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三章 商定交易
    知道李承绩有事相商,竹青便默默将饭菜摆上,兀自退了出去。李大力也带上房门,守在外面。

    只等房里只有他们两人了,德古娜巴才说明来意道:“交易的事,咱们今日就定下来吧!”。以粮草突然上涨的迹象看,李承绩他们应该是改变了原有的作战计划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不应该在这时候准备。

    李承绩向来不喜欢打官腔,浪费时间。就没虚与委蛇,提出条件道:“人可以给你!但剿灭阿萨辛派分部的事,你必须出力。”。

    可以推测得到,阿萨辛派的驻地,定然不好打。其大本意阿拉穆特,在波斯语中就是‘鹰巢’的意思。虽说这分部比不上鹰巢,但依着阿萨辛派的性子,一定建在既偏僻又难以攻取的险峻之地。

    尽管人手多了,并不一定打得下来。但人手少了,绝对攻不下。因为即使杀进驻地,里面的刺客也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狂热的凶徒,搏杀起来,个个都是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德古娜巴似是对此有所预料,点了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承绩笑笑,接着补充道:“不过在事情办成之前,人还得留在我这儿。”。

    “你---”,德古娜巴脸色一变,似是生气了。但转瞬,就压下心里的怒气,质问道:“你不信我?”。

    “咱们素不相识,我如何信你?”,李承绩回答得很直白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向来都是讲究亲疏远近的。对于并不熟识的人,自然不可能相信。

    而图吾格迪虽只是一颗不起眼的棋子,但只要利用得当,依然能发挥出出人意料的妙用。这是李承绩向来的用人准则:‘没有无用之人,只有无善用之能的上位者。’。

    “我乃一国公主,自不会信口雌黄。”,德古娜巴脸色涨红的说道。见李承绩没有反应,还对真神发誓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李承绩依然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那依你所言,我又如何信你?”,德古娜巴眼睛提溜一转,陡然用李承绩的话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···”,李承绩没想德古娜巴会用这话堵自己,顿时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德古娜巴看着,瞬时觉着脸上挂不住,就冷哼一声,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李承绩笑过一阵后,才很是自信的看着德古娜巴道:“你信,人给你。不信,人留下。”。

    简单的六个字,却是刚好击中德古娜巴的软肋。

    到底对她来说,图吾格迪才是最重要的。并且在阿母待久了,必须得尽快赶回河中府。时间上,就拖不起了。所以和李承绩耗着,乃极为不智。

    再加上李承绩的架势,就要行军打仗了。到时候,就更没时间理会她了。

    因而今天,必须把这件事谈妥。就努力深吸了几口气,将心里的不忿压下来,威胁道:“好!若到时候你出尔反尔,我定然规劝我父汗,踏平蒲华城。”。

    这个能耐,李承绩相信她还是有的。也面色一肃,保证道:“公主放心!此事若成,人定然亲手送到河中府。”。

    德古娜巴剜了李承绩一眼,随即快步离开。整个人,也透着一股女儿家少有的英气。

    咕噜咕噜,李承绩的肚子适时的响了起来。再看桌上的饭菜,已没有半分热气了。

    但李承绩饿了,也顾不得这些。就大口吞吃起来,填饱肚子。待竹青进来,马上拦下他吃饭的动作。并让人赶紧进来,将饭菜全都撤了。

    只是李承绩已差不多饱了,没等热菜换上,就让李大力带着自己前往图吾格迪关押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是听李大力禀述,图吾格迪在被抓的第一时间,就准备咬舌自尽。但幸得阿巴斯亥牙的提醒,德古娜巴才卸掉图吾格迪的下巴,防止其自·杀。

    不过被关押的这么些时间,审讯的法子都用尽了,也没从图吾格迪的口中掏出有用的话来。如此硬骨头,让李大力的心下,也有些气急败坏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天,除了李承绩和竹青以外,李大力对谁都带着火气。夏伊达来见李承绩时,也就撞在了枪口上。

    如此秉性,让李承绩也对其好奇起来。既然别人都让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一遭了,那么去看看这‘能耐’的刺客,也是对他的‘尊重’。

    这样来到总督府关押犯人、惩罚下人的地下暗室,一股子呛人的霉味就扑面而来。到底府邸太久没人住了,很多房室都空着。特别是位于地下的暗室,就更加味道难闻了。

    但和想象中幽暗的模样不同,暗室里点了好几簇篝火。照得地方不大,但被铁栅栏隔成三个隔间的暗室,异常明亮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皮鞭、铁板等惩罚人的器物,地上也摆着用来捆绑犯人的木桩。

    此刻图吾格迪就被绑在木桩上,全身赤条条的,全是血印。脑袋耷拉着,一动不动的,就像是个死人。显然在李大力手上,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图吾格迪的脑袋动了动。跟着抬起头来,用肿胀的双眼,盯着李承绩看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等认出李承绩的身份,立即面上一惊。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咽声,身子也剧烈的挣扎起来。可惜嘴里塞得太严实了,让他说不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竟还活着?”,一道人声从旁边的铁栅栏中传来,带着强烈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李承绩惊到了!因为他没想到,这里除了图吾格迪以外,还关押了别的人。随即就见一人从光线较暗的草堆里走了出来,蓬头垢面的,李承绩也瞧不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是阿巴斯亥牙,当日在商行,曾对少爷不敬。”,李大力看出李承绩的疑惑,马上解释道。被这么一提醒,李承绩也想起了被自己用点穴之术制服了的阿拔斯亥牙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说你中了岁暮寒冰,回天乏力。难不成,都是假的?”,阿拔斯亥牙拨开挡在额前的长发,隔着栅栏,一脸古怪的看着李承绩道。

    在被关押的这段日子,李大力对图吾格迪的审讯,他也都听到了。也是这暗室地方不大,又不隔音。所以他就是不想听,也不得不听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