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九章 攻城在即
    不过这都是后话了!

    当前因督作司的生产效率有限,使得各种军需的供应,也紧张起来。只有兵器衙,因总督府有言,必须保持充足的兵器供应。所以督作司的大部分人力、物力,都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而此次护教军攻取尼沙布尔,讲究的又是速度。使得吃食上,都以简便为主。在抵达尼沙布尔郡不久,便全都消耗一空。现在护教军的军粮,就全取自尼沙布尔郡未来得及收割的秋粮。

    葛日兀奇他们的馕,还是从尼沙布尔城运来的小麦粉做的。什么罐头、奶粉之类,自然是没那个条件生产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葛日兀奇大口吞吃着,转眼就将吃了三张馕。随后又喝了几杯热水,顿感舒爽至极。

    就躺在平铺的绒毯上小憩了一会儿,渐渐睡了过去。也是待在这山谷里,哪里都去不得。再加上天寒地冻的,一时也不会有大事。所以才能放心的睡会儿,不然的话,他自然是不敢这么偷闲的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午后,外面的风雪也停了。没有那刺耳的风啸声,葛日兀奇反而有些不适。就睁开迷蒙的睡眼,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头顶的营帐。待反应过来,索性坐起身来,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瞬时一阵冷风袭来,让葛日兀奇打了机灵。原本还未彻底消退的睡意,终是完全消散了。

    只见整片山谷,都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。远处紧靠着古昌城的山峦,更是被茫茫一片白遮挡。走在地上,还会发出清脆的轻响。却是地面经过雨水的浇灌后,变得颇为泥泞。

    “千户长!”

    “千户长!”

    “千户长!”,一队队巡逻的将士,见到葛日兀奇后,纷纷右手贴胸,行了个带着回教风格的军礼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算是应声,葛日兀奇就来到山谷的边缘。

    这里的视野,最是辽阔。原本还茫茫一片的山峦,也显出几分轮廓。椭圆状的塔尖,在雾中若隐若现,那是古昌城外的清·真寺,由市集上的平民百姓自发而建。

    比古昌城中的军堡,还要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千户长!”,一人来到葛日兀奇身后,喊了声敬称。

    “艾尔玛尼,还没有消息吗?”,葛日兀奇一听到声音,就知道是艾尔玛尼。便头也没回,直接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或是这几日的风雪,让其不便相传吧!”,艾尔玛尼有些小心翼翼的解释道。当初他将自己与伊本·莱伊斯见面后的话语,说给李大气听后。

    李大气就心生一计!

    一边让其夸大护教军急于夺城的假消息,一边派出军队,准备将古昌城的西面堵死。从而双线出击,让古昌城的守军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也是伊本·莱伊斯与艾尔玛尼说话时,无心透露了希尔凡城兵力空虚的消息。所以李大气,便不再满足于拿下古昌一城了。

    到底希尔凡是阿特拉克河谷,又一座重要的关隘城池。并且建城的时间,比古昌要久。内里有民居,有商铺,也有规模不小的军营。其城墙与古昌相比,要高了一倍不止。那是取自周边山脉里质地坚硬的巨石,动用了附近两万民夫而建。累死者,高达一倍以上。那还是塞尔柱帝国统治时的大事,引得尼沙布尔之地,前后发生了多起叛·乱。

    花拉子模拿下此城后,也没多加修缮。但有从前的底子在,也依然坚固非常。

    若是将其拿下,尼沙布尔郡的防守之地,就以希尔凡为中心了。这不仅让总督府的统治更加稳固,也让护教军的兵力,少了许多牵制。

    只是拿下希尔凡,重中之重就是古昌。所以李大气不再以质子为条件,兵不血刃的换取城池。而是用计,诈开城门,将古昌城的守军尽数歼灭。

    从而一举拿下古昌、希尔凡两座城池,给阿特拉克山谷,再上一道枷锁。

    此刻葛日兀奇听着艾尔玛尼的应答,语气微重道:“万户长让我等侯在此地,为的是抓住时机,一举攻城。若是因天时而延续了时机,那就是失责了!”。

    艾尔玛尼立时心下一虚,请罪道:“末将知罪!”。虽然他是千夫长,比葛日兀奇只小了一个等级。但在军营中,等级异常明晰与森严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还是降军的千夫长,本就没什么地位。所以葛日兀奇只语气稍重了些,他就忍不住惊慌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风雪已停,你去问询一二吧!”,葛日兀奇没说别的,直接嘱咐道。

    艾尔玛尼立即应了一声,就躬身退走。

    但这时,天空突然传来一声炸响。就见一朵烟火,在山的另一边绽放。虽然天空中,依旧笼罩着厚厚的阴云。但那冲天而起的烟火,还是尽力绽放着原有的光彩。

    艾尔玛尼一见,顿时喜出望外道:“千户长!千户长!有消息了!有消息了!”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接连七道烟火又在天空炸放。只是方位,却是变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辰时!辰时攻城!”,艾尔玛尼细细回想了来时,事务司的探子与其定下的暗语。再对上烟火的数量与方位,马上推断出是辰时。

    葛日兀奇肃然的脸色,也付出几丝喜意。也不多话,转身就回到营帐。

    在将各级将领召进营帐,简单的宣布了攻城的消息后。就让其回到各自的小部队。领着将士,整军出发。

    整个营地,也随即活了起来。一顶顶帐篷,以最短的速度拆卸。一个个将士,也如分工合作的蚂蚁一般,做着各自的任务。

    于是很短的时间,谷地的营帐就消失一空。那些有人存留的痕迹,也全被护教军用土掩埋。一排排站着笔直的护教军将士,像雕塑一般,等着出发的命令。

    葛日兀奇也不耽搁,见全军都准备妥当后,下令向古昌出发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走后不久,天空又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。这次不再夹杂着雨水,落到地面上,很快就积了厚厚一层。护教军们的脚步,也随即被掩盖在皑皑白雪下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