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五章 布达克部
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喧嚣的营地已安静下来。除了少许几顶燃烧的营帐,就再无其他火光。原本还笼罩着大地的水汽,也因先前的火光,而冲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尽管天色已暗了下来,但是视线却与之前相比,要清晰了大半。

    只是营地的主人,已从花拉子模人换成了护教军。

    “启禀万户长!敌军走得匆忙!粮草辎重等物,都一应具存。不过···”,说到这里,禀报的斯力麻力浮出一抹难色。

    “哦?何事遮遮掩掩?”,李大气原本还算轻松的面容,显出几许凝重。说话的语气,也不自觉沉重了些。

    “是被俘的将士!据招供的降军所述,咱们被俘的将士,有六百余人。他们被俘后,就被安置在营地的西北。但是末将领兵前去时,那里已空置了下来。”。越往下说,斯力麻力的忧虑就越甚。

    到底那些被俘的将士,都是不久前,一起同生共死的。如今得知他们还活着的消息,那心里的喜悦,也是不言而喻的。但突然间,又不见他们的踪影。就像满怀希望之时,忽然面临绝望。那心里的滋味,常人是无法体会的。

    李大气闻言,沉默了稍许,出声道:“立即带上人马,随我追缴残敌!”。尽管他也不确定那些被俘将士是生是死,但无论怎样。最大努力的削弱敌军的力量,都是毫无质疑的上上之选。

    且万一将士们遭遇了不幸,也可以用敌军的性命,为他们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那些心忧己军的将士们闻言,立即精神一震。个个翻身上马,做好了出征之势。李大气也不耽搁,啪的挥动马鞭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被俘的上千花拉子模将士,则早在他们离去之前,被赶进一座宽大的营帐中。这是帖木儿灭里住过的营帐,走的时候比较匆忙,也来不及带走。

    因时间太紧的缘故,内里的物件,护教军都没时间收拾。

    如今营帐周围,堆砌了大量柴火。花拉子模军营中积存的火油,也全都浇灌其上。

    待护教军出了营地的范围,李大气立即停下脚步。身旁的近卫随即捧着一支燃着火光的箭矢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李大气也不耽搁,接过火箭,拉紧弓铉。再手掌一松,箭矢就发出一阵破空声,疾驰而出。

    不到一息,火箭就稳稳的落在柴火堆中。瞬时啪的一下,橘黄色的火光骤然升起。跟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围成一道圆圈。原本还湿漉漉的营帐,也迅速烧成火球。

    内里的花拉子模将士觉察到异样。发出绝望的悲·悯与哀·嚎。但是在大火的熊熊燃烧下,再多的挣扎与不甘,也都会随着大火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一些离开的护教军忍不住回头看来!瞧见那熊熊大火,面上浮出几分快意。

    尽管在护教军的军纪中,杀俘是不被允许的。但那也要看情况!像现在这样,将士们都因花拉子模人打败了阿胡拉率领的护教军,而心生愤怒。

    再加上被俘的护教军将士都消失无踪,让他们都误以为,是花拉子模人撤走之前,将俘虏都杀了。所以个个对花拉子模人,都生出报复的心理。

    另外此次李大气带领的护教军,本就不多。追缴残敌,又不是一场毫无风险的旅程。带着这些俘虏,就显得极为不便。但不带他们吧,又怕他们逃跑。

    若分兵驻守,又会削弱护教军的兵力。

    因此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考虑,杀了他们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李大气作为护教军的万户长,是从班城郡的马匪中脱颖而出的。亲手杀的人,没有上万,也有近千。再算上死在护教军手上的,早就突破万人之数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面临抉择的时候,他往往能保持充分的理智与冷静。

    也是护教军从成立之日起,李承绩就跟他们说过一句话。‘在战场上,我们必须对敌人冷血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下了战场,我们自己的血是热的!’。

    为了让更多的护教军活下来,就必须尽力歼灭这支花拉子模溃兵。从而在尼沙布尔之地,奠定护教军的统治地位。

    他们的速度很快!在一个名为阿赫拉巴德的村庄外,追上了一小股陷入交战态度的花拉子模部族军。这是钦察十二部族的布达克部,与康里、蒙古以及女真诸部的伯牙吾氏是同一个氏族。

    只是和渐渐融入花拉子模的康里部不同!布达克部,生活在花拉子模海(咸海)到里海之间,受花拉子模的影响,要比康里部小得多。所以部落里,还以钦察十二部共有的伯牙吾姓氏为主。而康里部,则以灭里伯牙吾为主。隐隐的,成为独立于钦察的大部族。但在语言和文化上,还是属于钦察部族。

    在后世,阿赫拉巴德是卡沙夫河谷的一个小镇。人口不多,也没什么富足的矿产。现在的话,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。内里的村民以什叶派波斯教徒为主,主要以种田耕地为生。

    不过方便的时候,也为过往的商贾提供歇息之地,赚些营生。

    此时整个村子外围的土墙上,都趴着手持弓箭、长刀的村民。通往村口的土路,也被木头并列而成的大门封锁。布达克就处在村子二十里以外的地方,叫嚣着让村民开门。

    但是村民们显然对他们抱有敌意!

