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二章 锁穴之术
    “这人是谁啊?竟能请动商行的掌柜。”

    “嗯!脸面陌生得很。我来商行也不下十次了,却是没瞧见过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哪个大财主、官老爷家的少爷。你看那身衣裳,可是东边的丝绸啊!”

    一些邻桌的宾客听到了侍者要请掌柜的话语,纷纷出声议论道。以致看点十足的杂戏,都没心思看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不是聋子!隔着这么近,自是听到了。为了避免掌柜认出自己时,引起众人的关注。便冲德古娜巴莞尔一笑,告辞道:“我先去别处逛逛了。愿真主在上,我下楼时,你已备好赎买头带的钱财了。”。

    说罢,就站起身来,欲要离开。

    可这时,邻桌的一男子突然拦在李承绩跟前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李承绩脚步一停,有些意外的打量着跟前的男子。只见其带着尖尖的毡帽,留着胡须,一副花拉子模人打扮。年岁不大,与李大力相仿。

    体格较为粗壮,那坚挺的胸·膛,即使被衣料遮着,也能感受到强大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,不等李承绩说话,李大力就迎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!”,一声厉喝从李承绩身后响起。就闻一阵香风飘过,却是德古娜巴。

    “苏丹命我护佑公主安危,小人自是不能辱命。今日此人欺辱公主,小人定要讨回公道。”。

    这一口一个公主叫着,让临近的宾客们,都好奇起德古娜巴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?!我乃男儿身,你莫要认错人了!”,德古娜巴不想被人认出,大声反驳道。因太生气的缘故,胸口都起伏得厉害。只是嗓音有些破音,显出心下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可哈尔知道自家公主的心思,不等这人回话,就接着呛声道:“阿巴斯亥牙,这是我家公子,你别胡言乱语。”,说着,就贴近阿拔斯亥牙,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可能是听进去了告诫之语,阿巴斯亥牙有些不情不愿的改了口,承认自己认错了人。但李承绩的去路,却依旧挡着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不是傻子!从德古娜巴和可哈尔的相貌与举止上,就看出二人带着女气。再经阿巴斯亥牙这么一说,就更确信这二人是女儿身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若不是不熟识,怎能喊出阿巴斯亥牙的名字。

    只是公主这身份,可不是乱叫的。并且周边的地界,公主不少。大的有西喀剌汗国与花拉子模,小的有康里、羊磨、葛逻禄等部落。只要是国主和酋长的女儿,都可以喊成公主。

    因而只凭公主二字,众人也猜不到德古娜巴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看---”。眼见阿巴斯亥牙拦着不让道,李大力请示着,是否要动手。

    考虑到动武对商行的生意有碍,李承绩摇了摇头,冲着阿巴斯亥牙道:“这位兄台,如何才能让我等离开?”。

    “向这位公子赔礼道歉。”。

    “狂徒尔敢?!”,李大力一听,立即愤然出声道。以李承绩的身份,向德古娜巴道歉,简直是折辱人。即使德古娜巴是西喀喇汗国的公主,但李承绩也不是什么平民百姓。

    因为汗王的地位,比李世昌的地位还要低上一些。作为郡王之子,也不比公主的身份低。而且李承绩还有呼罗珊总督的身份在,与一番国公主,是完全能够平起平坐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,阿拔斯亥牙完全不惧!冷哼一声,站在原地。作为古拉姆近卫军中的精锐,他一直以来,都侍奉在摩诃末左右。直到上次摩诃末进入河中,与西喀剌汗国的奥斯曼汗王议定和婚之事。才被留下来,护佑德古娜巴的安全。

    后来花拉子模陷入内乱,婚事也不了了之了。但他谨遵摩诃末的命令,依旧守在德古娜巴左右。

    此次德古娜巴远行,故意将他瞒着。但得知真相后,他还是第一时间找了过来。只是刚找到德古娜巴没多久,便撞见了李承绩向德古娜巴要债的事。

    就顾不得什么,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瞧见李承绩似有顾忌的模样,德古娜巴原本要劝和的心思,也慢慢淡了下来。刚才李承绩对自己说话的口吻,确实比较无礼。这让她心下,也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承绩只将咖啡和奶茶混合在了一起,就受到了掌柜的接见。让她心里,有种说不出,道不明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因为李氏商行的掌柜,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。她在商行住了这么些时日,花费了不少银子,买了不少消息,也没见到掌柜的真容。却被一来路不明,年岁不大的小子,给捷足先登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养成的傲气,一时被挫败得丝毫不剩。

    所以她心里,也想李承绩难堪。就使了个眼色,让欲要规劝的可哈尔,退到自己身旁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位兄弟,路不宽,还是别挡着了!”,李承绩笑呵呵的走了过去,一手搭在阿巴斯亥牙的肩膀上。李大力欲要拦阻,却被李承绩用眼神拦下了。

    因李承绩看着就是富家公子,皮肤白嫩。所以阿巴斯亥牙本能的认为,李承绩没什么能耐。就肩膀一抖,欲要将李承绩的手臂甩下。可是不试不知道,一试吓一跳。

    他刚要抖动肩膀,就深深的感受到一股力道压住了自己的肩胛骨。

    “哼!”,他闷哼一声,再次使力。立即肩胛骨一痛,却是李承绩加重了力道。

    这是在警校训练时,学来的锁穴之术。听起来可能很高深,其实原理很简单。就是掌握几个关键的穴位和用力点,将其控制住。从而让人血脉不通,无法使力。

    用四两拔千斤来形容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因此在旁人眼里,只是李承绩很轻巧的搭着阿巴斯亥牙的肩膀。实则只有阿巴斯亥牙自己知道,整条臂膀,已经又酸又麻了。

    “巫术?!”,阿巴斯亥牙面上有些惊惧。随即挥动胳膊,向李承绩的手臂扫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让开么?”,李承绩声音微冷,力道再加。阿巴斯亥牙立即身子一软,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李承绩这才松开手臂,大步从他身旁走过。李大力忍着心里的惊骇,赶紧跟了上去。也是一直以来,他都以为李承绩是手无缚鸡之力的。今日露一手,才知道李承绩的全才,真不是白叫的。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的李承绩,现在也乐呵极了。因为当刑警那会儿,他可是经常用这一招。到了这时代,因身边的护卫太多了,让他都没有露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今日好不容易动动筋骨,让他庆幸自己的腿脚功夫还没荒废。只是太久没动手脚了,手臂已因太过使力,而有些酸·麻了。若不是阿巴斯亥牙先软下身子,那难堪的,定然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感谢真神庇佑!”,他下意识的说了句清教的祷告语。尽管他心里,并不信真神的存在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