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章 双向作战
    冬日的阿特拉克谷地,本就比夏日要亮得晚一些。尤其是在下雪的时候,更是比往日晚上三刻。像今日,都到辰时三刻了,天空依然灰蒙蒙的,看不见旭日东升的势头。

    但朝圣门下,三百护教军将士,已冒着冬日的寒霜,精神抖擞的操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二···一二···一二···”,声声极具穿透力的嘶吼,不断向远处传开。连东城门的花拉子模守军,都能听见这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帮人!自打他们来了,咱们就别想安眠!”,

    “是啊!也不知道他们的统领是怎么想的。这么冷,还日·日操练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咱们的埃米尔体恤咱们,没这么起草贪黑的操·练。”,花拉子模的营地里,被吵醒的将士们,窃窃私语了起来。但说不了一会儿,又就着暖烘烘的被窝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却是自六日前,护教军入驻古昌后。就每日在天色未大亮之前,起床操练。到了晚些时候,也要操练一回,才回营睡觉。

    这番做派,花拉子模将士们,只觉得护教军傻。但帖木儿灭里却看出了花拉子模将士的士气,无形中被护教军压了下去。就命底下的统领们,学着护教军的法子,主持操练。

    可惜没两日的功夫,花拉子模的将士们就开始怨声载道起来。甚至不少将士,还染了风寒。底下的统领们,也都偷闲,夸大染病将士的人数。

    眼见如此,帖木儿灭里也只得作罢了。

    到底护教军从组建的那一日起,就日复一日的保持这种操练的习惯。无论春夏秋冬,都不得懈怠。所以将士们,已经习惯了下来。身体也就扛得过去,不会生病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护教军还熬煮了姜茶。只要到了冬日,就会隔三差五的让将士们服下。如此一来,感染风寒的可能性,就更低了。

    花拉子模将士没有护教军长久养成的习惯,又没有避寒之物将养身体。这突然操练起来,自是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城内的一座花拉子模军堡内。正在熟睡的帖木儿灭里,有些不悦的翻了个身子,捂住耳朵。

    “这些异教徒,真是一刻都不得安宁。”,一个脸面较长,看着有些刻薄的女子。顺手搂着帖木儿灭里的臂膀,嘟着嘴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哼!再过一日。他们若还不放人,我定将他们赶出城。”,帖木儿灭里说完,就将被子蒙住脑袋。原是护教军进城后,阿里·沙与杨吉尔灭里并未放回来。

    伊本·莱伊斯去问,得到的是此事护教军的万户长李大气,不敢擅自做主。所以传信给了呼罗珊总督,等其回信。

    初一听到这消息,帖木儿灭里是恨不得即刻将城内的护教军赶出去。但随后伊本·莱伊斯带来的消息,让他打消了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却是护教军不愿放人的真正原因,乃是万户长李大气,感染了风寒。

    这对帖木儿灭里来说,可是个天大的喜讯。因为在这种关键时刻,护教军统领病了,正好给了己军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可是奈何兵力有限,让他一直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李大气病情加重的消息,不断传到他的耳中。向来被他倚为军师的伊本·莱伊斯,更是不断劝他出兵击败城外的护教军。

    虽然这消息的来源,是从护教军的那些降军中,传出来的。论准确性,是没错的。再加上这些日子,护教军在城外收割药草,遍寻游医之事,他也或多或少的听到一些。

    因此对这消息,还是比较相信的。

    便在伊本·莱伊斯的劝说下,慢慢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不过为稳妥起见,他还是决定。在确认李大气病死后,再行出兵之事。而估摸着日子,明天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着这些时,古昌城外。快要‘病死’的李大气,正听着底下人的禀报。得知葛日兀奇他们,已经侯在古昌城外后。马上让人,透露自己病死的消息。

    想必帖木儿灭里知道此事后,定然按耐不住了吧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一日的时间,次日辰时,一声声呼喝准时从朝圣门下传来。

    “万夫长,敌军今日,颇为反常!”,一个护教军将士,在卡尔旺跟前小声道。因为和往日相比,花拉子模将士,起得太早了。朝圣门周边,更是布置了比平时多一倍的兵力。

    “无碍!一切按计实行。”,卡尔旺并未多说,就让那将士退了下去。到底这事儿,昨晚就来信了。说是花拉子模人,很可能今日袭营。

    因而让他们,定要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这是安插在花拉子模军中的探子传来的消息,可信度极高。毕竟是事务司指派的,和伊本·莱伊斯让艾尔玛尼在降军中招的探子,完全不能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一二···一二···一二···”,三百护教军将士,开始登上城墙,在其上慢跑。花拉子模将士见多了,也就并未觉得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和往日不同,今日护教军将士慢跑的时间,比往日要多长一倍。守在城门两头的花拉子模统领,顿时暗自奇怪的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为了让护教军相信,花拉子模大军会在阿里·沙与杨吉尔灭里回城后,将古昌拱手相让。所以帖木儿灭里,准许三百护教军将士守住朝圣门。

    花拉子模人,则守在城墙的两端。没有准许,不准靠近城门百步以内。

    所以那花拉子模将领虽觉得奇怪,但也不敢走过来问明原由。就在他犹豫不决之时,朝圣门外,一股青黑色的洪流,突然从远处的山口出现。随即像离铉的箭似的,速度极快的向城门靠来。

    “敌袭!敌袭!”,有花拉子模将士见状,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但这时,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。却是城门上的千斤顶,正被绳索拉了起来。同时紧闭的城门,也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原来护教军一直拖延,是为了等待城外己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不用多说,花拉子模将士就展开的反击。纷纷涌向城门,欲要夺回城门要地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东城门外。大批黑影在雪地上奔驰,只是方向,正和朝圣门外相反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