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章 和州城内
    “这消息准确吗?”,李承绩合上信笺,有些出神的问道。尽管这件事早已预料,但是当真的发生,还是有些意外。到底在原来的历史里,回鹤投降蒙古,是大辽帝国崩溃的开端。

    “这信是快马加鞭送来的,比朝廷那边,都早了些时辰。”,李大力侯在跟前,应声道。在接到李承绩的召令后,他就即刻启程南下。蒙古那边的李氏商行,也都交由牙剌瓦赤处理。

    原本李承绩,还想让他接替侍从司司务一职。但考虑到事务司的重要性,李承绩权衡之下,就将他安置到事务司。到底事务司负责的事务,异常重要。

    即使李迪在事务司,也干得不错。但是论忠诚,李承绩更倾向于李大力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承绩只让李大力将这信笺烧了,并未多言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两日,大军就到了阿母城。早已得令的阿母郡郡守,已经为李承绩率领的护教军安排好了住处与吃食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,天禧三十年,回历六零五年,公元1208年的第一场大雪,突如其来的笼罩了整个阿母城。金黄色的大漠,也在一日之间,全被白茫茫的大雪掩盖。

    蜿蜒流淌的阿姆河,已经结冰了。使得整片天地,都是一望无际的白!

    好在李承绩早做好了来年开春征战的准备!

    那时候,马鲁城的积粮,应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。又有护教军在南北两面的封城之策,大批粮草,根本就难以进入马鲁城内。再加上卡尔旺对马鲁城外的‘收粮’之策。虽不可能彻底断绝马鲁城的粮草供应,但到底,已影响到了马鲁之地的收成。

    待护教军兵临城下,马鲁城的处境就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更何况,按照之前的预谋!攻取尼沙布尔郡的护教军,应该也会北返。再算上编入护教军的花拉子模降军,马鲁城的攻克,已经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便一边命护教军勤加操练,一边注意着马鲁城的动向。为开春的征战,坐着充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就在大辽西边,厉兵秣马的时候。距其相隔甚远的天山山脉南侧,和州城。天禧三十年的大雪虽未见踪影,但天空的阴云,已经笼罩了和州城的天空。

    凛冽的北风,也越来越强劲。估摸着再过几日,第一场雪就会落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久经风霜的和州百姓来说,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早在大辽未西迁之前,和州还被称为高昌。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名字,从公元前一世纪,西汉大将李广利率领汉军在此屯田开始,就开始进入番汉各族的视线。

    到了唐朝,还在此地设立西州,统辖高昌、交河、柳州、天山、蒲昌五县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大唐的消亡,西州之名又被高昌所替代。

    但无论它的名字如何变换,在西域人眼里,都只称它为秦城。因为这是一座带有浓厚汉文化印记的城市,使得很多初来乍到的西域商旅,误以为自己到了中原。

    安史之乱后,回鹤人被黠嘎斯人赶出漠北。虽是丧家之犬,却在汉地称雄。不仅占领了天山南北,还在此地建国。高昌城,也就成了回鹤人的新都城!

    鼎盛时期,其疆域囊括伊州(哈密力)、西州、庭州以及焉者、龟兹二都督府。

    当下回鹤已立国三百余年,原来草原人独有的英勇与果敢,也在高昌城的锦衣玉食里,消磨得差不多了。相比骑射,王族亲贵们,更乐于吟诗作画,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以致原有的夏都别失八里(北庭),也渐渐成为王族亲贵们不常去的荒僻之城。

    在以骑射称雄的草原,这样的回鹤国,应该早已被周边邻国吞并。但令人惊异的是,直到现在,回鹤国都依然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这也得益于回鹘国国主与朝臣们,由来已久的左右逢源秉性。每当有强大的近邻崛起时,都会向其表示臣服。并且不止臣服一国,而是多国。

    像臣服大辽的同时,也派使臣向西边的夏国与金国,表示臣服。由此,也倒是让高昌国免于战火,安逸了数百年。

    如今随着蒙古在漠北草原崛起,回鹤又与蒙古‘眉·来眼去’。这一点,大辽的菊尔汗与朝臣们,其实是知道的。但因回鹤是大辽东边的屏障,与各国交好,有利于大辽东境的安宁与稳定。所以只要没引兵入境,就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装作不知。

    不成想,这次回鹤在蒙古使臣的唆使下。竟杀了大辽的监官,直接举旗反叛了。

    这下,巴拉沙衮的大辽朝臣们,就是想装聋作哑也是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和巴拉沙衮那边慌忙应对相比,和州城内,却是一派风平浪静。各种做买卖的生意人,也照常打开店铺,做着生意。十二座通往城外的城门,也都照常开启。