    无论布达克部怎么叫喊,村民们都不为所动。趴在墙头上的村民,还厉声喝骂着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阿赫拉巴德村就处在纳鲁德山脉的山脚下,沿着河岸,形成一片连绵的定居村落。布达克部若想离开,就必须向阿赫拉巴德村的村民借道。

    但是花拉子模大军之前经过此地时,曾用武力迫使该村交出了大半余粮。由此使得该村的村民,对花拉子模大军怀恨在心。再加上随军的部族,都没什么军纪。

    看见村里的姑娘,都霸王硬上弓。着实将阿赫拉巴德村,祸害得不轻。

    若是花拉子模大军继续保持强盛,该村的村民也只敢怒不敢言。但是先前花拉子模溃兵逃跑的模样,他们是真真切切看见了的。由此心里的恐惧,也消减了不少。

    此刻再见祸害自己的部族前来借道,自是说什么都不肯开门的。

    其实布达克部也可以退回去,绕道而走的。但是这个选择,在一支来路不明的敌军烧毁了通往对岸的木桥后,就变得颇为艰难了。他们也想过涉水而过,但对岸敌军的弓箭,让他们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“这些该死的民夫,早该杀了他们的!”,布达克部的酋长乞答·阿黑麻,有些气急败坏道。再看守在对岸的敌军,更是面色涨红。

    李大气领着护教军赶来时,布达克部正陷入两面受敌,进退维谷的境地。只是瞧着前方的‘村民’,都衣衫褴褛。既像民夫,又更像乞丐。

    便在敌友不明的情况下,立即勒马查看。

    嘶嘶嘶···坐骑发出阵阵嘶鸣。因李大气没刻意压制动静,所以前方交战的三方势力,都齐齐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三方的反应,明显不同。部族军是面带惊慌,士气更加低落。守在城墙上的村民,也都有些局促不安。只有距离他们最近,守在河岸边的‘村民’,个个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是咱们兄弟!是咱们护教军的兄弟来了!”,其中一个脏兮兮的村民,喜形于色道。因太过激动,说话时都带着几分颤抖。其它人闻言,也都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。

    斯力麻力正要上前查探,立时被他们的反应弄糊涂了。但这些‘村民’们,却都还脑袋清醒。就迎了过来,将斯力麻力团团围住。一个千夫长正要带兵前去拦阻,却被李大气拦下了。因为从刚才这些人的反应看,似乎是友非敌。

    “斯力麻力!你们来得正好。这群兔崽子们是被花拉子模人留下来断后的!但碰上我们,立即变成了孙子。如今他们既过不了村子,也退不回来。正好将他们一窝端了!”,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指着斯力麻力,颇有信心的说着。似乎在这之前,他们就是旧相识。

    “阿卜·莱伊斯?!”,斯力麻力听着声音,再仔细打量,立时又惊又喜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是我!是我!还有好多弟兄,都在呢!”,说罢指了指身边的兄弟。也是他们的模样太狼狈了,使得斯力麻力,一时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是阿卜·莱伊斯那小子?!”,一些靠得近的护教军将士,听到他们的对话后,也都认出了阿卜·莱伊斯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阿卜·莱伊斯就来到李大气近前。一改刚才嬉皮笑脸的惬意样,面色一正,跪地行礼道:“赤炎一营第六分队百夫长阿卜·莱伊斯,拜见万户长。”。说完就右手紧贴胸前,恭敬的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护教军中的上下级礼仪,是叩拜礼。不过不是双膝跪地,而是像中世纪的欧洲,行的是单膝跪地的骑士礼。原本李承绩是想着推行现代的军礼,但是这时代的百姓对上下级尊卑看得很重。

    尤其是骨子里服从强者,畏惧强权的意识,让李承绩放弃了这个打算。便借鉴西方的骑士礼和东方的跪拜礼,形成一套全新的礼仪。既体现了上下级尊卑,又不至过分加深将士们的奴性思维。(感谢深红色熊德打赏和月票。很久不见,十分想念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