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九章 因祸得福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的心境更加宽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李大力在底下瞧着,也暗自为其高兴。只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李承绩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大力顿时心下一紧!再瞧着李承绩紧盯着摆在桌案前的纱巾,就知道是什么缘故了。便出声宽解道:“似玉姑娘的事,少爷不必介怀。说句冒犯的话,似玉对少爷,可是早心有所属。如今因缘际会,倒是一桩美事。”。

    “可她的身子···”,李承绩想到似玉身上的淤青,心下像被人狠狠的拧了一下,忍不住心疼与愧疚。

    见此,李大力又接着宽解道:“少爷许是不知晓。似玉姑娘虽受了些苦楚,可对她来说,却是因祸得福。”。

    “嗯?!”,李承绩脸上有些不喜。因为他以为,李大力的意思,是似玉高攀了自己。

    知道李承绩误会了,李大力赶紧解释道:“少爷,属下的本意是。似玉姑娘因少爷的缘故,已毒体全消,与常人无异了。”。

    尽管似玉不想让旁人知晓自己受伤的事,就是寻医者,也是让竹青帮着暗自操办。但是总督府的大小事务,事务司如何能不知晓。

    因而似玉求医之事,早就一清二楚的。并且还从医者口中,知道其身子已因李承绩的缘故,与常人无异了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李承绩刚醒,也没机会在其跟前提及。使得一直到现在,才有机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承绩又惊又喜道:“此事当真?!”。

    他可知道,似玉这毒体,可是很难医好的。且因其毒性甚烈的缘故,还成了无父无母的弃儿。后来被养在土匪窝里,也被人非议。若不是看其在治毒上,颇有些能耐。说不得很久之前,就被人当成不祥之人给活活烧死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这样,她也很难避免被人孤立的命运。从小到大,除了那些毒物,就再没半个朋友。甚至就连说话的人,都很难寻见。

    这种孤独,只要想想就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所以这么些年,似玉更像一个被关起来的囚徒。被迫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孤苦无依。

    如今困扰她的毒体已经没了,真算得上天大的喜讯。李承绩在为其高兴的同时,又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因为毒体若真能这么轻易的医好,似玉也不会这么些年,都过得这么孤独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若不信,自可再去似玉姑娘的住处瞧瞧。”,李大力见李承绩笑了,说话的语气,也轻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对于李大力,李承绩自是相信的。只是这件事太过超乎想象,因而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“给似玉姑娘诊治的医者,乃是太医院的周神医。少爷若觉得似玉姑娘那里不大方便,属下尽可以将周神医请来。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周神医也来阿母了?”,李承绩听到周神医的名字,惊了一声道。这些年,随着太医院和仁心堂的生意越做越大,周郎中的名气,也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也是得益于李承绩的药方,使得很多在这个时代,看似必死无疑的病症,都变得迎刃而解。活下来的百姓,也就对其推崇备至。

    但因事务繁忙的缘故,李承绩已经很久没和周郎中见面了。如今突然听闻周郎中的名字,显得又是熟悉,又是意外。

    李大力应了声是,赔笑道:“少爷中毒的那段时日,周神医正在太医院传授医体术。属下将其请来给少爷治病,用药拖住了少爷躯体内的寒毒。

    又听其指教,将似玉姑娘请来······”,

    听到这解释,李承绩才知自己中毒后,还有这么一段内情。便咧嘴一笑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到底周神医的医术,他是信得过的。因而心下再难以置信,也不得不信了。更何况,这样的事情听起来虽匪夷所思,但并不是没有道理。像自己中了如此冰火两种世间奇毒,却活下来,就是一个特例中的特例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一直介怀,自己夺了似玉的身子,不对在先。但现在听其毒体已除,就没那么内疚了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想开了!

    人生在世,怎能不犯点错处。就是享誉世界的伟人,也都有抹不去的污点。可这就是人与神的区别!因为只要是人,就有七情六欲。在很多事情上,都不可能保证绝对的理智。

    似玉的事,就算自己的一个错处好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人真是一种很奇妙的物种。在这之前,李承绩还为此事郁郁寡欢。但在听了李大力的话后,已经一挥颓废之势了。

    这心境之变,用过山车来形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而原本还为李承绩终于想通而高兴的李大力,见李承绩笑得这么癫狂后,脸色就僵住了。便有些紧张的凑到李承绩跟前,试探的唤道:“少爷!少爷!”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竹青,也猛然吓了一跳。原本她就心痒痒的,想知道李承绩如何了。现在一听这近乎疯魔的笑声,更是一刻都待不住。就顾不得李承绩怪罪,砰的冲进房间。

    再见李承绩披着头发,朗声大笑的模样。立即又急又气道:“少爷,你这--你这----”。

    随即抹了把眼泪,冲着李大力怒目相向道:“大力,你到底跟少爷说了什么狂话。引得少爷--少爷这般--这般模样---”,声音哽咽着,眼泪像断线的珍珠,径直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我-我-我---”,李大力真是有苦难言。只能支支吾吾了半晌,也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而大笑中的李承绩,也终于笑声一停。随即拎起桌上的茶壶,直接往嘴里灌了好大一口。跟着又咕噜一声,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“竹青,快给我准备热水,我要好好洗洗。”,李承绩冲着呆愣着的竹青,出声道。

    还是一旁的李大力反应较快。连忙碰了一下竹青的身子,才使其立即回过神来,连连应声。

    这么一忙活,天上的太阳已经西斜了。李承绩神清气爽的穿戴齐整,就要去似玉的住处。

    只是在经过膳房时,突然脚步一停。跟着嘴角一弯,似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主意。这让紧跟在李承绩身后的竹青,葛然有些看痴了。也是自成为呼罗珊总督后,李承绩在外人面前,都是一种老成持重的姿态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