    其中七成,都是渡河之时,被护教军犀利的长弓给射死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护教军将领以身犯险,只带着少量兵马就妄想夺取自己的首级。说不得,胜负还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而艾尔玛尼得知护教军败了之后,心里也莫名的生出几分悲凉。

    再看到护教军将士们的境地,他更是多了些不忍与无奈。

    “嘿!艾尔玛尼!这里交给你了!若是放走一个俘虏,小心要了你的脑袋!”,就在他派发吃食时,一个部族统领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气傲慢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是!是···”,知道自己的小命被这些人掌控着,艾尔玛尼也没什么骨气。就很卑躬屈膝的应声着,谦逊之极。

    随即部族统领就带着看守的部族人离开,整个俘虏营,也陷入短暂的无人看守状态。

    “艾尔玛尼,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?”,眼见守卫都走了,一个脸上结了血痂的俘虏,靠在栅栏边上,压低着声音道。虽然头发散乱,满面污垢,但是那双眼睛,却是异常明亮。

    “带了!带了!”,艾尔玛尼小声应着。就赶紧从袖口从掏出一只小瓷瓶!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麻利的塞进勺子里。在上面,还有面饼盖着。

    因这一切是他躬着身体,装成在木桶中拿面饼做的。所以在旁人眼里,也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待放进伸出来的空碗里,那护教军将士立时回敬了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哎!”,看着他的背影,艾尔玛尼不自觉的叹了口气。他也不知道,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对的。因为用自己好不容易藏下来的玉镯给敌人换取治疗外伤的药粉,怎么说都通敌的意味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自己已被己军冤枉成了奸·细,他的心结又豁然开朗。只是这样一来,若被己军抓住把柄,他就引火烧身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自信自己做得隐秘!而且这时候,又正值守卫换防之时。那些驻守的部族将士,都会提前一些去营房吃饭。而换防的守卫,又会拖延近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若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,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。所以他选在这个时候,将伤药教给护教军将士。

    也是之前在萨拉谢斯时,他被护教军俘虏。当时负责‘照看’他的,就是这个被俘虏的阿卜·莱伊斯。一路上,虽算不上殷切备至。但刁难,却是没有的。并且看他鞋面磨破的情况下,还给他找来一双新鞋。

    所以在花拉子模军中重逢后,他就为阿卜·莱伊斯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像这治疗外伤的药粉,就是在阿卜·莱伊斯的请求下,特意从随军医官那里换来的。

    正这样想着,几声刺耳的哨声就在耳边响起。便听地面发出嗡嗡嗡的颤声!

    “敌袭!敌袭!”,尖锐的呼声传来,艾尔玛尼立即面色一变。只是由于朦朦胧胧的雾气,让他也看不真切远处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与其类似,正坐在帐中议事的帖木儿灭里,也同样摸不透来袭的敌军。只能让各个将领,迅速召集自己的麾下,严防死守。可是来袭的护教军,攻势异常猛烈。

    一冲进来,就见人就杀!一座座营帐,也被大火点燃。虽因不久前的小雨,使得火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猛烈。但燃起的火光,还是让人心生恐慌。

    帖木儿灭里正要率领近卫反击,几只流矢就射了过来。两个近卫猝不及防之下,立即中箭而亡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们的惨呼声引起了护教军的注意,随即更多流矢射了过来。眼见己方士气低落,敌军又占着天时。帖木儿灭里也不敢力扛,就领着近卫,不断收拢溃兵,向西败走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