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五章 女儿心思
    或是累极了,向来睡不安稳的似玉。对于李承绩的醒来,没有一点察觉。

    当然,也是李承绩只睁开眼睛,没有半点其它动作。所以一般人,也很难察觉。

    动了动手指,微微扬起脑袋。顿感脖颈一痛,却是牵动了伤口。李承绩立即不敢乱动了,只伸出右手,鬼使神差的摘了似玉的面纱。

    见其恬静的模样,与梦里如出一辙。心下,也莫名的触动了某个柔软的触点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似玉,李承绩的感情是复杂的。说喜欢吧,似乎又没那个感觉。说不喜欢吧,又习惯了她的存在。并且很多时候,总感觉似玉和自己有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但具体是哪里,他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不是那种天真的人。以为爱情,才是促使两个人在一起的最终缘由。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,谈的感情不多,但也不算少。知道碰上情投意合,相濡以沫的佳人,乃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都是双方觉着不错,就一起凑合着过了。并且日子过久了,曾经的砰然心动,也慢慢变成了古井无波。爱情最后,也渐渐变成了亲情。

    自似玉在山寨与自己相遇开始,对方就向他表明了心迹。后来辗转河中府,又指点他解了九王子的毒,得了呼罗珊总督的职位。乃至建立事务司后,还帮忙调制了许多上好的毒药。

    尽管他每次都没说用到何处,但似玉也从来都不多问。并且总能有求必应,真真切切的帮到他。

    这份心意,李承绩不是瞎子,不可能看不出来。且再铁石心肠的人,也会慢慢被感化。

    只是李承绩心里有个疙瘩!

    那就是他总认为似玉是将自己当成一种试毒的药剂,所以才如此痴迷。对似玉的所作所为,也从来都觉得别有目的。

    以致似玉的很多帮衬,都被他有意无意的忽略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似玉沉睡的样子,他陡然间明白了很多。

    到底若是真的别有企图,大可不必这样守着自己。看那眼角的黑眼圈,就知道熬了有些日子的。

    这样看着看着,他忽然觉得似玉长得还颇为耐看。

    其实似玉的模样,本就不差。且身段高挑,放在后世,就是国际名模的标配。

    只是身子与常人不同,身有剧毒。与常人接触,就很容易让人中毒身亡。在山寨中,也成了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就促使她不得不以纱巾遮面,裹住自己的身子。性格上,也变得孤僻。又因喜欢养一些有毒之物,得了毒女的恶名。

    来了总督府,也被旁人看成怪人。

    平时除了李承绩愿意和她搭话外,其它人都远远避开。身体上的接触,那就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想,李承绩也觉得她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因为人是一个社会性的动物。本能上,决定了人喜欢抱团取暖。但似玉的身体决定了她不可能得到这些。以致她永远是孤独的,得不到别人的接纳。

    再想到自己成为总督这么些时日。因地位的缘故,很多话也都不像从前一样,可以随意的讲,随意的说了。本能的,也有一种孤零零一个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似玉的感受,也骤然有些感同身受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骤然明白自己和似玉的相似之处在哪里了!

    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孤独!只有独处久了的人,才能深切体会。也明白似玉为何如此黏着自己。却是突然撞见这个世界上,有人可以接纳自己。因而心下的欢喜,常人无法体会。

    即使李承绩一直以来,都没将似玉放在心上。但是似玉已经本能的接受了他,因而从山寨相见的那日起,就一直追随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害怕错过这样一个可以接纳自己的人罢了。

    这就像迷失在荒野中的人,偶然发现人迹那样高兴。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可以回到人本该有的群居社会,可以被接纳,可以不再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哎!”,越往下想,李承绩越发觉得自己混蛋。看向似玉的眼神,也变得柔和多了。

    这时咯吱一声,木门被人从外推开。就见竹青夹着一盆清水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因李承绩是平躺着的,似玉又伏卧在床侧,刚好挡着他的侧脸。所以竹青进来,并没瞧见李承绩醒了。只自顾自的将清水放在桌上,干练的拧干毛巾,就要走近给李承绩擦拭身子。

    这动静,却是惊醒了似玉。

    “李姑娘,要不你回房睡会儿吧?少爷这儿我看着,若有异状,定会差人唤你。”。瞧见似玉直起身子,竹青温声劝道。虽然她之前,并不怎么待见似玉。且因其擅长使毒的缘故,还对其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但是李承绩中毒的这些日子,似玉一直悉心照料,她是看在眼里,暖在心里的。况且似玉原本是待在蒲华的。直到李大力差人冒着风雪,将其中毒传回去,才知道状况。

    当夜顾不得收拾行李,就一人轻骑的赶了过来。等那些护卫返回阿母城时,其人已提前到了近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在这寒冬,路上的艰险竹青是知道的!所以似玉的做法,让她生不出丝毫嫉·妒的心思。

    且同为女人,自然也了解女人。知道似玉对自家少爷的心意!虽有些过意不去,但也为李承绩高兴。因为这样一来,李承绩的身子就有救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又感觉自己没用起来。论长相,她算不得最出色。论身世,也无从说起。论解毒,比不得似玉。论服侍人,更比不得蔷薇。

    除了跟着李承绩最久的优势,其它都一无是处。这也是来了蒲华后,她为何那么守着李承绩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心里不安罢了。

    当下似玉听到竹青的话,并未回应。因为她的目光,正与李承绩相对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把脸挡着了!娇·艳的花,该让世人知道它的美!”,李承绩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出声道。

    可能是李承绩从没和颜悦色的对自己说这样的话,所以似玉一时间,竟有些反应不过来。竹青倒是没想那么多,听见李承绩的声音,顿时凑近一看。

    见其真真切切的醒了,顿时高兴得跟什么似的。大喊道:“少爷醒了!少爷醒了!”。随即意识到什么,又改口道:“总督醒了!总督醒了。”。

    连毛巾掉落在地,都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(感谢冰与火之仙剑奇侠传的打赏,大晚上的,我第一时间就看到了。谢谢了!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