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二章 覆灭之时
    死亡序曲缓缓拉开!

    因交战双方势力悬殊,所以整场战斗,呈现一边倒的态势。并且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大部分花拉子模将士,在明知无路可退的情形下,都无可避免的失去了斗志。

    帖木儿灭里身为花拉子模大军的统帅,虽明知不可为,但偏要为之。领着近卫,尽力向战场的左翼冲杀。在他看来,任何包围之术都有漏洞可寻。

    即使眼前的护教军,是己军的十倍有余。但想要将战场围成密不透风的铁桶,那是不可能的。而且以他自己征战多年的经验来看,任何有所见识的将领,都不会选择这个如此愚蠢之极的法子。

    毕竟很多时候,打仗更看重将士的整体实力以及统帅对战场的把握和调动能力。

    但战场的颓势已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不少距离中军稍远,直面护教军的花拉子模将士,下意识的放下兵器。尤其是在护教军喊出降者不杀的命令后,更有不少将士投降。

    一些还在犹豫、观望的将士,则直接被护教军斩落下马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放下兵器的花拉子模将士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准投降!不准投降!”,一些花拉子模将领没得到帖木儿灭里可以投降的准信,立即命令将士们继续抵抗护教军的锋芒。为了威慑众人,还接连杀了数位放下兵器的将士。

    但他没蹦跶多久,护教军的赤炎一营第六分队百夫长阿卜·莱伊斯,就注意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拉开你们的弓铉,给我射!”,说着,就指着花拉子模将领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将士们闻言,全都从背后的箭篓中拾出两到三根箭矢,齐齐射了出去。因是战时,混乱不已。敌军将领,瞬时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但因敌军聚在一起,使得箭雨射出去后。敌军虽然死伤惨重,但敌军将领却因其他敌军的遮挡,而侥幸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阿卜·莱伊斯也不耽搁,大喝一声道:“冲啊!随我为战死的兄弟报仇雪恨!”。跟随他的将士们,更是热血上涌。也是他们都是河谷一战中,被敌军俘获的败军。虽然活了下来,但那段经历,听着怎么都觉着不光彩。

    再加上跟随他们一起作战的兄弟们,大多在河谷一战中,惨死于敌军手上。直到不久前,尸骨才被他们亲手收敛。因此那种对敌军的恨意,是普通护教军将士的百倍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齐齐扬起马鞭,挥动长矛。像利剑一般,向花拉子模将领所在的阵地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挡在跟前的敌军全被斩杀。早已践成烂泥的雪地,也迅速被鲜血染红。嗅着这些气味儿,护教军的将士们反而更加战意高昂。

    但在敌军眼里,却是死亡的催命符。那滴着鲜血的长矛,真如其名一般,带着摄人心魄的寒意。

    以致很短的时间,这护教军将领就冲到了敌方将领近前。

    一直密切关注战场走势的李大气,也注意到了这位作战勇猛的阿卜·莱伊斯。布达克部酋长乞答·阿黑麻,也同时注意到了他。就有些赞许道:“不知这位小将如何称谓?先使箭阵,后使冲杀,真乃有勇有谋也。”,他说的是波斯语,但其中,还夹杂着不少汉话借词。以致糅合在一起,让人听起来有些费劲。

    但李大气身旁的书记官,却是听懂了。随即介绍道:“此人乃护教军赤炎一营第六分队的百夫长!乞答酋长之前,还在敌军的营地见过他呢!”。

    说着,脸上就露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乞答·阿黑麻却是不信,连连摇头道:“不--不-不!我未曾见过。如此勇武之人,我未曾与其一战。”,语气中,流露出棋逢对手的战意。

    到底部族里的男儿,对勇武之人是最服气的。并且大多数时候,会与其较量一般,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勇武。且乞答·阿黑麻,年岁也不大。虽是一族之长,但以汉人的算法,虚岁也不过三十有二。

    只是草原上的日子,过得较为艰苦。那饱经风霜的脸面,比同岁之人,要看着老了十岁不止。

    如今看见阿卜·莱伊斯,心里也起了惜战之意。

    那书记官闻言,面上的笑意更甚。就将阿卜·莱伊斯之前被俘之事,说了一遍。并将阿赫拉巴德村拒桥以战,让他们部族进退不得之事,也一并抖露。

    乞答·阿黑麻听着,只觉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冲杀到近前的阿卜·莱伊斯,就要斩杀敌军将领。一只箭矢,却陡然射了过来。随即那敌军将领身子一僵,栽落下马

    阿卜·莱伊斯抬头一看,就见前方一脸笑嘻嘻的斯力麻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你动作太慢了!”,话刚说完,就领着底下的将士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重重的冷哼一声,阿卜·莱伊斯就领着底下的将士追寻而去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目标,乃是帖木儿灭里所在的中军。

    经过不计伤亡的突围后,帖木儿灭里已快要冲破护教军的布防。但一阵箭雨突然从身后射来,让本就不多的近卫,更是死伤得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帖木儿灭里,可敢与我一战?!”,斯力麻力先让护教军射箭,后主动邀战。

    但帖木儿灭里也不是傻子!

    若是留下来一战,无论输赢,他都是走不了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的防线,很快就会被护教军重新布防。

    因此像没听见一般,斩杀数位护教军将士,冲到了营地的边缘。斯力麻力暗骂帖木儿灭里不上当,只得加速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在中军的乞答·阿黑麻,也不禁为此捏了把汗。因为这是一次打败帖木儿灭里的好机会!若是让其逃了,下次很难说会有这样的时机。再有自己率领布达克部臣服护教军的事儿,说不得已被帖木儿灭里传回草原了。

    因而留在草原上的部族,很可能已被其他部族吞并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想法,他更想帖木儿灭里能死于护教军手上。从而也算是报了灭族之仇。

    就主动请命,愿带领底下的部族,将帖木儿灭里的首级献于李大气桌案前。

    对此,李大气也没加阻拦。只是要求,必须活捉帖木儿灭里!反正大局已定,帖木儿灭里无论是生是死,都改变不了大败的结果。

    同时传令全军,抓获帖木儿灭里的将士,百户长以下,可连升两级,奖第纳尔一百。百户长以上,晋升一级,奖第纳尔一千,第尔汗(银币)一万。

    这实实在在的好处,让本就士气高昂的护教军,更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意。个个在其统领的带领下,斩杀敌军,冲向帖木儿灭里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(感谢撒古斯马基斯的月票。新工作,在适应中。码字受到很大的影响,在尽量调整,尽快恢复到一日两更的常态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