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一章 舆论宣传
    “六位客官,是运货还是住店?”,李承绩他们一进去,一个身着红衣,身材详细的粟特女子,就一脸谦和的笑问道。这是客栈的女侍者!

    原本在这时代,客栈的接应之事,都应是男人来做。但李承绩知道,女人在某些方面,有着男人无法比拟的优势。特别是接人待物上,让女人担当花瓶的功能,会起到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时代还是以男人为尊的。在风气相对保守的河中,能抛头露面,肆意挥霍的,多是那些财大气粗,身为一家之主的男人。

    身为男人,李承绩自是了解男人的。知道很多时候,男人都是视觉动物。用美的东西来拉近关系,增加好感。无形中,会让商行的生意倍增。

    所以李氏商行内,有不少女侍者。并且个个长得不错,身段颇佳。因多是青楼女子出身,每个人,还有一两样技艺傍身。比如弹曲跳舞之类。

    在应付男人上,就更别说了。

    毕竟青楼女子的生存本能,就是讨好男人,想办法从男人口袋里掏钱。

    刚开始李承绩在李氏商行推行时,各个分行的掌柜们,还颇有微词。只是碍于李承绩的身份,个个也不好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直到商行的业绩倍增,那些掌柜们才大感李承绩英明。

    因这个缘故,那些青楼的老鸨们,也都往李氏商行跑。个个变着法子将自己的姑娘往商行送,为的是多条揽客之道。

    考虑到商行的风气,李承绩也制定出了一些规矩。

    比如那些青楼女子进商行做女侍者时,需要签订一份有年限的用工合同。在这期间,老鸨对这些姑娘,是没有管辖权的。并且在正当的营生时,女侍者不能接客。

    但可以陪客人喝酒、吃饭,为客人卖艺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就是不能那啥,其它都可以。

    一些青楼的头牌,许是厌烦了男人。便委身做侍者,也不愿在青楼里接客了。

    “逛逛!”,李承绩脱下身上的大袄,出声道。也是客栈的底下铺了火龙,使得在这寒冬腊月里,内里依然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女子闻言,笑容依旧,接着道:“那六客官赶巧了!今儿逢五,楼上的赌场正好开张了。不若去赌上两把,试试手气?”。赌场的抽成是最高的!每带一个客人入内,侍者都会有一定的抽成。并且客人消费得越多,侍者的抽成就越高。

    这促使商行的侍者们,都喜欢带客人去赌场逛逛。

    “嗯!你自个儿忙去吧,不用招呼我们。”,李大力见李承绩自顾自的走向厅堂中央的戏台子,就随即应了一声,领着亲卫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女子面上马上显出些许遗憾。显然她觉得,白白放走了一条大鱼。也是李承绩的装扮,就知道是个有家势的富家公子。并且还带着随从,口袋里定是揣了第纳尔的。

    带这样的人去赌场,一定有丰厚的抽成可拿。

    她的想法,李承绩是没心思理会了。见戏台右边有空座,就顺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桌我家公子包下了!”,李承绩刚要坐下来,一个长相颇白的男子就转过身来,出声道。

    但瞧见李承绩的模样后,就惊疑了一声,讶然道:“咿!怎么是你?”。

    与其同桌的两个男子也转过身来,李承绩马上认出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你们抢了我的头带,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么?”,李承绩不管不顾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哈尔也懒得压着嗓子了,用有些娇斥的口吻道:“不就一条头带么?何须这样兴师动众!”,瞧见李大力等人像山岳一样站定在李承绩身后,误以为李承绩是来堵她们的。

    “上次实乃事出有因!既然你都来了,那我一并还给你就是。”,七公主德古娜巴面色不变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不急不急!台上这么好的杂戏,可不能耽搁了。”,边说边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杯咖啡。

    和茶叶相比,咖啡豆的价格要低廉不少。所以李氏商行,免费的饮品只有咖啡。并且加了糖,使得咖啡的味道没有那么苦涩。

    不过李承绩喝了一口,就不愿再喝了。便唤来侍者,让其弄杯奶茶来。这是他传出来,并在李氏商行传开的。做法并不复杂!只要将茶水煮沸,再加入一定的牛奶以及其它配料,就能变成香浓四溢的奶茶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代茶叶是稀罕物!普通人很难喝上。且随着陆上丝绸之路的阻断,茶叶传入西域的成本,就更加高昂。这奶茶的做法,也就很少有人研究。

    李承绩在穿越之前,每逢加班,就喜欢喝杯奶茶提神。所以来到这个时代,就依照后世的习惯,将奶茶当成必备的饮品。因为少了香精之类的人工合成的原料,口味上自比不了后世。

    但因是纯天然的,反而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这饮品传入李氏商行,很快就受到热捧。只是因茶叶比较稀罕,所以售卖的价钱也不低。一般人,是享用不起的。

    在付了五个第尔汗(银币)后,奶茶很快就送了过来。因是羊奶,所以有一股膻味儿。这还是加入了茶水的结果,否则的话,味道更大。

    李承绩是习惯了羊奶,已不觉得什么。便拿过来,倒入一半的咖啡,怼在了一起。二者的颜色很快发生了变化,羊奶的膻味也马上被咖啡的味道冲淡。

    “咖啡奶茶!”,李承绩呵呵一笑,就用汤匙小舀了一口。送奶茶的侍者是第一次瞧见这种喝法,有些奇怪道:“客官,这味道···”。

    “你自个儿尝尝?”,边说边将咖啡奶茶往外一推。侍者就拿了一支干净的汤匙,小舀了一口。刚喝进嘴里,立即神色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难喝?”,可哈尔追问道。

    侍者跟着闭上眼睛,很享受的咽了下去。再睁开,就语气有些急切对李承绩道:“这位客官请稍等片刻,我这就去请咱们掌柜过来。”。李承绩笑笑,有些后悔自己显摆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初衷,就是不打算暴露身份的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台上的一曲杂戏也进入尾声。这是《射雕英雄传》之中的郭靖射雕的一场戏!只是整个情节被李承绩改成郭靖逃避蒙古人的追击,向真神祈祷。从而一箭射下大雕,得到庇佑。

    引得台下的宾客,纷纷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因其表演形式,类似小品,比较浅白。所以李承绩不愿用正规的戏曲为其命名,便称为杂戏!

    也是为了给护教军壮大声势,李承绩将主角郭靖改成一名坚定的清教徒。背景虽是蒙古,但其中很多情节,都尽力渲染了蒙古人的残·暴。算是用舆论手段,宣传蒙古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反正蒙古人屠城的做法,确实算得上残·暴。李承绩就算不刻意宣传,河中老百姓也会听到传言的。再加上是异教徒,更加引起百姓们的敌视。

    这为将来对抗蒙古这头猛虎时,增加些许同仇敌忾之心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