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五章 军需物品
    但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当下他们还不能靠近城池。便在附近寻了一地安营扎寨,静待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趁着这段空闲,奔波了一天的护教军将士,也好养精蓄锐。以待明日攻城时,一举拿下马鲁城。

    作为向导的雅鲁尔达,也得到了安置。与几个同为向导的村夫,全都宿在一顶普通营帐里。内里虽算不得宽敞,但烧着黑炭,颇为暖和。

    据说这是一种由地底挖出来的黑色石头制成。模样看着像蜂窝似的,只有巴掌大小。但是十分耐烧,没有丝毫烟火气。

    他从前也只在主人家远远的瞧见过,但身子不敢凑近一些,暖和一二。

    如今这么近的瞧着,倒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这护教军,可真是仁义之师啊!你们看看这毛毯,可是那些迪乌坎们,才享用得起啊!”,一个同为向导的村夫在距离暖炉较近的地上铺了一层软垫,摸着盖在身上毛毯,啧啧称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咱们这样的身份,竟也能用上往日贵人才能用的上等羊毛毯。”,虽然用羊毛取暖,并不少见。但是将羊毛织成做工精细的毯子,却极为少见。

    从前也只有苏丹、埃米尔、总督等身份极高的人,才能享用这样上等的毛毯。但随着呼罗珊总督府境内,兴建了数座毛绒作坊。使得各种毛纺织品,供量大增。

    且制造式样繁多,让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雅鲁尔达初次用上这样稀罕的东西,不由得亲手爱抚了几许。发现其羊毛柔顺异常,手感极好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以为,今夜他们会待在马厮里,凑合一夜。反正从前为奴时,也经常与牲畜吃住在一块儿。所以他并不觉得什么!以致护教军给他们分派了营帐,配了好些东西,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!这塞了棉花的大氅,也颇为暖人。”,有村夫用大氅裹住身子,满脸喜色道。

    雅鲁尔达闻言,才注意到一堆物件中的大氅。其看着很饱满,摸上去,软绵绵的,富有弹性。听说内里塞了棉花,是呼罗珊总督府,大力推行的农物。

    论暖和,与羊毛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他从前也替主子家种了一些,卖给北上的行商,得利不少。只是这都和他无关!即使在严寒的冬日,也穿不上自己种出来的棉花,造出来的衣物。

    再想到护教军来之后,自己的变化。心里,也不自觉的对护教军没那么恐惧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东西,全都是护教军将士们的基本配置。即使他们不是护教军的将士,但替护教军带路,也算是功劳一件。为了不亏待他们,便给他们发放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说起来,其实也不值多少钱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东西,都是属于军购。与市面上的价钱,可是便宜了半成以上。

    他们不清楚内里的门道,又初来乍到,才会觉得这么稀罕。

    “嘿!你们瞧。还有牙刷呢!”,一个村夫拿着一把小刷子,喜滋滋道。

    这是用骨头制成的!

    毛发取自马尾,长度很短,不到一寸。据说是从东边传来的,主要用来刷牙。就着盐水一起,还能防着烂牙。目前市面上,木头、骨头做的牙刷,是最常见的。价格也不贵,大多数百姓都买得起。

    所以在呼罗珊总督府境内,成了普通人家必备之物。

    雅鲁尔达家里,也备上了一支。但不是买的,而是自从前的主子府邸里‘捡’的。当时压在桌脚下,刚好被他发现了。并且还不是普通的牙刷,而是由黄金制成。

    他捡回家后,与妻子两人一直都舍不得用。只当成稀罕物一般,放在家里小心收拾着。

    如今有现成的牙刷,便赶紧用皮囊弄了些清水。然后卖力的唰着自己的牙齿,好治治牙病。

    其它村夫们也懂牙刷的功效,都跟着弄了些清水,卖力刷牙。期间还撞见军营里,不少将士们,也都在刷牙。

    这是护教军定下的规矩。主要目的,是为了保证每个将士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。

    使得现在,将士们将睡觉之前刷牙,当成了非战争状态,必要的习惯。

    雅鲁格达他们刷完后,就去指定的地界洒了泡热尿。这是他觉得麻烦的地方!

    但是护教军规矩繁多,他也不得不遵守。否则的话,免不了麻烦上身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马鲁城。高耸的城墙上,三五个兵丁蜷缩在城门洞里,簇拥着取暖。尽管护教军攻城的消息,早在秋日就传遍了马鲁城。但是当下已是深冬了,这种时节,就是鸟兽都不敢出来觅食,就更说人了。

    因而城上的马鲁守军,全都不以为然。整个城防,也显得稀稀落落。偶有巡城的守军,也随意的扫了几眼。就找了个避风的地方,偷闲打盹。

    呼呼呼···寒风时而吹过。像针扎一般,吹在脸上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但一群身着甲胄的护教军,却不惧凛冽的寒风,动作迅速的趴在雪地上,一点一点的向马鲁城靠近。为了防止甲胄结冰,与地面冻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身下,还都隔着一层木板。

    沙沙沙···尽管他们一再小心的放缓动作,压制着动静。但是这么多人齐齐在雪地滑行,还是无可避免的产生一种颇有节奏感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昏黄的火炬在寒风下,肆意闪烁着,像跳舞的精灵。映得城下的阴影,也不断变幻着身姿。

    一个躲在角落,正打盹的小兵被寒风吹醒,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口鼻之间,也随即挂上两条‘长龙’。

    “这鬼天气!”,这小兵的年岁不大,稚嫩的脸上,冻得通红。随意用袖子擦了擦鼻子,就暗自喝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再听着数丈外的城门洞里,传来的靡·靡之音。他脸上的不忿,就更加深重。

    便站起身来,想寻个远些的地界继续打盹。

    但是没走几步,他就听到了异样的动静。再看城下,密密麻麻的雪人,挤满了整个墙角。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仔细看了几眼。因目光较为昏暗,他也看不清什么。雄起中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