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章 美食绝配
    即使面上带着笑,也看着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少有这般时候,露出如此轻松惬意的笑容。以致不自觉的,显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洒脱与朝气。

    而进入膳房忙活的李承绩,则已经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是用温水兑了些蜂蜜,然后再与酥油一起,煮至沸腾。在快要烧开的时候,又让一旁候着的下人,赶紧准备面粉。

    竹青身为李承绩的近侍,自然不会让旁人代劳。就边准备,边出声道:“少爷,你若是饿了,自可让这些膳房的下人准备。”。

    由于李承绩对吃食很是挑剔,所以这次出行,总督府可是将膳事衙的人都给带来了。因而只要李承绩说声饿了,自有人会为其准备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李承绩并没解释。而是将烧开的酥油蜂蜜水倒入面粉中,再弄些酵粉,亲手揉成面团。

    早在四千年前,古埃及人就已经开始利用酵母酿酒和制作面包了。中原的大汉朝,也学会了用酵母制作馒头、大饼。在这以面食为主的西域,酵母的运用更是广泛。

    所以李承绩都不用仔细去寻,就很容易发现酵母的放置之处。

    “少爷竟会做吃食?”,

    “是啊!少爷真是无所不能。”,膳房的下人不少,在李承绩进来后,个个都战战兢兢的,像等待上级训话的下属,很是局促不安。即使李承绩事实上,是一个很体恤下人的上位者。并且总督府,也很少对下人滥用酷刑。

    但是李承绩的地位,决定他是这些人仰望般的存在。因而待在一起,下人们不自觉的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直到李承绩一直专注于吃食,这些下人们才心下稍安。再见着李承绩像他们平日一样,手法异常熟练,心下就顿觉稀罕。

    到底在他们眼里,李承绩这样的人,是绝不愿做这等下人该做的粗活。所以突然瞧见,才会觉得那么奇怪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议论,李承绩是没心思理会的。因为他的整个心神,都沉浸在自己用心准备的包尔萨克中。

    这是后世哈萨克族的一种美食。制造方法不难,食材也算不得珍贵。但因口味绝佳,成了哈萨克族生活中,必不可缺的食物之一。其地位,就如同汉人对米饭的偏爱一样。

    在将面团揉至三光,总体偏软后。李承绩又用锋利的菜刀,将其切成一团团小剂子。再用擀面杖,将其擀成薄皮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是做何种吃食?”,竹青一旁看了许久,终于确信,自己确实没见过这种做法。

    在场的下人,也都窃窃私语。纷纷猜测着,李承绩做的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神秘的笑了笑,李承绩依然没说话。而是将薄皮叠在一起,齐齐切成菱形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承绩又倒入一定的油水。直到注满了整个锅底,才稍稍等锅里泛起白烟,将薄皮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····”,油花四溅。隔着近的竹青,赶紧后退数步。李承绩却是不惧,很是轻松自如的控制着火候,翻弄着薄皮。

    直至通体焦黄,才将其从油锅里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煎炸了数次,所有薄皮都成了焦黄的包尔萨克。

    “你试试?”,李承绩自己吃了一个,又用手拾起一个塞进竹青嘴里。

    “咔擦咔擦···”,清脆的回响伴随着咀嚼声,异常响亮。并且香味,也异常的诱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都试试吧!”,李承绩看这些人像饿狼一般,紧盯着盘中的包尔萨克。就笑着出声,让大家都来尝尝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恩赐!

    因为平日里,能得到李承绩的赏赐就不错了。今日竟还太阳打西边出来,吃到李承绩亲手做的美食。说出去,旁人定是艳羡不已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个的,也不推辞。个个不动声色的挤上前来,拾起一个,迅速塞进嘴里。有的因吃太快的缘故,还有些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“总督,这美食可有赐名?”,一位上了年纪的司务,出声问道。他是膳事衙的头头,厨艺自不在话下。李承绩的吃食,也都由其操持。此时出来问话,是出于厨艺上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嗯--”,李承绩原本想将后世的称谓说出来,但是话到嘴边,又改口道:“似玉卷儿。”。

    “似玉卷儿?”,那人重复着呢喃道,“少爷可将这吃食的法子,赐予小的?”。制作美食,是这人毕生所求之事。因而碰到一新奇的美食,就忍不住讨要法子。

    即使无功不受禄,他也顾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反正不过是一道吃食!且这法子,原本也不是自己的。更何况,李承绩日后,也想再吃这似玉卷儿。便出声道:“你且等等。我再做些喝的,便是绝配了。”。

    说罢,就让人准备牛奶和茶水。

    在哈萨克族的饮食习惯中,包尔萨克,是与奶茶一起饮用的。就像豆浆与油条,乃是汉人最经典的饮食习惯。所以只有包尔萨克,还是差了些味道。

    由于上次李承绩在李氏商行,当场弄过奶茶。所以李承绩只将二者调配在一起,就有人喊出了‘奶茶’的名字。

    也是如今在阿母城中,只要稍稍有些身份地位的人,都会点上一杯奶茶,慢慢的品尝起来。甭管味道如何,只冲着奶茶是出自李承绩之手,就引得大多数人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“你再尝尝这个!”,李承绩倒出一杯奶茶,递到这衙长跟前。

    “谢总督大恩!”,衙长何时受过这样的殊荣,立即诚惶诚恐的行了一礼,颤颤巍巍的接了过来。再深吸了口气,使得自己心下平静了些许,才就着似玉卷儿,慢慢的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顿时就像久旱逢甘霖!香脆的似玉卷儿遇上带着淡淡奶香与茶香的奶茶,瞬时变得软绵绵的。都不用咀嚼,只轻轻一吸,就很柔软的滑入喉咙。

    整个人也感觉踩在青翠的草地上,异常舒软。

    “咕噜···”,在场的下人们,全都伸直了脖子。仔细去听,还能听见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总督!”,衙长的眼神中,显出浓浓的赞誉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