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二章 雪中藏兵
    一直到了天色渐黑,李承绩才从房里出来。并且一开口,就是让李大力将千夫长以上的军将们全都召进总督府议事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李承绩为什么这么急,但见其脸上的喜色,就知道应该是好事。且他知道,自家少爷的主意向来是最多的。说不得,又想出了什么神通妙计。

    就不敢耽搁,迅速领着人赶往军营。

    由于总督府和军营隔着有些距离,所以有一会儿,军将们才骑着高头大马赶到。

    刚下马,就有得李承绩吩咐的护卫迎上前来。只是并没让他们去前面的厅堂议事,而是领着他们来到后面的园子!

    此时满是积雪的园子里,点了一簇簇篝火。照得整片园子,都大亮透亮。

    但众人的关注点不在这里,而是雪地上矗立的,一个个一人多高的雪人。密密麻麻的,挤满了整片园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?!”,一些军将不解,就满脸疑惑的看向李大力。

    只是李大力也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毕竟离开时,李承绩并没跟他说雪人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会傻到以为,李承绩这么急着召集军将,就是为了让他们看雪人。就深吸了口气,装着高深道:“总督召见尔等,自有用意。先等等吧,待总督来了,自会知晓。”。

    说罢,就主动走向最近的一个雪人。发现其模样甚是粗糙!除了眼睛有个黑色的小洞外,其它地方都是白的。再打量其它的雪人,也大多如此。

    见此,军将们也都察看雪人是否有蹊跷之处。

    但是转了一圈,军将们也都没有大的发现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承绩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“总督!”,众人齐齐向李承绩行礼,迅速聚到一起。

    李承绩点了点头,跟着出声道:“你们瞧着,这雪人可还耐看?!”。

    “呃---”,这话可把众人问住了。因为在他们想来,李承绩的用意,绝不是让他们看雪人这么简单。就是李大力,也有些哑然。

    见他们都不说话,李承绩面上浮出几许浅笑。便放缓语气,宽慰道:“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不用拘礼。”。

    “这--”,一个向来性子较为敞亮的军将阿布拉江,犹豫了几分,就自告奋勇道:“总督这雪人,旁人觉着耐不耐看我不知道。但在我眼里,反正不难看。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也就是既不难看也不耐看咯!”,有军将听着,笑着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啧啧···看不出来啊,阿布拉江。你竟也学得如此滑头了!”,有人刻意装成第一次认识阿布拉江一般,特别夸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?你们的意思是很难看么?”,阿布拉江一点都不觉得什么,大声反问道。

    这倒让打趣他的人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李承绩跟着大笑了几声,就止住了他们的争论,出声道:“你们也别争了。”。随即走到一个雪人身旁,拍了拍雪人的肩膀,出声道:“大家都出来吧!诸位将军等了这么久,该让他们看看了。”。

    便听砰砰砰的炸裂声骤响。不少雪人,都剧烈的颤动起来。若是不知内情的人,肯定会以为雪人成精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军将,则是齐齐变色。就见一个个雪人,不约而同的炸裂开来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护卫。

    到最后,场上还立着的雪人,只有一半不到。

    “总督想以此破城?”,李大力跟着李承绩的时间最久,也最清楚自家少爷的脾性。就略一深思,疑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,李承绩并没否认,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“可雪中藏兵虽妙,但仅以此攻城,怕是---”,李大力明白李承绩喜欢有话直说的人,但说话也是门艺术。所以能在不引人反感的情况下,又让上位者听从自己的建议,才是最好的谏言法子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李大力很早就会了。到了蒙古人的地界历练了两年,更加渐长。

    其它军将也都纷纷出言,表示自己的担忧。尽管他们并没说这法子不行,但个中意思,还是想让李承绩打消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可是在房间思虑了那么久,李承绩如何不知晓雪中藏人这一个法子,太过单薄。所以另有匹配的法子,辅佐攻城。

    但涉及到军中机密,并不适合在这里商议。就笑而不语,领着众人来到厅堂。

    期间门窗全都紧紧闭合,大批护卫,隔着三丈远,守在厅堂周围。就连屋顶上,也都有护卫盯着。内里点好了烛火,备好的清茶、咖啡、牛奶、羊奶、奶茶与暖炉,显然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个半时辰,侍者才被唤进去添些茶水与薪炭。又过了近一个时辰,众人才各自离开。

    因刚议定了一件大事,李承绩也不禁有些疲惫。再加上病体初愈就过于思索,整个人的脸色,都少了些血色。

    负责李承绩起居的竹青看着,顿时有些心疼。就带着几分埋怨的怪罪李承绩不爱惜自个儿的身子。随后更是催着李承绩,回房歇息。

    反正也累了,李承绩就顺着竹青的意思回房。但是瞧见摆在房中的木偶箱子时,他却连忙让跟在一旁的李大力送些第纳尔给夏伊达。并说了几句勉励之语,让其带过去。

    也是雪中藏人这计策,是从夏伊达送来的木偶中得到启发的。使其联想到了特洛伊战争中,有名的特洛伊木马。从而借鉴过来,用在马鲁的战场上。

    虽然受限于时代的不同,有很大的变动。但是精髓,还是来源于特洛伊木马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小紫的帮忙。

    若不是它戴着圣诞帽,李承绩也联想不到圣诞节堆雪人的事情。就摸了摸根本感受不到的戒指,想着在月亮露脸的时候,将戒指拿出去‘晒晒’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次日,德古娜巴不请自来。李承绩累了,便有些贪睡。所以在德古娜巴来时,李承绩刚洗漱完毕。

    “你要打仗了?”,德古娜巴被李大力拦着,就站在门槛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你想说什么?!”,李承绩并没否认,反问道。同时向李大力使了个眼色,让其放德古娜巴进来。

    也是德古娜巴乃军中之人,对城中的微妙变化,自是看得明白。像护教军今日突然大休,城中粮价骤然上涨,很容易让其觉察出什么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