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八章 岁暮寒冰
    西喀剌汗国就在窣利河上游,与呼罗珊总督府所在的中心城市--蒲华,刚好共饮一河水。若是桃花石汗举兵来犯,那蒲华就首当其冲了。

    这对即将展开的呼罗珊之战,可是非常不利的。

    尽管德古娜巴仅是西喀喇汗国的公主,可是她的母亲是汗王最宠爱的妃妾。其人又十分得汗王欢心,并拥有自己的军队。说不得,汗王真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出兵。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,还是得谨慎为妙。

    李大力不是不清楚这一点!只是之前李承绩遇刺,让其有些担心过了头。便顾不得后果,将德古娜巴扣起来了。

    但碍于她的身份,还是没让其待在犯人应该待的天牢。

    当下得到李承绩的命令,就赶紧吩咐守在门外的李迪。让其带着自己的命令,将德古娜巴主仆二人放了。

    跟着又回到房间,继续向李承绩禀报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李承绩没来由的感到全身冰寒。跟着头晕目眩,后脑勺重重的撞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似玉看着,赶紧扶住李承绩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,李大力关切道。在只有他们主仆二人时,李大力更倾向于唤李承绩少爷。也是李承绩的五个护卫中,他的心思是最通透的。

    长久的相处下来,便觉察到李承绩并不是特别看重尊卑。

    就依着李承绩的嘱咐,私下里,依旧用原来的旧称。这倒与谨遵尊卑之序,很少喊李承绩为少爷的李大气,有着根本不同。

    “总督刚醒,身子还需静养。若无要事,望请明日再叙。”,似玉沉着脸,有些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李大力闻言,就拜别一声,有些恋恋不舍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承绩平躺下来,打了好一会儿冷颤。似玉为其盖上好几层棉被,才总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,感觉身子好受了些后,李承绩语气有些虚弱的问道。着实刚才的冰寒,让他冷得不轻。以致身上的气力,都感觉要用完了。

    “身上余毒未消罢了!”,似玉说着,让竹青换盆热水进来。

    李承绩应了一声,有些惊疑道:“我这是中了什么毒,连烈火神水,也制不了它。”。

    “岁暮天寒!”,说这话时,似玉面上显出少有的肃然。

    “岁暮天寒?!与烈火神水齐名的天下至毒?!”,李承绩瞪着双眼,有些不敢置信道。自中了烈火神水之毒后,他就把这世上的毒药,了解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到岁暮天寒的名字,就本能的道出它的来历。

    据不可考证的史册记载,这岁暮天寒,是葱岭之地的失传秘药。乃天葬花的花蕊研磨而成,性情酷寒无比。

    也是这天葬花乃是生长在高山之巅的异花。每年在最寒冷的时候,才会开出最娇·艳的花朵。并且常常长在生灵的尸骨旁,传说是以生灵的血肉为食。

    从而在葱岭的诸多部落中,以天葬花为其命名。

    李承绩没去考证它的真实性!

    因为天葬花的存在,就是一个迷。毕竟以生灵的血肉为食,本就不具科学性。且还在最冷的冬季开花,实在违背自然界的规律。

    所以他心里,是不接受这个说法的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,这事竟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嗯!岁暮天寒失传已久。没想到,山中老人竟弄到了如此秘药。”,似玉也有些恍然道。天葬花极难找到,其制毒之法,也早已失传。连她这个向来喜欢研习毒物的人,也都觉得,岁暮天寒是不存于世的。

    直到从李承绩中毒后的反应来看,她才敢确信,岁暮天寒并不是传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这样至毒的药,我竟能活上数日。传出去,也足以自傲了。”,李承绩想到自己中毒后还活着,大笑出声道。

    只是笑得太急促了,以致呛着了,大声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玉连忙拍打他的后背,没好气道:“若不是你体内有烈火神水之毒,六日之前,就得去见真神了。”。

    烈火神水的主药是火狱虫。常年生活在地底,以地心岩浆为食。制出来的烈火神水,性情极端刚烈。和岁暮寒冰,刚好相克。

    这下,他才没寒气攻心而死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,李承绩也庆幸自己命大。就长出了口气,有些嘲讽般的自语道:“若山中老人知道,岁暮寒冰都杀不死我,怕是气得吐血吧!”。

    似玉白了他一眼,竟带着女人特有的妩·媚。这让李承绩看得有些痴了,下意识道:“你真好看!”。

    似玉赶紧把脸撇向一旁,显然有些无法接受李承绩如此直白的夸赞。

    见其这副姿态,李承绩噗嗤一声笑出声来。正好接着调侃几句,一句火热又陡然又小腹升起。随即他就感觉身子坠入火坑一般,热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热!热!热!”,他边说边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似玉连忙按住他的手,快速给他盖上。虽然房间里,已经点了火炉。但是温度,并不算高。若不盖上被子,很容易着凉。

    可是李承绩的力气极大!即使似玉按着,也止不住他肆意挥动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且忍着!只要挺过去,就不碍事的。”,似玉劝慰道。其实这是骗李承绩的!岁暮寒冰虽与烈火神水相克,但并不意味着,二者就相互抵消,万事大吉了。

    而是在李承绩体内,不断碰撞与接触。使得李承绩整个身子,都逐渐走向崩溃。

    似玉也没好的法子!只得尽其所能,用性情相对温和些的毒药,充作缓冲。以此延缓岁暮寒冰与烈火神水的接触与碰撞。

    之前李承绩处于昏睡中,倒是很容易控制住他的身子。现在已经醒了,倒是有些难以制住他了。

    这么拉扯了好一会儿,李承绩的动静是越来越大。似玉一介女流,已经难以应付了。

    于是嘶拉一声,似玉的半边衣袖被撕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欲要躲开,攒在李承绩手中的碎布,又猛地受到拉扯。跟着哗啦一声,半边身子也露出来了。因穿的是罩袍,似玉的另半边衣裳,也随即滑落。

    而乱动的李承绩,却是剧烈的抖动了一下,马上大喊着冷。还在挣扎的似玉,也被其拉入怀中。

    (感谢撒古斯马基斯、懒惰的读者的月票。也感谢冰与火之仙剑奇侠传的打赏,即使下班了很累,也赶着写完第二章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