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七章 识文断字
    最后还是懂突厥语的将士,耐着性子解释了好一会儿。才终于让乞答·阿黑麻明白。李大气,只是呼罗珊总督府的一个地位较高的大官。并且护教军里面,没有人拥有王的称号。

    就是地位最高的李承绩,也只是呼罗珊的总督。

    但乞答·阿黑麻还是以草原人的习惯,将呼罗珊总督,当成了护教军的王。

    这是习惯问题!怎么解释,也是解释不通的。那将士也没耐心!费了些口舌,发现无法说服乞答·阿黑麻改变看法后,就懒得解释了。

    随后李大气就着人将他们带下去安置。并针对性的,询问他们花拉子模大军离去的准确时间。渐渐了解到,帖木儿灭里是在近一个时辰前,从此地离去的。并且身边,已经聚集了一千有余的兵力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个性散漫的部族军!而是经过训练,拥有一定纪律与作战经验的官军。论实战能力,绝对不是部族军能比的。

    之前阿胡拉率领的护教军被击败,佯伴成部族军的官军,就是最为紧要的主力。很多护教军将士,也都是被他们斩死于马下。

    如果说阿胡拉的死讯,是护教军落败的导火索。那么花拉子模官军的战斗力,就是压死护教军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正是他们,让河边坚守的护教军,全都战死沙场。由于当时驻守河边阵地的大多是雄鹰骑兵,所以后来俘虏的将士中,雄鹰骑兵极为少见。

    李大气占·领花拉子模军营后,就发现了近千支雄鹰骑兵的长弓。这都是战场上缴获的!原来的主人,则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若不是时间太紧,李大气一定会率领护教军,前去当初护教军落败的河谷祭奠一二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,却是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随后乞答·阿黑麻等部族人,又接着说花拉子模营地被攻破之时。各个部族军,都趁乱四散而逃了。他的布达克部,也走散了不少族人。

    后来半路上,追上了花拉子模官军!不成想,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被帖木儿灭里命令阻击敌军。

    这样的差事,他们自然不情愿。但是帖木儿灭里有着实力不错的花拉子模官军,他们也不敢违抗。就在帖木儿灭里离去不久后,私心想着逃进山里躲避一二。

    结果被村人堵住的去路!想退走另辟蹊径时,又被追来的护教军俘虏挡在了河对岸。

    直到全幅武装的护教军到来,他们才在同族人的鲜血下,选择臣服。

    李大气听完底下的将士翻译,马上意识到。要想全歼花拉子模大军,已经不可能了。因为以骑兵的速度,一个时辰,已经可以跑出近百里的路程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甩开敌人的时候,更是放开手脚,全力诈干坐骑的潜力。所以护教军就是继续追击,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帖木儿灭里等人躲进古昌城。

    再依照优渥的地形优势,护教军很难轻轻松松的打开古昌城门。

    好在李大气一开始,就没想真的全歼花拉子模大军。到底他只带了一千骑,以兵力来说,显然处于劣势。再加上花拉子模的官军,并不是什么绣花枕头。

    不会一交战,就如纸老虎似的,全面落败。

    虽说之前的袭营,护教军占了上风。但李大气明白,那是护教军利用花拉子模大军摸不清状况,故弄玄虚。从而让花拉子模将士以为,来援的护教军兵力甚广。

    再有袭营之时,故意冲击部族军的驻扎区域,使得人心惶惶。以致整个花拉子模军营,都陷入混乱之态。

    如此浑水摸鱼,护教军才一举攻占了花拉子模的军营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面,还有运气的成分。那就是他们攻营的时候,帖木儿灭里正将各大军将以及各部族的酋长、头领,召进帐中商议要事。致使护教军来袭时,那些花拉子模将士都如一盘散沙似的,无人统领。

    帖木儿灭里忌惮护教军的兵力,又不敢硬抗。便没做抵抗,率军离营而去。整个夺营的过程,也就显得极其容易。。

    尽管护教军将士们因此而士气大震!但某种程度上,也让他们小瞧了花拉子模大军的实力,起了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作为护教军的统领,李大气对此是看得十分清楚的。若不是这个时候,需要提高士气。他定会告诫全军将士,莫要起了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就按耐住这个想法,让护教军就地扎营。也是天色暗了,实在不宜行军。若是帖木儿灭里有心,在路上设下什么埋伏。那护教军,很可能落入险境。

