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一章 明见君心
    李承绩笑看着他们,将剩下的奶茶都赏赐了出去。但膳房的下人,多达双十之数。所以一壶奶茶,显然是不够分的。

    但每个人又不想错过李承绩的赏赐,便每人只饮一口,恭敬至极。

    李承绩也没藏私,将似玉卷儿的做法,全都口述给衙长。在场的下人,也都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这么耽搁了一会儿,他又重新兑好了一壶奶茶。就将做好的似玉卷儿放进食盒内,脚步飞快的赶往似玉的住处。

    也是病重的人,胃口都怏怏的。但身体的痊愈,又少不得吃些东西。所以他特意做些在后世较为受追捧的吃食,让似玉尝尝鲜。若不是考虑到似玉较为喜欢吃面食,他还想熬煮八宝粥。

    既清淡又解口,对身体的恢复,也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如今来到似玉的院子,依旧与先前那般,安静得不像有人居住。青色的木门也紧紧闭合着,好像从未打开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着伺候了,去请周神医吧!”李承绩想亲眼看着周神医给竹青诊治,因而将紧跟着的竹青使唤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!”,应了声是,竹青既恋恋不舍,又隐隐透着埋怨的看了李承绩几眼,才转身而去。却是竹青为李承绩替似玉亲手做吃食,而心生芥蒂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终究只是一个下人,对于李承绩做什么,都没有指摘的权利。因而即使心下不平,也只能尽力宽解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整颗心都系在似玉身上的李承绩,根本没有注意到竹青的神情。只吩咐一声,就快步来到似玉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···”,木门发出清脆的回响。

    李承绩用力一推,门就咯吱一声,很轻易的推开了。一股浓郁的药草味儿,也马上涌入鼻息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···是竹青姑娘么?”,经过这些时日的照顾,似玉对竹青充满感激。也只有竹青心善,愿意前来的照顾。其它下人,只听天生毒体这四个字,就不敢靠近了。

    所以听到开门声,似玉本能的以为是竹青来了。

    李承绩没有回话,只拎着食盒,大步向似玉走来。

    而不知其身份的似玉,就说自己口渴,让其弄些温水过来。李承绩便来到似玉床边,隔着宽大的素色帘帐,瞧着背对着自己的可人儿。跟着又用茶杯,倒上一杯温度适中的奶茶。

    待掀开帘子,似玉满身淤青的身子,立即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由于先前似玉遮挡得太快,使他根本来不及看得真切。以致当下仔细瞧着,心下震撼更甚。

    只见其露出的脖颈上,全是一块块淤青。连耳根子,都带着淤伤。不过有些地方似是渐好了,结了伽,长出了新的细·嫩的白肉。但与深色的淤伤相比,就形成强烈对比。

    看上去,也犹如正在蜕皮的毒蛇。

    难怪似玉不让自己亲眼瞧见,却是整个人,确实不宜见客。

    但李承绩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!

    似玉的伤都是因为自己,所以他心里除了愧疚,并没有多少抵触与排斥。

    就伸出粗壮的胳膊,绕过似玉的脖子,缓缓将她扶起喝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下,似玉总算感觉到不对劲了。再别过脸,就见李承绩熟悉的面容。便面色一惊,又羞又怒道:“你怎又来了?”。说罢手臂微抬,欲要挡住自己的侧脸。

    可是李承绩的动作比她更快!

    在其稍有动作之时,就按住了她的皓腕。似玉如何肯依,瞬时挣扎着身子,欲要挣脱李承绩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别动!身子受了这么大的罪,还如此不知当持。”,边说边将其半个身子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可是似玉性子刚烈,依旧堵着气,使劲挣扎。嘴上也不依不饶,愤然拒绝道:“我是死是活,与你---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就再也说不下去了。却是情急之下,李承绩用嘴亲自du住了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两抹红晕迅速在稍显苍白的脸颊上泛开,使得整个人,更显女人的娇mei。

    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似玉重重的咳嗽了几声,有些踹不上气。李承绩也暗骂自己鲁莽,不知紧着似玉的身子。

    但效果却是十分明显的!原本还很不配合的似玉,已不再那么抵触李承绩的好意了。并且身子也依旧靠在李承绩怀里,只是稍稍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哈!女人果然是不能太顺着了!”,李承绩想到自己多年来的夫妻相处之道,深有体会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,只能在心里说说。若要让似玉听见,这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情绪,说不得又变得暴躁了。

    便用汤匙舀了一小勺奶茶,亲自用嘴小抿了一口。觉着不算烫口,才将其递到似玉嘴边。

    “就着喝上几口吧。病了这些时日,身子怕是虚极了。”,听着李承绩像是责怪,实为关心的话语。似玉心里,就像吃了蜜一样甜。向来冷冰冰的面容,也不自觉的浮出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只是来得快,去得快。正全神贯注给似玉喂食的李承绩,很遗憾的错过了这难得的笑容。

    随后李承绩又将自己亲手做的似玉卷儿,慢慢服侍着似玉吃下。并解释说,这是呼罗珊地界,绝无仅有的吃食。

    得知李承绩以自己的名字为其命名,似玉心下的喜色更浓。但是面上,还是尽力保持着惯有的淡然。

    可惜东西的味道虽不错,但似玉到底还在病中。味蕾木然着,很难尝出食物原有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么到了天色全黑,周神医在竹青的带领下,终是来到了总督府。与李承绩一见,忍不住寒暄了几句。但碍于似玉的身子要紧,也不便多谈。

    就用白布隔着似玉的皓腕,满面肃然的替其把脉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,李承绩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神医也不隐瞒。将脉像的虚实,一一详述出来。与李大力所言,倒是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这下,李承绩才总算放下心来。就抱住似玉的身子,欲要将其抱在怀中。可是手背葛然一痛,顿时发出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却是一只毒蛛正咬住自己的手背上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