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八章 阿萨辛派
    若是李承绩知道李大力心中的想法,肯定心下大汗。因为他并不是那种轻易动心的人!即使他的年岁很年轻,可他的心态,已经是壮年了。

    虽说那女子也确实长得不差,但是论到一见钟情,显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他也没来得及说。因为李大力早已领命办事去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座圆顶营帐内。一个青年男子正跪在一个年老的妇人身边,小心侍候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···”,妇人费力的喝下一口男子递到嘴边的药汤,大声咳嗽着。那些咽到喉咙的药汤,也大多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娘!”,男子心忧不已的喊了一声,立即用手绢小心擦拭着妇人嘴边的药渍。

    “没-没-没事!”,妇人满是慈爱的看着男子,语气柔和的宽慰道。蜡黄的面容,也露出几分笑意。但看在男子眼里,却宛如刀割。

    “娘!儿子明白。太医院的大夫说,只要娘好好将养,过些时日,这痨病就有起色的。”,尽管他装着很高兴,但笑容里,却有意无意的多了几分刻意。

    妇人似是明白自己的身子,笑了笑,宽慰道:“别骗娘了!自个儿的身子,娘自个儿最清楚。反正老了,也不中用了。能在见真·神之前,再看你一眼,娘已经很知足了!”。

    “娘!”,男子拖着长长的鼻音道。双目中泛着涟漪,显然心绪不甚平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篷外突然响起一道突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图吾格迪·萨达克!”。

    男子一听到这声音,本能的瞳孔一紧。原本动容的神情,也马上冷了下来。那妇人不知何故,只忧心不已的看着男子。

    “图吾格迪·萨达克,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!”,那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娘!你先睡会儿!”,说着,就放下药碗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妇人忧心男子的安危,嘴里发出一声急切的轻嘤。男子听闻,立即柔声宽慰了几声,才掀开帷幕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东西呢?”,看着眼前的女子,图吾格迪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李承绩在这,一定会大吃一惊,因为这个女子,正是在他面前,女装男装,拿走头带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!不过你答应我的事---”,说到这,挥了挥手中的头带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二王子用一万第纳尔,买下九王子的命!”,

    听到这话,女子脸上露出了然之色。显然在这之前,就有预料。便面色有些冷然道:“果然是他!南柯一梦之毒,一万第纳尔,用在我九弟身上,也是值了。”。

    原来她是喀剌汗国的七公主!与九王子,乃是一母同胞。尽管上次九王子的遇刺,已经过去了有些年头。但是下毒的刺客,却一直未有音讯。

    汗王对此事,也放弃了追查。

    可七公主并不甘心!

    为了给自己的弟弟讨回公道,她一直都暗地里追查线索。以期找到证据,让总想将他们兄妹除之而后快的二王子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在花费了不少钱财,经过不少年头后,她终于弄清了当初刺杀她九弟的几位刺客身份。

    这图吾格迪,就是其一。

    那还是入秋时,有线人向她提供消息。说是图吾格迪,回到了阿母城。

    七公主便起身来到阿母,刚安定下来,就得知呼罗珊总督李承绩,领兵进驻阿母。整座城池的守军,也是平日的数倍。走在街市上,稍有风吹草动,红巾军就以极快的速度赶来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麻烦,七公主便伪装成男儿身。

    至于头带,则是送给图吾格迪的。因为图吾格迪的条件,就是一条欧莱叶式头带。

    也是图吾格迪手头比较紧!虽身手了得,但自小就在山中老人营建的堡垒练习暗杀之术。这是‘暗杀派’,属于回教伊斯吗依派的分支阿萨辛派。

    原本发源于北非的希姆叶尔王朝,创建者则是自称希姆叶尔王朝后裔的哈桑·伊本·萨巴哈。他生于突尼斯,乃是波斯人。从买下波斯加兹温西北面的阿拉穆特开始,就慢慢将疆域往四周扩展。

    最后使得里海南岸的阿勒布兹山脉大部,都成了阿萨辛派的传教地。他们每年会用各种手段,弄来大量少年。教会他们暗杀之术,让他们去杀害各个教长、皇室。

    初期还打着维护教义的旗号!现在则是唯钱是举。无论什么派别,只要负担得起足够的费用,都可以让他们帮着杀人。这和后世的刺杀组织,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只是阿萨辛派还有宗教的名义,用真主将信徒团结在一起。并人为的,造出来一个类似天堂般的存在。让各个教徒在执行任务之前,去天堂游走一番。从而让信徒们,更加确信真主的存在。

    钱财的扶持,那是定然没有的。图吾格迪虽帮教主们完成了不少刺杀,多次铤而走险。但多年来,却是一个字儿都没有。此次回到阿母,他本也是为了完成刺杀任务的。

    但顺道回到家里,才知母亲已经生了重病。再瞧其时日无多,就暂时放下任务,安心陪伴母亲走完最后的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可是因身无分文的缘故,连母亲总想要的欧莱叶式头带也买不起。

    等到七公主上门,他就以此事做条件。

    没成想,在这个冰天雪地的时节里,七公主还真买到了欧莱叶式头带。

    “你要的我已经说了,现在头带该给我了吧!”,说着,就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七公主笑笑,骤然将手一移。

    图吾格迪马上脸色一寒,冷声道:“你想赖账?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这个自是不会的。我只是很好奇,你这次回阿母,刺杀的又会是谁!”。

    图吾格迪只定定的看着七公主,并未回话。

    见此,七公子也不故意移开。让图吾格迪抓住头带,顺势带走。

    回到账内,图吾格迪很高兴的将头带拿出来给他娘端详。这是他娘成亲时,戴的一种较为昂贵的头带。后来为了生计,不得不将头带当了。

    如今再见,心里头也是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两天,图吾格迪还是没撑过来,就此离开人世。临死之前,还戴着欧莱叶头带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