    在结果已经分明的情况下,李大气实在不愿让底下的将士们白白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同时命随军的大夫,给逃出来的护教军将士检查身体。若是有什么伤病,趁早医治。一些无大碍的,则回营将自己与花拉子模大军交战的经历记述下来。

    得益于李承绩在建军之初,就大力推行的扫盲政策。整个护教军,就没有不会读书识字的人。虽达不到作诗的水平,但写一些通俗的句子,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而且因识字水平关系到自己的职务晋升,护教军将士,几乎就没有敢不尽心的。那些依仗军功的百夫长、百户长,在自己努力识文断字的同时,更是刻意敦促底下的将士识字。

    到底将士们识字水平的高低,也与他们这些统领息息相关。假如普遍不高的话,整个小队,都会受到罚俸的惩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些原本大字不识,看到书本就一个头两个大的大老粗们。全都在三个月的时间,顺利将总督府刊印的扫盲教义准确无误的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并且语言上,还是汉话与波斯语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极为不易的。很多经历过扫盲的将士,都将那段日夜苦读,煞费苦心识文断字的岁月,当成了一种十分折磨人的噩·梦。

    年初的时候,护教军还将抄书写字,当成了惩罚新兵的‘酷刑’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李大气的命令,对将士们来说,一点都不难。只不过李大气后来要求的,每个人都必须就自己的战斗体验,进行总结。让不少将士,有些抓耳挠腮。

    布达克部酋长乞答·阿黑麻,在见到护教军将士们真的会写字后,惊讶得都合不拢嘴。尤其是撞见将士们,普遍能写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字后,更是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对护教军的敬畏之心,也就越发深重。

    到底他这个一族之长,也是睁眼瞎一个。

    就是放眼整个部族,也找不出一个会读书写字的人。尽管在草原人的传统里,部族勇士,以骑射服人。那只会读书写字,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,是被瞧不起的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作为一个部族的酋长,他的眼界比一般的草原人要看得长远一些。知道会读书写字的人,脑袋都比较聪明。

    像花拉子模派往草原上的监官,都会读书写字。每年来部族收取贡赋的时候,都会在账目上做手脚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部族都不识字,也看不出哪里有蹊跷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话,他还是懂的。比如监官称他们是野蛮人,就是一种极其无礼的蔑视。

    为此,钦察十二部的汗王,底下都养着不少会读书写字的人。一些实力雄厚的部族,还请了先生教贵族子弟识文断字。只是他们布达克部实力一般,占领的草原,也不丰美。

    每年吃饱穿暖,就已极不容易了。哪里还能奢求,识文断字。一直以来,也就总被那些收税的监官糊弄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身份低微,过境贩卖商货的商贾,也会依仗肚子里的文墨,在交易上糊弄他们。特别是那些原本很珍贵的兽皮,在那些黑心商贾的压价下,都变得极为廉价。

    来到花拉子模境内后,他才知道那些商人是有多么可耻。这使得他对商人的印象,变得更加恶劣了。

    在他为此惊叹时,成为俘虏的杨吉尔灭里也同样为此震惊!

    他跟在帖木儿灭里身边,可是知道那些花拉子模将士,没有几个能识文断字的。就是写出自己的名字,也是寥寥无几。更何况是认识两种文字,书写两种完全不同的字体。放眼花拉子模,都是屈指可数的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些五大三粗,和识文断字完全没有干系的汉子,生生做到了这一点。完全打破了,他对将士固有的看法。再加上一路行来,护教军令行禁止,言出必随的军纪。他的心里,已忍不住对护教军生出几分敬畏之意。

    在他想着这些时,一直据守寨门的村夫们,看到护教军在河对岸安营扎寨后,便在士绅的命令下,知趣的打开寨门。一个身穿斗篷,一派教长派头的伊玛目。亲自走到河岸,向李大气为首的护教军问安。

    得到护教军不会过河,不会侵扰村子的保证后,特意回村里搜罗了一些瓜果、麦子、牛羊等吃食。李大气知道这村里遭过花拉子模大军的劫掠,便只收了些瓜果。麦子和牛羊,都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让整个阿赫拉巴德村都感叹护教军是仁义之师。村里的伊玛目,还向李大气讨要清教的教义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天明,伊玛目还带着村民,目送护教军离开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