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六章 血的臣服
    看到他们安然无恙,李大气也心下大定。到底这六百余将士,都是打从班城郡就跟着他的老兵了。论战斗力,自然不是那些刚加入的新兵能比。

    若折损在这里,就真的有些不值了。

    便立即下马,亲自将阿卜·莱伊斯迎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番举动,让阿卜·莱伊斯颇为受宠若惊。那些跟随阿卜·莱伊斯逃出来的俘虏们,也都生出‘士为知己者死’之感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并不是说闲话的时候。李大气简单的询问了他们被俘的经过,得知他们也不知道阿胡拉人在何处后,脸上显出几分遗憾。

    之前在占领花拉子模大军的营地后,他就命护教军将士,务必要找到阿胡拉。就是死了,也要见到尸体。可是从那些花拉子模人的口中,得知阿胡拉在被帖木儿灭里斩落下马后,就已趁乱不见了。

    也是当时天色太暗,又在战乱之时。使得帖木儿灭里还没来得及斩掉阿胡拉的头颅,就被近卫们拼死相护着逃走了。后来帖木儿灭里,趁势宣布阿胡拉已死。从而使得护教军军心大乱,落入败局。

    了解到这个消息,护教军上下,都暗自祈祷着,阿胡拉别死。李大气也挂念这员老将,就特别在意他的消息。原本还以为落入敌手的阿卜·莱伊斯等人会知道一些,但听到他们的回答后,不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没有时间给他们伤感!李大气便迅速收起心下的忧虑,让护教军,全力对付眼前的敌人。

    得令后,护教军瞬时沿着河岸,一字儿排开。一个嗓门较大,会说突厥语的将士,还被推选出来。这是因为钦察十二部是突厥人的后裔,并且他们的驻地又相对封闭。因此在语言上,还保持着原有的突厥语习惯。

    这和南下,早被回回化的塞尔柱人、回鹤人,是最为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便见其深吸了口气,大声朝着对面的布达克部叫喊道:“对面的夷敌听着!你们已经无路可退了!若是缴械投降,我们万户长还会大发慈悲的饶你们一条狗命。但若负隅顽抗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。

    尽管不少将士,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但看到斯力麻力的手势后,大家还是第一时间,搭弓射箭。

    “快躲---”,乞答·阿黑麻立时面色大变。护教军的箭术,他在之前的河谷之战时,就已领教过。当时随他一起南下,为花拉子模人征战的塔尔汗部。就在护教军的箭术下,近乎全军覆灭。

    整个部族两千儿郎,死伤大半。还活着的,也都受了轻重不一的箭伤。在草原上,这样的部族,只有草场被夺,部族被吞并的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当日战事结束后,塔尔汗部的酋长就放弃自己在族中的地位。带领还活着的族人,加入帖木儿亲领的军队。整个族人,也接受帖木儿灭里的整编。

    虽然留在草原上的老弱妇孺,会因此得到花拉子模人的护佑。但是塔尔汗部,已经等同于被吞并了。

    毕竟花拉子模人做主的塔尔汗部,已经不是塔尔汗人自己的塔尔汗部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开战之前,乞答·阿黑麻学了一些花拉子模商人的套路。给帖木儿灭里的部下,送了些厚礼。使得战场上,得以免于打头阵。

    说不得,死伤惨重,落得被吞并的,就是布达克部了。

    近些日子偶尔回想起来,乞答阿黑麻都忍不住心惊肉跳。所以一见护教军的大杀器,就本能的让部族儿郎躲避。

    可是临近河谷的地方,是裸露的荒滩。在涨水之时,这里经常被淹没。久而久之,这里就被废弃了。再远一些,则是地势相对高一些的麦田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发生战事,现在的麦子,结满了麦穗。沉甸甸的,正值收获的好时候。但花拉子模大军经过此地后,村人为了活命。不得不将践踏的麦田提前收割了,以此充饥。

    从而整片田野,都是光秃秃的。想要找个躲避的地方,都难寻得紧。乞答·阿黑麻等人便只能趴在地上,乞求箭术不要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斯力麻力是听不到他们的祷告,只冷声的喊了一个‘放’字。上千支箭矢,就从护教军将士手中,齐齐离铉而出。

    嗖嗖嗖的破空声,也马上响彻了整片战场。原本就较为黯淡的夜色,也更为阴暗。

    如此攻势,让那些守在墙上的村民,都害怕的跳下墙头。

    岸边燃烧的篝火,也在箭矢所带的劲风下,齐齐发生偏转。趴在地上的布达克人,都害怕的紧闭着双眼,既惊恐,又绝望。

    下一秒,噗嗤噗嗤···箭矢射进血肉里的声音,是那样沉闷,又那样清晰。在只听得见粗重喘息声的河岸,又是那么与众不同。一些布达克人睁开了眼睛,就见眼前的空地上,已插了数支箭矢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比较幸运的!

