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二章 破城之计
    为了方便与小紫说话,李承绩让在座的军将全都下去想想作战计划。三天后,再写一份完整的书面计划安排出来。到时候集思广益,从中选取最佳的作战计划,进行实战讨论。

    如果是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李大气,定然不会弄得如此麻烦。但是李承绩知道自己的斤两,所以更倾向于听取大家的意见。

    同时命人传信李大气,密切关注花拉子模边军的动向。若是可能,可以夺取整个阿特克拉河谷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拜别一声,齐齐告退。

    待房门关上,李承绩就唤出小紫了。

    “小紫!小紫!”,只喊了两声,中指就葛然一亮。一只极具金属光泽的戒指,也随即显出轮廓。

    “啊···”,打了个呵欠,伸了个懒腰,戴着圣诞帽的小紫,凭空出现在李承绩眼前。

    “呃!今儿是圣诞节么?”,李承绩头一次见小紫改变装束,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,小紫懒洋洋的嗯了一声,有些厌烦的扯掉帽子。但很快,头上又自动出现一只一模一样的圣诞帽。原来这是程序自动携带的!每到相应的节气,便会出现相应的装束。

    只是李承绩今天唤出小紫的时机比较巧合,刚好碰上圣诞节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西边,也会像后世一样,大肆庆祝么?”,李承绩有些好奇道。在后世,西方信仰耶·稣的教会大肆庆祝。传到中华区,也引发各大商场和年轻人的雀跃参与。

    整个节日气氛,浓厚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这时代与后世相比,会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小紫兴致怏怏的,直接罗列出一大堆圣诞节的起源于发展。李承绩这时候可没心思看这些,就赶紧说起正事道:“快把这些收了!我唤你出来,是想让你帮着找找预测天气的好法子。”。

    结果小紫又是摆出一大堆的资料,让李承绩自己查看。

    这密密麻麻的,李承绩一看就头皮发麻,便有些语气不好道:“你快帮我看看。这要一个个的找,没个三五年,都别想看得完。”。

    小紫依旧懒洋洋的,像慢镜头回放似的,开始输入一些关键字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从刚才见你,就像病了似的。”,

    “哼!你自己说,有多久没给我晒月亮了?”,小紫没好气的白了李承绩一眼,似是说你终于注意到我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李承绩才恍然大悟。从上次讨要清凉油的制作法子算起,已经隔了整个秋季了。因为期间也没空与小紫说话,所以就忘了给戒指充能了。

    便不好意思的笑笑,表示晚上定然记得。

    这下,小紫的速度才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最后,提供的方法虽多。论可行性,却都低得可怕。

    像看云推断阴晴。

    尽管准确性不低,但时效性不强。大多是提前几个时辰!而从阿母赶到马鲁,最少就得要几个时辰。再算上攻城的时间,显然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观察风向。

    俗话说:‘南风暖,北风寒,东风潮湿西风干。’。中亚这地儿,因高山的阻隔,东风和南风自是没有的。只有北风和西风,倒是时常光顾。

    并且西面因里海的存在,还有少许水汽的输送。从而让中亚这片地,难得有少许降雨。

    至于北风,则是西伯利亚的冷气所致。整个冬日,几乎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。只是在暴风雪的天气里,会更加强烈而已。

    但论时效性,也和看云推断阴晴差不多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风暴瓶。但李承绩看了制造方法,奈何无法制作。因为里面装有各种化学原料合成的晶体,在当下,很难在短时间内准备妥当。且风暴瓶是根据室外的气温变化而进行预测,不可控因素太多。从而让准确性,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冬日的作战计划,就充满了变数。

    “呃!你看看,还有别的法子没?最好是能预测出七天之内的天气变化。”,李承绩将目光转移到小紫身上,带着些许讨好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,小紫想都没想,就应声道。随即屏幕一转,出现一大批来自未来的卫星探测器。那一个个看着就极具科技感,让李承绩本能的觉得高大上。

    “就没有靠谱点的?”,李承绩面色不好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找真·神吧!”,小紫很不耐的说了一声,就回到戒指之中。屏幕也跟着一暗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承绩试着唤了几声,戒指也彻底虚化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为小紫的撂挑子不干而苦笑不已时,一个穿着白色狐皮大氅,戴着一尺高毡帽的女子。踩着积雪,步履轻快的来到院内。

    瞧见守在门外的李大力,那女子行速加快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李司务,总督还在见客?”,一来到李大力跟前,女子就嘴角含笑的问道。毡帽上悬挂的金银玛瑙等佩饰,也随着她的动作,叮叮当当的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!你来作甚?”,李大力冷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那我怎听竹青姑娘说。总督刚和军将们谈完军务,正得空。”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顿时堵得李大力没话反驳了。且透露消息的又是竹青,他也不好说不是。就面色不变,接着冷声道:“总督大病初愈,正需将养。闲杂人等,不得惊扰。”。

    “李司务又说笑了!我夏伊达是来向总督赔罪的。上次总督在商行遇刺,与我少不得干系。不亲自求得总督的宽解,实在寝食难安。”,作为李氏商行在阿母城的掌柜,夏伊达是个八面玲珑的存在。

    原来她是阿母城妓·院的头牌,后见李氏商行需要她们这样人提高营生。便自告奋勇的去了,并做得不错。后来原李氏商行的掌柜被抽调到了别处,就将她提拔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次李承绩来阿母城,她本以为这是个露脸的好机会。不成想,却出了遇刺这一档事。虽然到现在为止,还没受到任何责罚。但她心里,却着实难安。

    便隔三差五的总督府探探风向,好向李承绩赔罪。

    只是李大力依然恼她,便要拒绝。不想李承绩听到外面的交谈声,便询问是谁在房外。

    夏伊达诚惶诚恐的行了一礼,赶紧说了自己的来历。

    跟着咯吱一声,房门从内打开。就见李承绩主动走了出来,让夏伊达不用如此多虑。

    早听传言,总督是一个一言不合,就杀人不眨眼的人。也是金色大厅射杀使者一事,让其传出了这样的‘恶名’。所以夏伊达才惶恐不安的,无法安眠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李承绩如此云淡风轻的宽恕了自己,顿觉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李大力见她傻傻的杵着,就没好气道:“少爷宽恕了你,还不知道谢恩吗?”。

    被这话一激,夏伊达才回过神来,连忙谢恩。并说寻了几样讨巧的玩意儿,献给总督。

    商行作为各方商旅买卖的地界儿,有各种稀奇物件也不奇怪。只是李承绩不喜下面的人以此献·媚邀功,所以打心里不喜此事。因而听到这话,顿时面上的笑容就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大力对李承绩在商行遇刺一事,本就不满。所以并不希望李承绩这么轻易放过夏伊达。此刻看到她撞在枪口上,面上不自觉的带着轻笑。

    对此,夏伊达像是不知道似的,让人抬了一个大箱子进来。打开一看,里面都是一个个惟妙惟肖牵线木偶。

    “这是婆罗多的商旅带来的,在商行里耍了几次,客人们都觉着新奇。便寻思着给总督看看。”。

    李承绩看着,却是陡然想到了一种破城妙计。顿时也顾不上他们,径直往房里跑去。

    (推荐一部历史类《红楼大商人》,喜欢的书友可以看看。)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