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四章 山中老人
    这次回到阿母,他的主要任务,就是刺杀李承绩。因为有人已向主教献上了重金,要买李承绩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是得知娘亲生了重病,才耽搁了些时日。本来还想着,要费好一番功夫,才能接近李承绩,完成刺杀任务。

    不成想,择日不如撞日。竟这么阴差阳错的,给撞上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不怕死,所以也从未想过脱身之法。因为主教说过,他们这些为真神奉献生命的信徒,死后可以去天堂享受人间极乐。那是一个遍布壮丽宫殿,以金银为饰,摆放了一切世上华美之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地上铺着管子,里面流通着酒水、**、蜜糖、泉水。很多姿色绝佳的美人住在里面,能歌善舞,多才多艺。

    他在领受任务之前,就去过这人间天堂。在里面享受到了美人的服侍,吃上了世间少有的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所以他相信,自己死后还能享受到这样的优待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阿萨辛派的创建者--哈桑·伊本·萨巴哈,也称‘山中老人’所精心编造的谎言!

    因为这人间天堂,实乃是工匠们精心打造出来的。就位于阿拉穆特山脉中的一座山谷。入口被巨石挡着,四面全是悬崖峭壁,十分隐蔽。

    里面的规制,也都是根据信徒们幻想中的天堂为模板,进行最大程度的仿建。

    每当信徒们成年,山中老人就会用迷·药将他们迷·晕。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,送进人为建造的天堂里。

    等信徒们惬意的待上一段日子后,山中老人就用同样的方式将他们弄出来。

    醒来后,信徒们发现自己不在天堂,自然非常失望。山中老人就借着真神的名义,告诉他们只要尽力完成自己交待的任务,死后就可以进入天堂。

    于是这些派出去的信徒们,都成了将生死置之脑后的顶尖刺客。

    以致刺杀行动,往往胜多败少。

    也是这些信徒们,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,就接受山中老人的教化。整个人生观、社会观、世界观,全都变成山中老人想看到的模样。

    待到成年时,也就成为山中老人的死忠。

    对‘山中老人’的言语,也自然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再有真实度如此高的人间天堂,信徒们哪里还能不甘心赴死?

    因此阿萨辛派,也就成了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谈之色变的邪教派别。

    当下李承绩还不知道图吾格迪的身份。只知道紧要关头,必须保护好自己。也幸好当了多年刑警,大事、急事见多了。所以在遇到意外时,总能保持一定的冷静。

    便在图吾格迪举起匕首的一刹那,猛地屈起右腿,狠狠用膝盖顶向图吾格迪的后背。

    同时脖子一斜,避开致命部位。

    自打来了阿母城,李承绩就跟着护教军将士一起,在军营里一起集训。这身子的灵活度,也不算差。所以这屈膝的动作,也非常顺畅。再加上是紧急时刻,动作也比平日里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图吾格迪猝不及防,身子立即向前一倾。但匕首还是刺了下来,擦过李承绩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嘶!”,李承绩感到脖子一痛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而一击不成的图吾格迪,又举起匕首,再次向李承绩刺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!

    一道长鞭骤然袭来。跟着啪啦一声,图吾格迪的手背就被狠狠抽中。紧握的匕首,也随即掉在李承绩身上。

    借这个机会,李承绩用脑袋使劲顶向图吾格迪的左侧腰身。随即身子不稳,压在李承绩身上的力道也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紧跟着,李承绩就抽出左腿。朝着图吾格迪的肚子,狠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这下,才总算拉开了二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李大力等人,也都扑了过来。第一时间,将图吾格迪制服在地。为了出口恶气,李大力还踩着图吾格迪的脸。

    掌柜的大惊失色,一边喊着请医者过来,一边让侍者清空商行的客人。

    也是李承绩的安危,乃是头等大事。所以掌柜的,也顾不得生意上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这刀上淬了剧毒!常人只要沾染一星半点,真神也无能为力了。”,图吾格迪疯狂大笑道。只是脸被人踩着,笑得十分怪异。

    李大力立即照着他的嘴巴踢了两脚,喝骂道:“总督旦有差池,必然你生不如死。”。图吾格迪吐了口血沫,大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李承绩却是没心思理会他!因为脖子上的伤,已让他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毕竟任谁碰到这事儿,都不会像没事人一样,淡定如常。

    便在掌柜的安排下,快速来到临近的客房。刚一坐下,商行的医者就被人带了过来。因是老者,所以行动不便。腿脚利索的侍者为了赶时间,还将其背在身上。

    知道李承绩的来头不小,医者也不敢怠慢。赶紧打开药箱,给李承绩查看伤势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刀伤并不深。只是上面的剧毒,让事情有些难办。

    看着漆黑的淤血,老态龙钟的医者有些不敢明说。李承绩明白他的顾忌,命令道:“抹些金疮药,包扎一些吧。至于这毒,不必理会。”。

    既然那刺客言明这毒甚是厉害,那么这一时半会,医者也拿不出解毒的法子。李承绩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自也不会为难于他。

    再者李承绩知道自己的身体!

    那烈火神水之毒,可是天下间顶尖的毒药。这图吾格迪的毒再厉害,也不至于强过烈火神水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心下也就没那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但是陡然间,脑袋一阵眩晕。跟着两眼一黑,李承绩控制不住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全都大惊失色,惊恐的喊着总督二字。

    李承绩只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!

    在梦里,他回到了久违的家。一百来平方,两室一厅,并不算大。但布局甚是温馨。女儿还是习惯性坐在沙发上,看着他怎么都觉得幼稚的《小猪佩奇》。

    而老婆在厨房里忙活着,还能听到油在锅里炸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,他喊着每次回家,都会说的第一句话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话到嗓子眼上,却像被堵住了似的,怎么都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而心心念念的老婆也捧着菜从厨房走了出来。只是模样,却和似玉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!”,因太过惊讶,他竟喊了出来。随即一下子惊醒,就见一人正守在自己床边。虽蒙着纱巾,但他一下子就认出来,此人正是似玉。

    (又到月底了,双倍月票。各位书友帮帮忙啦。很少向大家讨要票票和打赏,希望大家能顶一把。我也爆发一下,就当感谢大家的鼎力支持了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