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九章 整兵备战
    怕李承绩拒绝,德古娜巴跟着补充道:“若你答应了,我可以透露一个消息给你。”。虽然刺杀李承绩的是图吾格迪,但她认为,李承绩是个聪明人。应该知道,图吾格迪所代表的势力,才是真正要清算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哦?!你想救他?”,李承绩自是明白这一点!但他也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人。对于想要自己性命的刺客,绝不会这么轻易算了。

    “不!不是救他!”,德古娜巴解释着,便将自己想用图吾格迪指证二王子买凶杀人一事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这事关系到汗国内部的皇室争斗,较为隐秘。但是为了让李承绩相信,也顾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对此,李承绩也有所了然。两年前在汗国救九王子时,就遭到二王子的有意为难。好在他有着李世昌作依仗,二王子也不敢对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有了那次接触,他对二王子的印象就比较差了。今儿再听到德古娜巴想让二王子不好过,他心下就较为默然。

    便反问道:“什么消息?”。

    “山中老人在河中的传教地。”,德古娜巴见李承绩有谈下去的意思,透出几分欢喜。

    因这世界的通讯与出行不便,所以为了更好的执行刺杀任务,威慑各方势力。山中老人在河中、波斯、两河流域、小亚细亚半岛、地中海南岸,建立了为数不少的分部。

    平日里,这些分部主要负责训练杀手、执行刺杀任务。并在必要之时,向其他派别的信徒宣传阿萨辛派的教义。其分部的负责人,则都由山中老人指派。一切行动,都受其节制。

    这图吾格迪,就是出自河中的阿萨辛派分部。

    只是在成年之时,被送到山中老人的大本营--阿拉穆特,接受最后的洗礼。也就是用天堂的谎言,换取他们的誓死追随。

    德古娜巴也是花了大价钱,才发现河中分部的藏匿之地。并用钱买通了里面的主教,得知了图吾格迪的下落。

    李承绩闻言,心知这可是了不得的大消息。因为俗话说得好,铲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阿萨辛派一次刺杀不成,定会再派刺客前来。

    尽管他相信只要自己注意一些,刺客就很难得手。但凡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且这些刺客又都是不要命的狂徒,很难防得住他们。

    像埃及阿布尤王朝的开创者--萨拉丁,就遭遇过数次阿萨辛派刺客的刺杀。最危险的一次,是杯中藏毒。若不是当时萨拉丁命大,被旁人喝了。

    这位抵御西方十字军的回教精神领袖,说不得提前见了真·神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以武促和,并用大价钱,与山中老人谈判。才促使其答应,再也不派遣刺客夺取萨拉丁的性命。

    另有塞尔柱苏丹桑贾尔,曾领兵攻打阿拉穆特。结果当天晚上,就有刺客在他枕边防着匕首和信函。上面写着山中老人的戒语:‘如果我对苏丹不怀善意,那么枕边的匕首就会插在苏丹的胸口。苏丹应当知道,我此刻就算身处孤山绝顶,也能指使阁下左右之人。’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传言有多少夸大的成分,但本着小心为上的准则,李承绩还是不敢对阿萨辛派的刺客小视。

    当然,向山中老人低头,那是不可能的。既然别人要取自己的性命,那无论如何,都得让其付出代价。因此拔除山中老人在河中的钉子,就是最好的报复手段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短时间内,阿萨辛派对自己的威胁也能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不过他虽心动,但并未立即答应下来。而是说自己要考虑一二,让德古娜巴回去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自被允许离开总督府后,德古娜巴就一直等着李承绩醒来商议此事。因而听到这话,并不愿意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但李承绩已不理会她了!自顾自的进了院子,来到似玉的房门外。

    敲了敲,里面并没动静。李承绩试着推了推门,竟然反锁了。

    便站着喊了几声似玉的名字,却一直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这时候,德古娜巴也进来了。瞧见李承绩吃了闭门羹,出声劝道:“别敲了!似玉姑娘回房后,这门就再没打开过。”。

    以为李承绩不信似的,还补充道:“也别喊了!里面是不会有人应你的。”。

    对于似玉的性子,李承绩也了解。在其不想说话时,就是真神来了,也难以让她开口。便作罢,转身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德古娜巴依然跟着,大有李承绩不答应下来,就不离开的打算。

    半路上,刚好撞见闻讯而来的李大力。先是行了一礼,喊了声少爷。随后就从衣袖中抽出三封信笺,交到李承绩手上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!明日我自会与你商议此事。”,冲着德古娜巴吩咐了一声,李承绩就在李大力的引领下,前往府内议事的书房。

    拆开第一封印有事务司加急标记的信笺,‘大辽兴兵备战’几个大字,就赫然陈列在眼前。却是和州郡王之子耶律察忽赤逃回巴拉沙衮后,就当着满朝文武的面,向圣上控诉了回鹤亦都护巴而术阿而忒的斤投降蒙古,野蛮杀海郡王府满门之事。

    这消息一出,顿时引起满朝文武的愤慨。虽然武将积极请战,但以中书令李世昌为首的文臣,更愿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李承绩知道自己亲爹的性子,也不意外。但这事儿干系甚大,朝中的将领,出自尼刺部的不少。与其关系亲近者,更是繁己。在其一族之长客死他乡后,自然为其深感不公。

    再加上耶律子正从旁策应,耶律察忽赤在朝中尽力疾呼。使得李世昌为首的文臣,不得不迫于压力,同意兴兵之事。

    只是当下冰天雪地,并不适宜行军。所以只尽力筹措粮草,整兵备战。

    尽管这件事让李世昌在朝中的声望受到影响,但大辽出兵回鹤一事,却是好事。因为无论输赢,朝中都不会将精力过多的放在河中。

    再第二封信笺,乃是出自兵部。看落款,却是李大气的亲笔信。主要陈述尼沙布尔郡的攻取、安置事宜,最后还问候了几句,也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但打开第三封信笺,李承绩的脸色瞬时就变得难看了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