    更多的,却是不幸。在密集的箭雨下,几乎有七成的布达克人中箭。其中受伤一时半会儿没死的,又占了大半。

    一阵阵惨叫与哀嚎,几乎不约而同的喊了出来。有的手被钉住了、有的脚被钉住了、有的身子被钉住了,也有的脑袋被钉住。更有的,全身钉住了七八支箭矢,活活成来刺猬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箭矢射的比较远,直愣愣的射进阿赫拉巴德村的土墙。吓得不少强装硬气的村民,都手脚发软的从墙头栽落。一时间,倒是生生被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与他们相比,作为主要目标的布达克部,已经生不出半分反抗之意。

    李大气也亲手搭上一把长弓!虽然以前也用过,但到底次数不多。即使有弩省却了拉弓的力气,但推动弓弩,还是要有一股气劲。李大气生疏的推动了几下,才找回之前拉弓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调整角度,将锋芒毕露的箭头,对准了乞答·阿黑麻的脑袋。

    便听嗖的一声长鸣,长箭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也是得益于河水的滋润,使得这片土地上,长了不少林木荒草。为了更好的确定目标,阿赫拉巴德村、布达克部、以及逃出来的护教军俘虏,都就地取材,燃起了数座篝火。

    从而让不宽的河两岸,都亮如白昼。乞答·阿黑麻,也就在李大气射箭之时,注意到他的箭矢对准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不用他呼喊,还活着的布达克勇士,就齐齐簇拥了过来。身旁的近卫,更是第一时间将他扑倒。

    结果箭矢射过来时,只射中了一个部族勇士的脸颊。

    见此,李大气有些扫兴的摇了摇头。暗叹长弓,果然只能由日夜训练的雄鹰骑兵才能完美掌控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箭的后果,还是非常喜人的。布达克部酋长乞答·阿黑麻,推开了众位族人的护卫。顾不得危险,只身来到河岸边。同时脱下帽子,双膝跪地,匍匐着行使叩拜大礼。

    这是草原弱者向强者表示臣服的规矩!既简单,又直接。

    由于杀了这些部族军,对帖木儿来说,影响并不大。毕竟帖木儿依仗的,还是组成编制,直接受其统领的花拉子模官军。所以李大气见乞答·阿黑麻表示臣服的意思后,就没再让护教军射箭。

    强忍着惶恐与不安的乞答·阿黑马没听到箭矢飞驰时的破空声,不免为自己还活着,而露出动容之色。便站起身来,只身跨过深不过一丈的小河。这是从纳鲁德山脉流出的地上河,水量不大。自西南流往东北,最终汇入十几里外的卡拉沙夫河。

    因此桥虽然毁了,但是涉水而过,也是极其容易之事。部族军见乞答·阿黑麻的动作,也都纷纷放下武器,摘下帽子。随着他的脚步,跨过小河。

    斯力麻力怕他们有炸,欲要阻止他们靠近。但是李大气却摇了摇头,任由他们过来。因为他知道,刚才死去的部族人,已经让布达克部,深刻的认识到护教军的拳头有多硬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担心,但李大气的话,斯力麻力等人不敢不听。就只得放下长弓与长矛,恶狠狠的盯着涉水的部族军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王!我代表布达克部,永生为你驱使!”,乞答·阿黑麻一来到李大气跟前,就大声叩拜道。一些跟随的部族,也都齐声喊着‘永生为你驱使’的话语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没想到!

    这话一说,懂得突厥语的护教军将士,全都噗嗤一声笑了。就像是碰上什么滑稽的趣事,一个个都保持不了原有的肃然之色。

    李大气虽还保持镇定,但面上也显出几分忍俊不禁。就沉声道:“我不是他们的王!”。

    乞答·阿黑麻立时有些迷糊!在他看来,这些人都听李大气的,显然只有身份尊贵的王才有这个资格。这就和他们部族一样,所有的人,都只能听他的。

    另外帖木儿灭里来援尼沙布尔时,也只粗略的说过。河中之地新崛起的护教军,打败了花拉子模的苏丹。且在北边的七河之地,还有一个强大的帝国做依靠。

    现在欲要规复呼罗珊这个异常重要的物产丰美之地,成为这片地域的统治者。因此乞答·阿黑麻下意识的以为,是李承绩带着护教军亲征了。

    在草原,这种事是习以为常之事!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想法,就稀里糊涂的闹了笑话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