    百姓进进出出,没有一丝紧迫之意。好像整个和州的百姓,都对大辽的怒火,全然不在意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和州深居回鹤腹地的缘故。临近大辽最近的城池-益里(伊宁),也隔着上百里。中间有天山天险阻隔,大军想过来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更何况,回鹤国主已经找到了新的靠山--蒙古。因和漠北草原相近的缘故,蒙古统一漠北诸部,吞并乃蛮,劫掠夏国等大事,早已在回鹤境内传开。

    再加上很多从草原来的回回商人,刻意夸大其词。让回鹤境内的各部百姓,都不免对蒙古生出不可战胜的念头。因而对蒙古的畏惧,更甚于大辽。

    所以上到回鹤国主,下到贩夫走卒。都根深蒂固的认为,当大辽对回鹤兴兵时,他们的新主人--蒙古,一定不会袖手旁观。这也就促使回鹤百姓,对大辽的报复并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和州城内。一个破衣烂衫,冻得瑟瑟发抖的少年。正赤着脚行走在建阳门一带。看到卖吃食的摊子,都怯生生的靠过去乞食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得来的多是打骂或口水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百姓,也都厌恶的避开。似是害怕靠近了,弄脏了自己的衣袍。

    如此境遇,让耶律察忽赤不免有些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“哼!待我回到巴拉沙衮,定要借兵屠尽此城。”,耶律察忽赤盯着和州皇城的方向,暗暗咬牙道。

    就在三天前,他还是过着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。在和州城内,连回鹤国主都得给他几分薄面。因为他爹是和州郡王,尼刺部族长,大辽派驻回鹤的监官。

    在和州城内,没有人敢忤逆他爹的旨意。连回鹤国主,都被其当面羞辱过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,都在三天前的惊变中,化为乌有。当天他爹被回鹤国主盛情相邀,一同前往和州城外的庄园游猎。但到了晚上,他爹的亲卫就逃回来说,回鹤国主埋伏了近百亲卫,将他爹乱刀斩死。

    随后和州城内的府邸,就被回鹤国主的亲卫查封。满府上下二百多口,尽数屠戮。若不是他得了亲卫的消息,提前出府。说不得,也身首异处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他心底的仇恨之火就越烧越旺。体外的寒意,也不自觉的消了些许。

    不想挡了一个壮汉的道儿,径直被其踹到一旁。

    耶律察忽赤没有喊痛!只擦擦了嘴角的污血,默默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饿了吧?!”,一道温和的问话声在耳旁响起,他才惊觉自己是撞到包子铺的摊位了。

    眼见耶律察忽赤没说话,那身着素衣,面色和善的店家也不在意。就从蒸笼中拾起两个大包子,递到耶律察忽赤跟前,出声道:“阿弥陀佛,快拿去吃吧!”。

    在以佛教为国教的回鹤国,大多数百姓,都笃信佛教。但乐善好施,却只有极其虔诚的佛教徒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耶律察忽赤也不客气,说了声谢字,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店家闻言,却咦了一声,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你这小乞儿,不是和州人吧?”。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说话习惯!体现在口音上,就是地域的差别。

    耶律察忽赤立时有些紧张。因为尼刺部在为大辽立下大功后,就被德宗赏赐了一片丰美的草场。其地位于喀什葛尔附近,为的是替大辽监视东喀剌汗国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为此,他爹还在继任族长之前,成为东喀剌汗国的监官。所以他从小,就在喀什葛尔长大。说话的习惯,也带着喀什葛尔的地方特色。

    后来随他爹迁居和州,口音上,一时还没那么容易改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神情被面上的污垢掩盖,使得店家也看不出他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从喀什葛尔来的吧?哪里的人说话,就和你相差不大。”,店家猜到了他的来历,自顾自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过喀什葛尔?”,耶律察忽赤将包子全部塞进嘴里,口齿不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早些年在那儿做些生意!我娘子就是那边的,好些年没回去看看,倒是想念得紧了。”,店家被打开了话匣子,有些怀念的说着曾经在喀什葛尔的趣事。

    耶律察忽赤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,眼角不停的打量着出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店家很快就注意到了,笃定的问道:“你想出城?”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耶律察忽赤并没否认。

    店家立时咧嘴一笑,出声道:“这样吧!你去咱家坐会儿,和我娘子说会儿话。她最是想念家乡那儿的人了,你去陪她说话,定然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等过些时日,我再许你些铜钱,送你出城。”。

    出城是需要钱的!虽然有多有少,并没有定额。但像耶律察忽赤这样身无分文的乞儿,定然是出不去的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