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章 微服私访
    “嗯!咱们去商行走一遭吧!”,李承绩想了想,就做下决定。尽管李氏商行是他一手创建,但是所开的分行,没有上千,也有近百。除了蒲华的李氏商行,他亲自去瞧过以外。

    其它地方,都没去过。这阿母城,也是同样。因而借这个机会去李氏商行走一走,也好瞧瞧营生如何。

    李大力得令,便要下去安排人手以及通知李氏商行那边的接待事宜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,李承绩及时拦阻,接着道:“不用大动干戈。我就以普通客人的身份去走走!”。

    在后世,每逢上级视察,下面的人就极近逢迎之能事。很多不足的地方,也都遮掩住了。所以微服私访,才能管中窥豹,瞧出些真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极其有限的!因为一家商铺营生如何,需要耗费一定精力深入详查的。只凭一次微服私访,显然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不过李承绩也不是真的奔着商行的营生去。而是为了见见这喀剌汗国的七公主,打探些许口风。因为李大义传来的消息说,喀喇汗国的汗王,在圣上跟前,递了不少指责自己的折子。

    说是自己招兵买马,大肆兴兵。致使河中之地,战火不休,生灵涂炭。尽管这话有真有假,但传到圣上耳中,很难不引起猜忌。朝堂上传言派遣刺史治理蒲华的提议,就多少受了汗王折子的影响。

    因此这七公主来这里,很难说不是得了汗王的旨意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女子也就罢了!这七公主,可是个不好惹的货色。因为外界都在传,她是河中之地的明珠。其人不仅姿色绝佳,还聪慧能干。以一女儿身,在军中历练多年。一手鞭法,更是使得出神入化。与草原的勇士相比,都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用巾帼不让须眉来形容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在当日与李大力的比斗中,就可瞧出分毫。

    也是这个原因,他才疑心起七公主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到底使鞭的女子,太好认了!

    对这个女儿,汗王奥斯曼也是偏爱异常。不仅允许她从军,还准许她建立起一支娘子军。两千余人,规模不大不小。在军中,自成一体,只听她的命令。

    平日里,驻扎在河中府附近的小镇里。碰上商旅过境,还会远远的护送一段。刚开始,还有马匪敢试探这支娘子军的能耐。在全灭后,其他马匪是有多远躲多远。

    四年前,还与古尔国的军队,进行了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结果这支娘子军,立下了不小的战功。

    可惜是个女儿身,汗王只能赏些钱财,而不能给她加官进爵。那些女兵,也很难在战场上获得立功的机会。除了运送些粮草,救治伤员。其他时候,都是闲置状态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妨碍,她是河中明珠的殊荣。

    河中的老百姓们,也都对她印象颇佳。因为河中府作为各大皇族亲贵齐聚之地,向来难以治理。汗王为了树立九王子的威望,特意让其治理河中府。作为一母同胞,这位七公主自是尽力辅佐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原本那些依仗身势的权贵们,可是一点都不惧九王子的声势。对他的号令,也都充耳不闻。结果七公主,亲自带着自己的亲卫,上府将不听号令的老爷们绑了。

    胆敢拘捕的,还砍了对方的脑袋。这番手段,惹得权贵们恐惧极了。个个跑到汗王跟前告状,可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。七公主只得了个不痛不痒的训斥,依旧带着自己的娘子军,活得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眼见如此,那些权贵们才算是安分下来。九王子的号令,也得以推行。河中府难以治理的顽疾,总算被拔除了。

    通过这件事,九王子在朝中的威望水涨船高。与二王子在声势上,已不差分毫。只是恶名,却被七公主担下了。因而那些权贵们,全都诋毁起公主的声誉。

    但百姓们是知道那些老爷们从前是怎么欺负自己的!现在的话,又是怎么妥妥帖帖。所以对公主的恩德,全都谨记在心。

    一计不成,那些人就操心起了公主的婚事。也是将其嫁远了,也就管不到河中的差事的。

    便在摩诃末窥探河中时,向汗王建言,将七公主嫁到花拉子模。以此促成喀喇汗国与花拉子模的友邦之谊!

    若不是摩诃末被大辽打败,国内又出现乱子。这门婚事,还真有可能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女人,李承绩可不敢将其等闲视之。所以宁愿自己走一遭,也要摸清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因是冬日,护教军大营又是闭营的日子,所以街上的行人不多。一家家商铺,也都拉起了用羊毛织出来的帘子。凛冽的冷风,随即被挡在门外。

    李承绩没有选择车驾!只带着大力等几个护卫,踩着积雪,往李氏商行的方向走。咯吱咯吱,积雪发出声声闷响。这还是铲过雪的!否则的话,堆起来都有齐腰深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···”,李承绩戴着毡帽,围着围巾,呼出阵阵白气。眉头上还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,全身穿得像粽子似的,包裹得严严实实。这等酷寒,是营帐内感受不到的。

    因此他都有些后悔出来了!

    这么来到李氏商行外面,驻足打量。只见商行是花拉子模式城堡建筑,占地一亩有余。有三层,临街有窗六扇。虽装着透明的玻璃,但都蒙上了帘子。

    可能是温差太大的缘故,玻璃上都蒙着一层白色的寒霜。所以站在外面,也看不清内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顶上还有一座塔楼,与宣礼塔十分相似。原来这城堡,乃是一富商的住所。那塔楼,也是观景用的。在护教军对阿母城大清洗后,富商也因欺压百姓的恶事太多,而获罪入狱。

    这家产,也就尽数充公。李氏商行在阿母城建造分行时,便用一笔不菲的价钱,从户部钱库司手中,买来地契。这还是因李氏商行乃是李承绩所属的缘故,否则的话,根本买不到这样的地段和城堡。

    再在商业司手中,领到相应的经营许可。从而在阿母城,开始经营起相应的买卖。

    此时整座城堡,都已被白雪覆盖。但内里传出的阵阵叫好声,还是打破了雪景该有的宁静。

    李承绩不愿在外面吹冷风,便打量了一会儿后,就掀开帘子,推门而入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