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九章 汗国公主
    “公主,事情已经水落石出,咱们该回河中府了吧?”,回到住的客栈,侍女可哈尔出声道。因是基辅罗斯来的白奴,所以论肤色,可哈尔比公主还要白皙一些。并且头发是金黄色,身段更为高挑。

    并因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,和公主的关系颇好。

    只是性子有些高傲。仗着公主的宠·信,面对旁人时,有些狗眼看人低。从而让李承绩他们,颇为不快。

    但论忠心,还是勿需质疑的。

    “不!图吾格迪,必须跟我们一起回河中府。”,公主德古娜巴摇了摇头,语气坚决道。虽然已从图吾格迪嘴里得到真相,但仅凭这,还远远不够指证二王子。

    因此最好的办法,还是将图吾格迪带回河中府。让其当着父汗的面,亲口说出二王子买凶杀人之事。

    以图吾格迪阿萨辛派的身份来看,这事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但当前比较棘手的是,图吾格迪可不是那么好带回河中府的。若是交恶,说不得她们二人都得死在这里。因为图吾格迪是杀手,最擅长的,就是趁人不备之际,杀人灭口。且手段繁多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而且在父汗跟前指证二王子,凶险颇大。无论成功于否,最后都极有可能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。

    毕竟刺杀皇氏,本就是件掉脑袋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只要稍稍有点脑子的人,都不会答应。所以将图吾格迪带回河中府,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成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德古娜巴有些苦恼。

    可哈尔也知道此事的可行性不大,就劝慰道:“公主!咱们还是早些回河中府吧。出来这么些时日了,汗王怕是早知晓咱们溜出宫了。

    至于图吾格迪,咱们再派人来抓他就是。以咱们两人,定是抓不住他的。”。

    “父汗那边不用担心!有母妃在,咱们就不会有事。”,德古娜巴对她的娘亲很有信心!因为父汗的后宫里,无人能及她娘亲的宠信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,她的弟弟才有登上王位的可能。那二王子如此买凶杀人,也不过是忌惮而已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事变成一定,她必须将二王子扳倒。在出发前,她母妃也是知晓的。为了自己的儿子,还是恩准她溜出宫去。

    因打小被父汗的其它王子和公主欺负,她特意学了傍身的武艺。虽谈不上打遍天下无敌手,但用来保护自己,还是可以的。在宫里时,她还经常护着她的弟弟。

    如今她弟弟也长大了,倒是不用她护着了。但该操心的,还是不少。

    “可---”,可哈尔欲言又止。虽没明说,但德古娜巴明白。可哈尔是认为,图吾格迪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“你去给我弄点吃的吧!”,心下正烦,德古娜巴想一个人静一静。就让可哈尔下楼给自己弄点吃的,好将其支派出去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可哈尔很顺从的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客栈西北方的护教军大营,李承绩正在营帐里,听着李大力的禀报。

    当听闻那日相会的女子,乃是西喀剌汗国的七公主德古娜巴时,心下有些吃惊。因为时下正是寒冬,阿母城也不是什么繁华之地。德古娜来这里,实在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而且当日还那么急着讨要一条头带,似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她们当前在何处落脚?”,李承绩沉思了几许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李氏商行。”。

    作为李承绩大力经营的商行,李氏商行已不仅仅是买进卖出,为商旅提供保护的商行。而是包括住宿、娱乐、代送商货、买卖情报为一体的综合性商行。

    在大辽境内,每座城池中的商行,几乎都会兼具这些功能。其中尤以蒲华、河中府、忽毡、麻耳亦囊、可伞、巴拉沙衮、阿里麻里、仰吉八里(玛纳斯)、和州、唆里迷、曲先(库车)、喀什葛尔等城,最为完备。

    它们都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贸易枢纽,因此李氏商行在这些地方,大力经营。再加上借助大辽的威势,以及与地方官吏私交甚好。让李氏商行的发展,犹如滚雪球一般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从前很多商户需要自己一路照看着商货。现在只需要托付给李氏商行,就万事无忧了。这和镖局,倒有些类似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需要收取佣金的。除此以外,还可以缴纳一定的保险费。

    这是李承绩创出来的词汇!

    让商户们缴纳一笔不算很高的费用,就可以在商货出现重大损失时,由李氏商行出面,给予一定的赔付。按照费用的高低,分为三成、五成、七成、九成等不同的比例赔付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是十成!

    那是因为李承绩运送商货,本就有相当高的风险。所以那一成,算是商户们给李氏商行的辛苦费。

    因当前只有李氏商行有这个手腕做成这件事,所以其他不愿长途奔波的商户,也没有别的选择。从而使得李氏商行,又多了一条取财之道。

    住宿的话,是一早就有了的。但为了体现与别处的不同,商行的各项住宿用品,都以绝高的要求来配置。只是考虑到商户们的财力有限,所以客房也分为上中下三等。

    娱乐则是李氏商行的重头戏!

    不仅有博彩、酒水,还有娼妓、小品、杂技等表演节目。其中博彩分为赌博与抽奖,两种是不一样的形式。前者有扑克牌、骰子、麻将等物,乃是李承绩借鉴后世澳门与拉斯维加斯的博彩业,创新出的玩法。后者是各种花式多样的抽奖,在支付一定的钱财后,就可以碰碰手气。

    还有鸡、狗、蟋蟀等活物,也是赌博的一种形式之一。

    因回教禁止赌博,所以李氏商行对回教徒赌博,是有一定限制的。按照呼罗珊总督府一周七日的作息习惯,各个赌场,只能在周二与周五营业。抽奖的话,则没有限制。

    因而每逢周二与周五,李氏商行的客人,总是最多的。也是总督府对赌场的管制很严,其它人就是想开办赌场,也很难得到户部商业司的应允。

    而表演节目,娼妓是这时代就有的。杂技,这时代也有不少。李承绩只是将后世的一些新点子借鉴过来,就让李氏商行的娼妓与杂技,与别处精彩了数倍。

    只有小品,这时代是全然没有的。李承绩本想将戏曲照搬照抄过来,可是戏曲对表演者的功力有极高的要求。所以他只能从相对简单的小品入手,让这时代的人,能尽力感受到这种艺术表现形式的魅力。

    以当前的情况看,效果还不错。在和州、巴拉沙衮、河中府等地,皇族亲贵出行,都以下榻李氏商行为荣。再在里面赌上两把,抽些小奖,找个娼妓,听首小曲,看场小品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这七公主住在李氏商行,也就不足为奇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