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六章 是个女人
    “这头巾,我家公---”,一个阴气很重的小白脸,很是强势的指着李承绩手上的头巾。

    但一阵轻咳响起,那人马上意识到什么,接着道:“公-公子看上了!”。李承绩目光一转,就注意到那小白脸身旁的公子。身段不高,较为清瘦。明眸皓齿,肤色颇白。

    身上套着件社拉子出产的斗篷,踏着蒲华出产的呢绒棉靴,里面塞了棉花,十分保暖。头上戴了顶毡帽,只露出呼着白气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我出双倍的价!”,那公子径直盯着掌柜,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这位客官先看上了!若公子喜欢,可以等些时日。待明年春日,西边的商队经过此地时,小人会多买些头巾,留着公子挑选。”,掌柜的陪着笑,有些尴尬道。

    那公子闻言,就别过脸,对着李承绩道:“卖给我吧?双倍的价!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说了句十倍的价,就自顾自的给竹青系好头巾。

    “十倍?!”,不等那公子说话,一旁的小白脸就语气不满道:“这条头巾怎么都不值十倍的价!莫要当我们傻!”。

    但那公子犹豫了几分,就摇了摇头,咬牙道:“好!十倍的价成交!”。

    这时李承绩已替竹青系好了头巾,夸了句不错。就冲着身后的公子说了句也不买,领着李大力等人,头也不回的离开商行。

    “你!!!”,那公子怒不可遏!整张脸,也气得发白。

    “嘿!你们别想走!”,小白脸见自家主子受了欺辱,马上追了出去。同时扯着嗓子,引来旁人的侧目。

    因李承绩他们走得不快,所以小白脸很快就赶到李承绩他们跟前。再双手一拦,就挡住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嗯?!”,李承绩脸色不好的盯着小白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欺辱我家公子,还想就这么走了?”,小白脸气鼓鼓道。

    “呵!你这人好没道理。我家公子看上的东西,凭什么要让?”,一个护卫得到李大力的示意,站出来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家公子答应了出十倍的价!”,小白脸显得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但我家公子也说了,就算给十倍的价,也不卖!”,那护卫语气听起来,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小白脸显然不是那种很善言辞的!被这话一堵,顿时就说不出别的话来。只连说了几个你字,就跟着耍无奈道:“我不管!反正你们不卖也得卖!”。

    “呵!好大的口气!也不怕话说大了闪着舌头。”,护卫嘲讽一声,就没好气的将小白脸往后一推。

    但这时,紧随而来的公子却突然凑了上来。先是扶住小白脸的腰身,跟着向李承绩行了一礼,出声道:“这位公子!今日我确有要事,急需这条头巾。待改日我应付了眼前的差事,定以百条头巾相还。”。

    “但这头巾我已送人了!再卖给你,怕不合适吧!”,说罢,也不等这公子回话,就自顾自的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“二十倍?可否?”,那公子依然不愿放弃。

    李承绩并未回头,依然脚步不停。但竹青却犹豫着停下脚步,疑声问道:“少爷,不若就卖给这位公子吧?左不过一条头巾罢了,它日你再赠与我就是。”。

    “你愿以二十倍的价钱卖给他?”,李承绩的语气中,已透着若有若无的疏远与冷淡。

    竹青跟随李承绩的日子比较久,知道这是发怒的先兆。心下立时有些怯怯的,解释道:“这位公子看着挺紧要的!我一丫头,买来也少有佩戴的机会。不若先让给这位公子,以解他的燃眉之急!”。

    那公子听到这话,当即向竹青表示谢意。

    “既是赠给你了,自是由你做主了!”,李承绩虽冷着脸,但语气中已少了疏远。其实刚才那小白脸若没这么强势,他也不会这么表现得这么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竹青知道,李承绩这是同意了。正暗自欣喜,就动手解下头巾。

    哪知道,那小白脸又跳了出来,插话道:“哼!算你们识趣。”,说罢,就主动夺过竹青手上的头巾。

    这番动作,不仅让李承绩等人大为反感。就是那看着像主人的公子,也立即皱眉道:“闭嘴!再这么不知礼数,你就别跟着我了!”。

    哪知道,那小白脸似是仗着与这公子亲近的缘故,依旧口无遮拦道:“公子,我知错了。只是他们让你如此低声下气,我-我-我替公子生气。”。

    说话间,用力将头巾一拉。

    可是竹青不是普通丫头!跟着李承绩那么久,心性也高。抓着头巾的另一端,却是不撒手。

    那小白脸顿时没好气,再次使劲。

    李大力自不会看着竹青受欺负,马上向前一步,喝问道:“你敢对竹青姑娘无礼?!”。说着,已向小白脸的手肘出拳。

    尽管小白脸看着像个小娘子,但到底不是小娘子。这与女人争一头巾,还较上了劲儿,自然被人看不惯。

    可能是担心小白脸的安危,那公子在情急之下,也立即出手。便嘶拉一声,从腰间抽出一条半丈长的软鞭。

    好在李大力的身手不弱!马上身子一移,躲了过去。同时反手一抓,猛然抓住将要近身的软鞭。可是刹那,李大气就松开手掌。上面已鲜血横流,却是软鞭上编排了细小的钢针。

    围观的行人,立时倒吸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见了血,李大力也被激出了凶性。立即抽出刀身,英勇迎敌。那公子也将软鞭使得出神入化,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这么缠斗着,围观的行人是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但这时,一阵哨声突然从远处的街面传来。那是督检司的‘红衣军’!每当街面上有人发生冲突,都会在第一时间赶来平息乱子。

    “公子,快走吧!”,小白脸急声提醒道。那公子闻言,也知道不该久留了。便虚晃一招,将李大力逼退。

    然后身子一闪,欲要混入人群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巧合,刚好和李承绩隔着不远。看得心痒痒的李承绩,马上来招过肩摔。

    但在触碰到他身子的那刻,李承绩马上惊觉道:“女人?!”。

    说话间,那公子的毡帽已掉落在地。长长的浅黄色长发,也如瀑布一般宣泄而出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