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五章 畏.吾儿山
    呼呼呼···风雪席卷天地。绵延的阴山山脉,也全都银装素裹。在后世,它的全称是天山山脉。在吐鲁番盆地的西侧,伊犁河谷的东侧。并一路向西,绵延到吉尔吉斯斯坦境内。

    如今,那是大辽的腹地。巴拉沙衮,就在山脉的北侧。

    只是当下,它还没有统一的名字。但因东段位于回鹤境内,所以当地人就以旧俗,称其阴山。后世内蒙境内的阴山,现在则位于西夏境内。并且名字,不是阴山,而是黑山。夏国的黑山威福军司,就因其而得名。

    此时阴山山脉南侧的山脚,一座规模不大的小镇,正经受着风雪的洗礼。这是畏·吾儿镇,北靠一座名为畏·吾儿的大山。因海拔太高,山顶常年被冰雪覆盖。

    到了冬天,整座山都被冰雪包裹。

    但每年春夏之际,畏·吾儿山又会变回最初的颜色。消融的雪水,也循着山体的缝隙,渗透到山体深处。再到地势低些的地方,汇成小河,流到地面。

    畏·吾儿镇,就因河而建,因商而兴。但山体光秃秃的,除了坚硬的岩石,难有绿色的草木。所以看起来,单调至极。

    此时镇上的一间客栈里,耶律察忽赤正坐在窗台前,眺望着山上的雪景。

    忽然吱呀一声,有人推门走了进来。便听:“嘿!刘察,你怎开窗了?快关上,怪冷乎的!”。虽是责怪,但听着更像关心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张嫂,你怎这个时候来了?是寻张大哥么?他得庄家的嘱托,去镇上寻治病的驼医了。”。这是张嫂子,人长得颇为壮实。在客栈里,主要为住店的客人生火造饭。她的相公,则是这家客栈的伙计。二人住在这里,已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原本耶律察忽赤和那些赶骆驼的脚夫一样,只能住在连干草都没有的马棚里。

    但张嫂见他可怜,就让他与自己夫妇二人同住。

    也是自出了和州后,天公不作美。没走上三日,就下大雪了。当时商队在野外,与畏·吾儿镇还有些距离。

    庄家就命大家趁大雪封路之前,先赶到唆里迷(焉耆)城。只是后来雪虽停歇了一会儿,但不久就越下越大。呼啸的寒风,也刮得厉害!等赶到畏·吾儿镇,再也难行半步了。

    于是商队不得不在此休憩,以待风雪停歇。

    只是商队的骆驼,却又病了。为了避免耽搁行程,商家就让做伙计的张大哥,去镇上寻个会治病的驼医。

    所以等张嫂找到,就没撞见人了。

    当下听闻相公出门了,就有些埋怨道:“早不去晚不去,怎偏生这等时候出门。”。

    “怎地?可是有甚急事?”,耶律察忽赤追问道。

    张嫂似是有些为难,就犹豫了一会儿,才回应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。只是镇东头的张家药铺让人带口信说。刚从波斯商人手上,买到一味好药。若是吃了,对男人颇有益处---”。

    在这镇上,做营生的汉人,都是一个张家氏族。据说是从瓜州迁来的,在这里安了家。

    尽管说到这里,张嫂就停下了话头。但耶律察忽赤从张嫂羞红的脸上,本能的猜到了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立时面上有些怪异,忍着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张嫂顿时不好意思的别过脸,暗骂一声‘坏小子’。

    耶律察忽赤也不好再逗张嫂了,答应一声,就径直跑出房间。张嫂赶紧将他拦着,掏出些碎银,让他有钱买药。

    待下了楼,张嫂似是想到了什么,冲着他提醒道:“嘿!早些回来。你们庄家说不出两日,大雪必停。因而今日,让客栈做了不少好菜呢!”。因没压着声音,使得坐在楼下闲聊的脚夫们,也全都听见了。个个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,面上露出几分喜意。

    而耶律察忽赤已出了客栈,迎着大雪往镇子的东头赶了。

    咯吱咯吱,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上。经过一间供着菩萨的庙宇时,他还双手合十,拜了三拜。因为他觉得,自己落难后,运气好得简直令自己难以置信。先有王贵夫妇这样的好人,后又遇到张氏夫妇。

    所以他暗暗发誓,待回到巴拉沙衮,一定向崇恩寺多捐些香火钱。

    这么来到张氏药铺,他肩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花。掀开门前用羊皮造的厚帘子,迎面立时吹来一阵热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位小兄弟,是要抓治风寒的药么?”,店家很和气的问道。在这大冬天,风寒是很容易染上的。

    耶律察忽赤摇了摇头,拍了拍肩上的雪花,应声道:“李氏商行的张嫂,让我来拿药的。”。在大辽境内,这李氏商行的名气很大。就连蒙古,也有不少分行。

    虽兴起的时间才两年有余,但势力扩张之快,实在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也是因商行不仅为过往的商旅提供庇护,还会在商旅遇上麻烦时,替其周旋一二。上到王族亲贵,下到地痞无赖。李氏商行,都能与其搭上话。

    像这畏·吾儿山周边的马匪,就都给李氏商行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只是耶律察忽赤明白,李氏商行势大的根本原因,还是因为李氏商行的主人,乃是大辽李中书次子--李承绩。

    其人在蒲华,招兵买马。要挟花拉子模苏丹,换取城池。虎口夺食,从古尔人手中,夺走呼罗珊大半疆土。这些传闻,虽颇有些夸大。但李承绩的能耐,耶律察忽赤还是信服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曾因姆拉帝力得罪了李承绩,说不得,也像大辽朝臣的那些公子一样。前去蒲华,交好一二。

    此刻药铺掌柜听完他的话后,马上意识到是谁。就压着嗓子,刻意腔调怪异的说道:“哦!是张嫂啊。她是给自己的相公吃,还是给你这俊·俏的小公子吃啊?”。

    “是张大哥吃!”,耶律察忽赤被掌柜的问话弄得心下一颤。虽然他也不是没碰过女人,但是他爹认为他年岁太小,所以明面上,不准他碰女人。

    平时偷偷摸摸的,也知道一些男女之事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和张嫂那啥,他就不自觉的起了起皮疙瘩。使得心下,都不自觉的紧张起来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