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八章 总督府邸
    须臾,抱着棉被的竹青来到房门外。正要推门进去,陡然听见里面传来异样的声响。凝神细听,似是靡·靡之音。

    竹青虽未经人事,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。知道这声音的意思,立时脸色羞红。

    “少爷---哎!”,念了声李承绩的名字,没好气的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也是跟着李承绩那么久,她都一直没和李承绩圆房。倒是蔷薇、娜扎依等人,全都捷足先登了。这让她心下,是又惊又恐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!女人嘛,总会对此事格外在意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怪李承绩!在这以男人为尊的时代,男人做什么,都是对的。所以她暗自思虑,自己是不是太安分了。不然投怀送抱的蔷薇、阿依娜等人,怎么都与李承绩圆房了。

    越往下想,她就越深以为然。便耳朵紧贴着门扉,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。慢慢的,呼吸声也不自觉的加重了些许。

    待李承绩醒来,已是次日天明了。身上盖着被褥,十分妥帖。

    见竹青守在床侧,依着床榻假寐着,李承绩刻意放慢动作,缓缓掀开被褥。

    不想竹青睡得很浅,李承绩稍有动作,就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李承绩已坐直了身子,立即惊声道:“呀!少爷醒了!”。

    “嗯!怎么,谁欺负你了?”,瞧见竹青红肿着眼睛,明显有哭过的迹象,李承绩的语气下意识的重了些。

    “没-没没人欺负我!”,竹青迅速背过身去,给李承绩倒了杯茶。因防着李承绩醒来口渴,所以茶盏一直都放在炉子上热着。这喝起来,也就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,李承绩接过茶盏,咕噜了几声,有些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奴只是守着少爷,没怎么安睡罢了。”,竹青顺手接过茶杯,再给李承绩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承绩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为避免李承绩再问,竹青跟着问道:“少爷身子可爽利些了?”,

    李承绩伸了个懒腰,顿感神清气爽。跟着穿上鞋子,径直从床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!好多了!”。

    竹青欲要劝阻几句,但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将到嘴的话吞了回去。李承绩只想去外面看看,也没瞧见竹青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少爷-少爷!外面风大,你当持些。”,竹青见李承绩走到门边。连忙喊道。随即顺手拿了件披肩,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刚打开房门,一股冷风就吹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切!”,李承绩打了个寒颤,跟着又打了个喷嚏。竹青已走了过来,将披肩盖在李承绩肩膀上。这下,他顿觉暖和多了。

    再瞧着明媚的天儿,李承绩心下也不自觉大好。

    “咿!似玉回房歇息了么?”,李承绩转念想到了似玉,有些惊疑道。记得昏睡之前,似玉都是守着自己的。所以没看见似玉,他本能的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竹青却像是没听见似的,似问非答道:“少爷睡了好些天,怕是饿了。奴让膳房备着马奶,这就给少爷拿来。”,说罢,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李承绩还想再问,竹青却已退下了。

    这让李承绩有些疑惑!原本他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,但从自己刚醒到现在,竹青都表现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只是当下,他也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就私心想着,自己去似玉的房间看看。

    但没走几步,他就突然意识到,自己并不知道似玉住哪个房间。因为这原是阿母城的总督府,在该城被护教军夺下后,接任此地的郡守,就将这府邸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是总督府,只有总督才能有资格入住。无论是郡守、埃米尔,还是卡迪,都没那个资格。

    所以颇懂为官之道的郡守,宁愿将这府邸空着,也不住进去享受一二。

    其实李承绩心里,是根本不在意这些的!

    毕竟在他看来,这么大的府邸,就应该物尽其用。自己总待在蒲华,很少来阿母。对于这座府邸,也就鞭长莫及了。因此郡守怎么安排,他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!来到阿母城后,他并未入主郡守刻意收拾妥当的总督府。而是命人摘了总督府的牌子,拿到市面上卖掉。

    但碍于总督府的规制,一般人还真不敢住。且时下又是寒冬,很多消息都难以传开。等明年春日商路开通,南来北往的商贾齐聚。这府邸,自有不怕事的商贾买去。

    于是李承绩被刺伤后,就被郡守安排进了这里。因其建造的时候,就顾忌到了安全性。所以护卫们防护起来,也非常方便。

    李承绩对这里不熟悉,只凭着感觉出了院子。再依着积雪覆盖的小径,就来到一片开拓的雪地。这里有几座圆顶的亭子,上面同样盖着厚厚的积雪。一根根冰棱竖着垂下,彰显了冬日的酷寒与冷冽。

    咯吱咯吱···一队护卫走了过来。瞧见李承绩,立即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,李承绩冲着一护卫统领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总督,这是总督府。”,那护卫统领虽不理解李承绩为何明知故问,但还是恭敬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李承绩一听,瞬时恍然大悟。便跟着道:“那这里呢?”。

    统领闻言,便知李承绩是对这里不熟悉。就向其介绍了一遍总督府的布置,并告知相应的方位与用途。

    李承绩听着听着,就询问似玉住在哪里。这护卫统领守护的是总督府的安全,对这里的住客,也都门儿清。就指了一个方向,欲要领李承绩过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!你们下去吧!”。

    护卫统领不敢违背,只得领着一干护卫走了。只是心里,很遗憾错失了一场与李承绩拉近关系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能是为了方便照顾,似玉住的地方和李承绩所在的院子相隔不远。但是考虑到似玉喜欢独处的性子,所住的院子周遭,临着一方池塘。边上尽是林木,盖着白雪,有着别样的景致。

    时下池塘内已看不见水,尽是皑皑白雪。又因未清理的缘故,积雪将近与地面齐平。以致看上去,就和平地一样。

    李承绩不知,一脚踩了上去。顿时身子一矮,陷进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时刚好有人从院子出来,瞧见有人跌进雪地里,连忙道:“小心。”,跟着跑了过来,欲要帮上一把。

    但池塘边上的积雪,到底不深。李承绩只陷进去一半的身子,就及时的爬回岸边。看见冲过来的人影,顿时讶然出声道:“怎么是你?”。

    “是你?!”,德古娜巴也很惊讶。跟着面上显出几分喜色,出声道:“既然你已无恙了,图吾格迪,能否交给我处置?”。

    她来似玉的院子,就是打听李承绩的病情。可惜无论她来多少次,似玉都不透露半个字。

    (祝各位小伙伴元旦快乐啊。新的一年,有你们相陪,真的很暖心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